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 App

《渊之兽域》第一卷·第二章·天堂出亡【P.F】

Author

深天


2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01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02-13 18:05

《渊之兽域》第一卷·第二章·天堂出亡【P.F】

Author

深天


  次日,薇薇安在会议室上宣布了职位分配情况。根据每个人的表现,他们将分成三组。

 

  第一组的人是那些花精喷脸都救不下来,被惩戒部押到急诊室的家伙,他们只能负责胚胎期的极欲之子。任何高于胚胎期的极欲之子,都可能导致他们做出“超乎预期”的举动。

 

  第二组是那些不至于光顾急诊室的人,他们可以既负责胚胎期的极欲之子,又可以去培养室搭把手。

 

  第三组的人是昨天反应最小的佼佼者。这些幸运儿主要负责培养期的玩偶,有机会还能去育成部门搭把手,和活蹦乱跳的玩偶面对面接触。

 

  第一组的人是最没悬念的。悬念存在于第二组与第三组这些没有造访急诊室的人中间。林恩感觉到气氛变得古怪,一些人眼角闪出冰冷憎恶的余光,就好像下一秒就要加入一场大逃杀似的。

 

  薇薇安开始宣读每组成员名单。

 

  部长首先念的是第二组。这群不怀好意的人全都包括其中。薇薇安示意他们到外面等候,然而几乎没有人离开座位。

 

  鼬兽人脸色铁青,噼啪拍掌两声,三个惩戒部的士兵旋即闯入。薇薇安说:“你们可以自己走出去,也可以选择被架出去。每三个架出去人就要选一个,三年都只能在胚胎室工作。你们自己选吧。”

 

  一阵桌椅挪动的声音响起,一半的人陆陆续续走了出去。一个惩戒部士兵拿着姓名照片表一个个比对着剩下的人。六个心怀侥幸的被拖了出去。

 

  第二组的人在惩戒部的押送下,去了工作地点。待到第二组的人走远之后,薇薇安才继续宣读名单。第一组的人走了。会议室里的人只剩下第三组。

 

  林恩在第三组之列。

 

  薇薇安从讲台下搬出个箱子,打开。里面是某种手枪。

 

  “这是神经抑制手枪,”部长拿起一把,说道,“非致命性武器,可以让被射中的对象在半个小时里丧失运动能力。满电池下可以射击三十次,用你们房间的无线充电器充电。使用寿命是十万发,二十年,足够用到退休。”她转头对惩戒部地人说:“来把这些发下去,每人一把。”

 

  在分发的当,部长继续说:

 

  “这把枪是给在培养部工作的员工专门配备的。因为以往的经验显示,那些在胚胎室工作的员工往往会对培养室的同事具有很高的攻击意图。如果你们被他们找了麻烦,就用这把枪自卫。工程会根据监控来判断责任,所以在自卫的时候不用多作犹豫。但在使用时要多加小心,不要没上保险就揣在兜里,以往也发生过走火的案例。”

 

  “你们应该都接受过AOMA训练,不要犯这种低级错误。”

 

  林恩拿到了枪,还有一个说明手册,他把抢揣进兜里。

 

  “每三个月,每个部门会抽取百分之十的优秀员工往上晋升,如何评定详情见员工手册,”部长说道,“从胚胎部开始,依次到培养部、育成部、驯化部,然后是从部员到室长,再到部长。职位越高,福利越多,极欲工程还会为每一个拥有室长以上职称的员工配备一个专属玩偶。”

 

  专属玩偶……有那么一刹那,林恩感觉自己听岔了……

 

  “玩偶指的是极欲之子吗?”一个人抢在林恩之前发问。

 

  “是的,”部长点头道,“极欲之子。”

 

  薇薇安的肯定点燃了所有人的激情。林恩像身边的人一样喜形于色。他感觉自己的抱负和欲望合二为一,变成某种金光万丈的东西。而他要像飞蛾一样扑上去!

 

  部长的神色稍缓,她继续说道:“这是集团联盟前个月刚做的规定。你们要感谢就感谢联盟吧。”薇薇安对惩戒部的人说:“带他们去培养室。”

 

  他们出了会议室。第二次来到幽绿昏暗的培养室。林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那个让他神魂颠倒的极欲之子……

 

  “3001360078号”

 

  汹涌的激情在花精抑制下,于理智的冰层下默默燃烧。他暗暗下定决心,总有一天,他要拥有属于自己的极欲之子。

 

  部长开始给大家分配管理的对象。每个人将负责五个玩偶的培养。一些员工强烈要求负责特定的玩偶,但被鼬兽人一口回绝了。“所有人的负责对象按照顺序分配,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调换。如果我发现有谁在操作不属于他的极欲之子,那这个人将在胚胎室度过他职业生涯的第一年!”

 

  言至此,没有人再敢异议。

 

  不过林恩很幸运,他是为数不多几个分配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玩偶的人。3001360078号,归林恩负责。

 

  他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

 

  至此,他在极欲工程的生涯正式开始。

 

  一周之后,根据工程的规定,每个新员工都会分配给一个老员工带一段时间。

 

  带林恩的人在驯化部担职,一脸放纵过度的样子。

 

  但这不能怪她。她说,每个驯化部的人都是这样。培养部的待遇诚然不差。你们工作环境典雅,享用美食,下班后有豪华泳池、有定期派对、有最新的游戏、最好的玩具。集团联盟有足够的雄心和财力照顾每一个核心员工的每一个感官,从里到外,从上至下,从最平常得到最不可言说的。欲望在这里自由奔跑,你们过着在工程之外绝对过不了的生活。

 

  但是相比驯化部,你们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位老员工侃侃而谈。她问林恩,极欲工程之中,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是极欲之子。她自问自答。

 

  这些被我们叫做玩偶的小家伙们,才是这儿真正的至宝。他们既是没有意识的肉块,也是欲望与美的化身。是欲望之渊的底部,美学高峰的化境,他们针对着我们作为人的弱点。他们会切实告诉你超脱不在那些虚无抽象的概念与过程之中,而就在你的眼前。

 

  你用光去感受祂,用声波去感受祂,用摩擦去感受祂,用千变万化的方式去接触祂,交流祂,享用祂,与祂合二为一,祂是你,你是祂。灵与肉不再分离。祂是你的在地球的陆上行宫,而你是祂供奉的唯一神明。

 

  这才是极欲之子。

 

  把你的欲望推向极致,并让你以此为道,走向超然。

 

  她说。这是极欲之子的道,也是极欲工程的道,同是我的道,你的道。因为极欲曾是、正是、必是也将是我们所有人的道。

 

  乘着欲望之流,你要迎接你的天堂。

 

  她说,言语是苍白的,你马上就会明白了。

 

  但是,她话锋一转,说,你必须要提防一些人,不是每个人都希望极欲工程保持现状的。这里有一些心怀鬼胎的人,在惩戒部找上他们之前,你必须和他们划清界限。

 

  至于是哪些人,老员工摆摆手,说不该问的不要问。

 

  此后,老员工手把手地教会了林恩如何工作。

 

  更重要的是,如何享受工作。

 

  享受工作,就是在极欲工程工作的要义。

 

  不光是生物部,极欲工程所有部门几乎都是这样。后勤部、系统部、信息部、行政部、能源部。艾薇的待遇和林恩不相上下,除了必须得和核反应堆朝夕相处。

 

  部门之间常常会有活动,泳池派对、烧烤派对、美食会,游戏影视会,这里的活动能让一切团建都形秽自惭。他们过的不亦乐乎,就好像每天都在工作,每天又都在放假一样。

 

  林恩和艾薇是在一次品酒会上第一次见面的。他们站在同一座香槟酒杯塔下,互相看了第一眼。

 

  不过很遗憾,他们没有戏剧性地擦出情欲的火花。林恩的心思被极欲之子填满了,没有任何空缺留给灵魂之躯。艾薇也一样。

 

  没错,即便是在远离主楼的能源区工作,艾薇也知道极欲之子意味着什么。棕熊部长告诉她,只要她升职到反应炉主管,她就能和生物部育成室的人一个待遇。和活生生的极欲之子接触,想让他或她干嘛,他或她就得干嘛。

 

  于是,林恩和艾薇一面每天坚持喷洒花精,一面努力实践着极欲工程的信条。卖力地做好每一件事,期盼着自己是第一批升任的幸运儿。

 

  每晚,那些“初见反应”较小的职员都会自发组织起来,在薇薇安的默许下,去培养室参观。

 

  艾薇也在其中。每天晚上她都会伙同几个姐妹一道,去林恩工作的地方满足自己的视觉与想象。她们去的时间约莫在晚八点,那时生物部的人已经下班了。只要别弄坏东西,他们想在这个地方待多久就待多久。

 

  所以如果没有什么活动的话,每天晚上七点到九点,林恩所在的培养室都会迎来一次晚高峰。生物部在下午六点就下班了,林恩大可加入他们的行列,在3001360078号前一直驻足到睡意上涌为止。

 

  不,林恩没有这么做。毕竟3001360078号就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他对她有着天然的主宰权。林恩和那些需要走过半个极欲工程,千里迢迢只为来视奸自己梦中情人的家伙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他和3001360078号已经完成了形式上的“婚姻”,而那些缠绵在黑暗之间的外来者,只是一群猥琐又眼馋的单身汉。

 

  为了证明他们与他的不同,林恩主动向部长请示了无薪加班。鼬兽人看也不看他地点了点头,说:“那你和你的同事一起加班吧。”

 

  林恩这才知道,同事们都不约而同地加了班。

 

  所以每天晚上,当艾薇伙同自己的兄弟姐妹走过两公里的路,穿过的漫长走廊,来到培养室中时,看到的不是一座人体展览馆,而是戒备森严的保险库。

 

  他们跟着先到的人走进去,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尽管在液体罐前忙活的专业人士根本不搭理他们,但只要感官系统没出问题,是个人都能感觉到这里的敌意。他们只能站立在三米开外观赏,不敢交头接耳,不敢左顾右盼,稍有行为不端,就会被距离最近的专业人士冷眼相向。

 

  但事态总是在发展。

 

  形势渐渐对专家们不利起来。

 

  来培养室的远远不单有能源部的人。系统部、信息部、能源部、行政部,随着这些部门的人相继到来,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窄,专家和外来者的人数差距也越来越大。一些人甚至站在林恩背后,看着他在控制台的触屏上划来点去。

 

  忽然,有个人戳了戳他。林恩板着脸回过头去,但见一个女同事正泪眼汪汪地盯着他,问:

 

  “你有600124……6001240145……5号的……”她做了一阵思想斗争,才微红着脸问林恩,“1455号的,心跳音频吗?”

 

  这串数字听的他头疼,但一码归一码,他有。培养室会记录下每一个玩偶的每一次心跳,用来监控心脏发育状况。

 

  “没有,”然而林恩断然回答,“所有数据都封存在中央数据库,要有部长密匙才拿得到。”

 

  她相当失望,所有勇气都付之东流。

 

  林恩则相当厌恶这种事情。她让他想起了那些给“小白脸”挥舞荧光棒的蠢货,被小男生的一颦一笑迷得神魂颠倒,恨不能将自己的灵魂和内脏,连通身边人的血肉骨骼一并交上去。

 

  然后,他看向了3001360078,那个把他迷得魂不守舍的肉体。

 

  这才叫美。他对自己说。这种美,那些杏仁脑袋的小女生无从欣赏。由此,林恩变得高雅,变得与众不同。卓越、出众、卓尔不同、出淤泥而不染,等等一切有关高尚和孤独的词汇都加诸他身。此时此刻,他又往上步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这一次,他和周围所有人都不再是一个物种。

 

  直到另一个男人站在了0078号罐面前,把林恩的优越感摔得粉碎。

 

  那个男人不是生物部的人,说不定连“正经部门的人”都不是。他身上的制服是白色的,经过集团联盟的私募设计师精心设计,几何剪裁,画纹烫金,但不论怎么修饰,那双排大扣都骗不了人——这家伙就是个厨子。

 

  厨子。林恩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说。一个厨子,甚至连一个正经部门的人不是,竟然也敢站在0078罐之前,在负责人的眼皮子底下对着她发呆?!

 

  林恩打心底里看不起厨子。他咬牙切齿地看着那家伙视奸他的挚爱。

 

  他嫉恶的心幻化出一柄无形的长矛,在想象中猛然插穿厨子的胸膛。而后又幻化出无数利刺,自伤口绽开,如火焰莲华,把那男人彻底变成一堆挂在巨大刺簇上的烂肉。就这样,林恩把厨子在脑海中治了死罪。

 

  然而,现实中的厨子依旧站在0078号面前发着呆,岿然不动。

 

  于是就这样,林恩,一个超脱于世俗的新人类,站在美的高峰欣赏肉体的朝霞之时,另一个男人从天而降,如巨屎降世,啪唧一声,在溅得他浑身臭不可闻的同时,像一个巨魔,挡在他和朝霞之间。

 

  他怒不可遏,但又不敢上前把厨子揍一顿。

 

  他想起了那把神经手枪……

 

  林恩在人群视线的狭隙中,掏出了手枪,用外衣大褂加以掩盖,不动声色地瞄准了那个“巨魔”。

 

  晚八点四十三分,培养室,细小的枪响夹杂在人群喧闹之间。厨子应声前倒,砰地一头撞在罐子上,鲜血从不知什么部位泊泊流出,形成一滩小小的水洼。

 

  一阵快意传遍林恩全身。

 

  人群依旧在罐中形体前留恋忘返,浑然不察。

 

  他和她之间终于畅通无阻,他又能在高峰之上看着那具肉体,祥和宁静地漂浮在液体中,如登仙之人脱离凡尘的最后一刻被永久封存在他面前。

 

  林恩就这样发着呆。

 

  直到十分钟之后,他看到罐体的一角残留了那厨子的血液,就像世纪名画被小屁孩乱涂了一通。顿时,林恩没了兴致。他憎恶地看向那厨子,但见那人的白制服已经被染红了一半。

 

  他受够了。

 

  他打通了部长电话,顺带指着厨子高声疾呼。人群这才如梦初醒,发现有人的脸断成了两截。惩戒部和医务部的别动队冲了进来,把人群轰了出去。厨子被抬上担架。惩戒部对林恩做了笔录。林恩也演得好戏,故作惊慌,每个问题又回答得天衣无缝。待到别动队出了房间,林恩擦去了罐上血迹。

 

  如是,朝霞再度完美。

 

  朝霞只属于他……

 

  次日,鼬兽人把培养室的所有人叫到一块,开了次短会,主题是神经手枪的滥用问题。

 

  这个时候,林恩才意识到事情“略有”不妙……

 

  “昨天晚上,在培养室发生了一次事故,”薇薇安压着火气说,“你们应该都知道,一个后勤部员工在0078号罐上把脸撞成了两半。虽然这点伤不算严重,但是在检查的时候,我们发现他的运动神经电信号异常,这是典型的被神经手枪击中的症状。”

 

  鼬兽人扫了台下众人一眼。

 

  “整个工程里只有我们生物部配备有神经手枪。当时培养室里没有育成室和驯化室的人在场,所以犯人必定在你们当中。”薇薇安话音刚落。众人骚动起来,左顾右盼,仿佛单凭眼神交流就能看出谁是犯人似的。

 

  林恩也装模做样地左顾右盼,虽然内心打鼓,但演得很好。

 

  “犯人会被降职到胚胎室见习一年,”薇薇安说,“现在所有人把神经手枪从后排传过来交上来。”

 

  把神经手枪交上去,为什么?林恩脑袋中冒出了他绝对不会喜欢的猜想……手枪有记录功能吗?如果有什么时候开枪的记录,他这么交上去不就全完了吗?!

 

  胚胎室见习一年,这一年里他培养室的同事都晋升四批了!他没法想象他不是第一批升上去的人,他没法想象他的同事享用那些活生生的极欲之子的情形……他接受不了!

 

  但他还能怎么办?不交吗?

 

  神经手枪一行一行地传了过来,渐渐逼近……林恩心生一计,他就说手枪忘在宿舍了,然后……

 

  手枪传到了他这行。林恩接过手枪,稀里糊涂地把自己的也交了进去,传给前一行。

 

  ……然后,他去后勤部重新申领一把,就说自己地弄丢了,再把新的交上去……

 

  可惜晚了。

 

  在林恩想出这条绝世妙计时,他的手枪已经出现在了讲台上。嗡地一声,他的颅内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险些连同意识也一并卷走。

 

  门口走进来几个惩戒部的人。这些军人迅速将手枪收进箱子里,连同林恩最后一丝的侥幸心理也一起收走了。

 

  “手枪里面有你们使用的时间,只要比对一下就知道昨天是谁对自己的同事开枪了,”部长说,“最迟三天之后能出结果。在此之前,你们都用不来了手枪了。”

 

  “说实话,我很失望,”薇薇安颇有疲态,道,“这是极欲工程成立这么久以来,头一次在核心部门发生这种恶性事件……会议就到这里,回去工作吧。”

 

  大家起身,议论纷纷地往外走。

 

  这时,鼬兽人的目光越过众人,直击心神不宁的林恩,说:“威尔先生,你过来一下。”

 

  林恩颅内再度一炸……她这么快就怀疑上来了吗?他要怎么办,撒谎还是自首,他现在承认能得到宽大处理的机会吗?

 

  他一边在脑海里慌里慌张的,一边走了过去……

 

  “今晚3001360078号的主人要来这里,大概下午六点到,”鼬兽人说,“你负责接待一下,你给他介绍一下培养情况就行了,明白了吗?”

 

  林恩点点头。

 

  “去工作吧。”

 

  林恩去工作了。

 

  整个上午,他都精神恍惚。

 

  操作台不像操作台,像那个低贱厨子讪笑的脸。报表不像报表,像同事升职后翻云覆雨的速写……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当下班铃声响起时,他才从暗淡未来的幻想中脱出身来,手被冷汗煨湿,腿在发抖。

 

  同事们有说有笑地走出了培养室,走进敞亮的走廊。只剩下林恩留在昏暗的培养室中。林恩想把早上因为走神落下的工作量补完,但他没法集中精神。他下意识地看向0078号罐,她依旧宁静祥和地漂浮在罐体之中,罐底幽光把她自下而上照亮,血迹已经擦去,丝毫没有破坏美感。

 

  他呆呆地看着她,确切来说,应该是“它”。一个无灵魂的肉体,一个不能自主的玩偶,极欲工程告诉他,任何对极欲之子的爱都毫无意义。

 

  任何对一个物品的爱都毫无意义。

 

  但是他,林恩想到,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物体呢?

 

  从出生到求学,从兽化到入世,从入世到任职。语言、知识、传统、文化,无一不在塑造着他。就连他床边的台灯、阳台的草木、通勤的站台、商场的装潢,一切被他感知之物,哪一个又不会成为他的一部分呢?

 

  每一个时代的每一个人,无时无刻不浸透在信息之海中。宛若白纸,任凭图画。在这过程中,真的有什么能称得上是“全然自由”的吗?

 

  人被信息全然地包围,不留一点空隙。人被环境彻底地塑造,没有任何自由。

 

  他抬头一望,看到广告中的人出卖着肉相;他低头一看,看见屏幕后的人竭尽所能博人眼球。

 

  宛若橱窗中的假人。

 

  林恩赫然发现,不知从何时起,也不知为何,人变成了物,物变成了人。

 

  一切分辨物与人的努力都是徒劳……就连那个能检验出灵魂的相式仿佛也成了笑话。那个灵质,那所谓“灵魂”,那个每个人天生就带有的,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脏器”,难道就能成为定义人本质的东西吗?

 

  他发现了,不能。

 

  他有了一个想法。

 

  他没有吃午饭,转而趁这段时间找到了先前手把手教他的前辈。他问她,之前她说的那些“不认同极欲工程的人”是怎么回事。

 

  她问林恩问这个干嘛。他搪塞说培养室发生了手枪走火事故,可能和那个小团体有关。

 

  前辈一笑,原来林恩是打算出立奇功。她乐意提拔晚辈,于是敞开了话匣子。

 

  那个小团体来历已久,似乎自从极欲工程从这里拔地而起之后一直都在,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他们的存在。这些人都是一些顽固分子,可能觉得自己掌握了什么真理吧,主管部长的糖衣炮弹在他们身上都起不了效果,他们尝试过强行纠正,也让惩戒部驱逐过几批人,但始终收效不佳。这些家伙就像蘑菇一样,不管你把他们拔得有多干净,时机一到,新的又要冒出来。

 

  所以主管和他们大概处于一种长久战的状态。极欲工程默许他们存在,但每到一个周期就会收网一次,就像拔蘑菇一样,把这些企图搞事的家伙在万事俱备之前,就赶出工程。

 

  工程在他们中间有内线?林恩问。

 

  前辈点点头,说,有,要我给你引荐一下?

 

  回头我请你吃饭。林恩道。

 

  林恩见到了“内线”,那是一个分外高大的虎兽人,肌肉大的像肿瘤,不论在哪里都特别显眼。

 

  虎兽人理解林恩升职心切,顺理成章地把他引荐至那个小组织内部,毫无防备。

 

  就在林恩即将避开眼线,抖露一切时,部长打通了他的电话,把他大骂一通,问他为何将0078罐的主人晾了半个小时,责成他立即回去完成接待工作。

 

  林恩毫无怨言地回去了。在他眼里,薇薇安,那个黄鼠狼婆娘,马上就会化作烟尘,像汽车尾气一样被他甩在身后。

 

  0078罐的主人也是一样。

 

  一个富二代,一个抽中子宫彩票的人;一个来极欲工程还精心打扮的家伙,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林恩看着这家伙面不改色地提出自己那些稀奇古怪的要求,林恩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半个小时后,选对子宫的人走掉了,也许是去部长那儿告状去了,他不在乎。

 

  因为林恩即将在天堂大闹一场!

 

  他回到了那个小组织的“基地”,那会儿,房间里面坐了一些人,但没有眼线。一个身着陌生军装的人正在给一个小姑娘出谋划策,好让她顺利拿到心仪极欲之子的心跳音频。

 

  不过林恩不关心她,他走到那个军人面前,直接问道:“这边的坦克车是不是没有车钥匙?”

 

  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军人被问懵了,他说:“什么?”

 

  “我需要一辆车。”

 

  “为什么?”

 

  “为了带着极欲之子逃出这个鬼地方。”

 

  房间里起了稍许喧闹,很快又平息下去,整个房间里面的人都默然看着林恩,等着他接下来怎么说。

 

  “告诉我坦克停在哪儿,周围的看守如何,剩下的我自己处理。”林恩的语气坚决。

 

  “你知道窃走军用武器怎么判吗?”军人说,“违反保密法都是死刑。”

 

  “我不在乎,我的生涯已经结束了。”林恩道,“我都在坦克上了,他们还会留我全尸吗?”

 

  一阵死寂。军人开口了:

 

  “每晚十一点整,C楼三区会停着三辆老式和煦坦克等候换班,换班大概要十五分钟,你可以利用这十五分钟。”军人说,“老式和煦没有车钥匙。”

 

  林恩点头致谢,正要转身走出这个“小基地”,身后传来那小姑娘的声音:

 

  “等一下……你真的要,窃走玩偶吗?”

 

  林恩只是对她点点头。

 

  “我能加入吗?”

 

  林恩点点头:“你是?”

 

  “艾薇,艾薇·威廉姆斯,能源部。”

 

  “来吧。”他说。

 

  这才是林恩和艾薇的第一次相识。

 

  对抗极欲工程的行动组织,就这样成立了。

 

  林恩的目标是3001360078号,艾薇的目标是60012401455号。两人分头行动,艾薇负责拉断总闸,制造大停电;林恩负责趁停电撬开培养罐,使用应急手段提前苏醒极欲之子。随后二人在电力恢复之前在C区一楼碰面。

 

  林恩在后勤部弄到了两件极欲之子的衣服,一男一女。林恩骗后勤的人说这是他替驯化室的前辈领的,这些笨货也照单全信了。

 

  他把这两件基本不遮体的衣服塞进背包里,把装着衣服的背包放在培养室中,就放在0078号旁边……

 

  晚上十点四十分,刚刚洗过澡的生物部部长,薇薇安,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一通电话打到福利部去,问从事“公共服务”的玩偶有没有空闲,特别是7113号,她要他立即到她这边来。

 

  福利部的人操着专业客服口音与话术,说目前7113号正忙,请她再耐心等待一下,一旦空闲的立即派往她的住所。

 

  薇薇安说她要起诉福利部,不按照规章将部长的福利排在高优先级。

 

  福利部辩解说,拿下7113号的那位也是个部长,后勤部长。

 

  后勤部算什么东西?薇薇安正要操着正宗英伦口音给她骂过去,但听的叮的一声,停电了。

 

  世界变成一片漆黑。黑得就像生物部长、福利部员工、后勤部长、7113号和极欲工程所有人都同时挨了一记闷棍,集体在黑暗中丧失五感,晕死过去。

 

  过了差不多三十秒,他们才反应过来,停电了。

 

  惩戒部进入戒备状态。能源部紧急加班,清查停电原因。

 

  一分钟后,一位惩戒部新兵死亡,死于后脑钝击。

 

  五分钟后,两位能源部员工因头部重击陷入昏迷。

 

  十六分钟后,一位惩戒部员工死亡和一位后勤部员工死亡,死于枪击。其中后勤部员工职务为司厨。

 

  二十分钟后,坦克兵换班交接如期开始。

 

  此后一分钟内,极欲工程宣布紧急戒严,惩戒部进入备战状态。但这已经迟了。林恩和艾薇此时正潜伏在C楼外的监控死角里,手持从惩戒部尸体上缴来的枪,瞄准了守坦克的可怜虫。

 

  产自相力科技的步枪精准而无声,子弹从那人眼眶飞入,穿过大脑,自后脑勺飞出,打在坦克车身上,擦出火花,如流星在夜空下转瞬即逝。看守兵应声倒下,脑浆和血液汩汩流淌。

 

  极欲工程的反抗军,连同着他们的爱与灵魂,从黑暗中一闪而出,拧开坦克舱盖,跳了进去。

 

  因操作系统过于傻瓜化而闻名的和煦-173-1式中型坦克顺利被启动了。林恩任炮手兼车长,艾薇任驾驶员,两个极欲之子拖着自己迷人的躯壳,惶然无措地缩在角落,担任名贵的货物或是“活体装甲”。

 

  坦克碾过看守的尸体,把它像肥虫一样挤爆,并装作一切正常地开往C区大门。

 

  这时,电力恢复,整个极欲工程重回光明,薇薇安、福利部员工、后勤部长、7113号与极欲工程全体员工霎时如同被闪光弹迷了眼。系统部的人强忍着刺眼亮光,透过监控画面看到了尸体……

 

  然而警报没有像二人预想的那样响起,极欲工程沉静无声。

 

  异常信息从系统部传输到惩戒部,而惩戒部在组织起尸体清理队后,又传给了业火联队。

 

  发现工程灯光已亮。艾薇油门踩足,全速冲卡。工程的防御系统通电了,随时都有可能把他们炸成碎片。

 

  但防御系统始终只是冷漠地看着他们,平静得诡异。艾薇不知道,防御系统其实有备用电力,断电后半秒启动,而且够整个系统运行一个世纪。

 

  林恩调转炮口,瞄准剩下的两辆还在等待换班人员的坦克……

 

  火控计算机输入射击诸元,稳定系统扫清射击干扰,底火击发,炮弹出膛。自动装填系统1.2秒极速装填,在1.5秒之内,林恩就把那两辆战车变成了废铁、烈焰与烟尘。

 

  林恩拉高炮口,瞄准了极欲工程,瞄准了核心主楼。一股魔性的快意忽地从心底翻涌而来,他的那些同事,那些已经晋升或是行将晋升的,那些已然享用玩偶或是行将享用的,薇薇安、富二代,他终于有权力送他们通通下地狱!

 

  轰然一声,烟沙四起。

 

  炮弹银光一闪,飞向工程主楼。

 

  什么都没发生,就好像炮弹凭空消失了。

 

  操!是防护相式!

 

  林恩没料到坦克主炮竟然没办法毁伤工程建筑。他以为就像城级大厦一样,坦克就是最高战斗力单位。

 

  防护相式,能挡下穿甲弹的防护相式,他哪怕在新闻上也很少见到……

 

  林恩心里闪过一丝迟疑,但很快就被狂喜所取代。他的玩偶,他的极欲之子,他的灵魂,0078号,唾手可得!他走出炮手位,一跃而起,扑在那个手足无措的极欲之子身上。

 

  “林恩!后面来人了!”艾薇突然大叫道。

 

  “去他妈的!”林恩恼怒地骂道。他不得不从玩偶身上爬起来,坐进炮手位,往外一窥,笑道,“就这也想把我抓住?!”

 

  追在他们后面的,只有一个开摩托的家伙。林恩定睛一瞧,这人不正是先前安插在那个小组织里的眼线,那个浑身肌肉肿瘤的虎兽人吗?

 

  很好,林恩内心翻涌的杀意正缺吃食,只有这些劣等人的生命才能满足他的食欲。

 

  炮口瞄准,计算射击诸元。林恩一拳对着击发键捶了下去。

 

  惊雷炸响,银光一刺,炮弹在沙漠大地上炸了开花。

 

  但是,没有命中那个虎人……

 

  林恩看的真切,他没有打偏,而是那个家伙做了一个极其诡吊的机动,躲开了炮弹!

 

  不甘与愤怒几乎要将林恩的脸撕成两半。

 

  他咬牙切齿地捶打击发键,连续的三炮,裹挟着林恩饱满的恨意,撕破夜空,橙色的烈焰翻飞在黑蓝色的沙漠里。

 

  但依旧被躲开了。

 

  如是,在黑暗而苍茫地大地上,一辆摩托追逐着飞驰的坦克,距离越来越近。摩托的身后是巨大而沉默的极欲工程,波澜不惊地看着这出闹剧。

 

  林恩启动了同轴机枪,金属风暴裹住了那虎兽人。那诡异的摩托毁掉了。子弹打到虎兽人的身上,却没有产生任何效果。虎兽人纵身一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漫长而惊人的弧线。因为火炮仰角不够,林恩只能看着那家伙缓缓落向他们。

 

  这是某种相式吗?林恩如梦初醒。这是某种AOMA技术吗?……

 

  艾薇紧急转向,想让那虎人扑个空。但那人也随之改变飞行轨迹,重重地落在炮塔上。

 

  ……确实,林恩想,他在手机上看到过,一些AOMA修习的达人为了对抗凶险的灵境,能力强大得夸张。这些人都是军警人才,就像极欲之子一样,普通人根本没有见到他们的机会。

 

  这虎兽人应该也是一位那样的达人,这样一来就解释的通了……

 

  只是,极欲工程不应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民用公司吗?

 

  正当林恩疑惑时,死锁的舱盖被硬生生地扯开。他被提着后领扔了出去,划出一道弧线,看着那虎兽人跳进坦克……林恩摔在了地上,疯狂地翻滚几十圈,脸失去触觉,全身多处骨折,血浸染了沙地。

 

  他躺在地上,余光看到坦克停了下来。艾薇也飞了出来,摔在地上。虎兽人走出来,他身后跟着两个形体,是他们冒死救出来的那两个极欲之子,就这么温顺的,不知感恩地跟在虎兽人身后!

 

  虎兽人把艾薇提着,放在他旁边。

 

  艾薇的眼睛无神地看着夜空,上面黏了一颗沙砾。

 

  林恩挥动舌头,提着嘴巴,却什么也说不了,只是发出一串嗯嗯的声响。虎兽人居高临下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沉默不语,在一块岩石上坐下了。

 

  随后,一辆装甲车在这边停了下来。薇薇安,生物部长,那个鬼魂一样的鼬兽人,从车子走上下来。她身后跟着的几个惩戒部的人,把玩偶领进车子。

 

  林恩的喉咙随之喷出奇怪的叫声。

 

  但除了艾薇空洞的眼睛,没人理他。

 

  “这是本月第三起了吧,”鼬兽人向虎兽人寒暄道,“辛苦了。”

 

  “不辛苦,职责在此,”虎兽人道,“两辆坦克没了,死了几个惩戒部的人,还拉断了电闸,他俩也算创纪录了。”

 

  “反正马上也会补充进来,”鼬兽人走到林恩面前,看着他说,“我们会优先制作你的玩偶,毕竟这几天生物部真是乱的够呛。”

 

  “我不急,心意我领了,”虎兽人说

 

  “不,这是我们欠你的,”鼬兽人走开了,说,“这两个极欲之子太早被释放了,根本活不了。烦死了,又得重新做。他们就按老规矩处理吧,我先回去了。”

 

  虎人嗯一声,走来,一脚把艾薇的脸蹬碎,像液压机下的西瓜。林恩嗯嗯地叫得更大声了。

 

  “对了,明天有两个很重要的订单,”薇薇安忽然想起来什么,说,“编号一个是十一个0,一个是十个0加一个1。这两位如果被捉住了,记得不要销毁,得送回生物部噢。”

 

  虎兽人嗯了一声,把艾薇的尸体翻到一边,走到林恩面前。林恩一边叫一边蠕动着身体。

 

  “走吧。”薇薇安对司机说,

 

  轮胎摩擦沙砾地面的声音渐行渐远……

 

  靴子踏到林恩面颊上。

 

  咯啦。

 

  这是林恩此生听到的最后声响。


Comment

@浮生若茶(21-02-13 22:28)

容我中二几句
*“你以为,你就不是那个受人操控的玩偶了吗?”
*“为情而狂是最火烈又是最凄凉的挣扎。”
*“‘希望你能死得明白。。。’我坐在了还在微微泛着热气的沙砾地上,皱着眉头用手去按摩眉心。‘应该能吧。’清茶绿的发丝间隐隐有红光散出——轮回印记在发作。
瞅了一眼两个由生命画出来的抽象画,没去想别的,只是拨动了几下左腕缠着的序链,渐渐透明起来。除了这个节点的世界主谁也不会知道曾有人来过。
‘用秩序链还真够香的。’回到自己的世界观后不要脸的来了一句,将秩序链熔归本体。”

@Zhang_TTL(21-02-20 13:22)

前排支持加催更
2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01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02-13 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