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WildDream 创作站!

一个原创的、全年龄的中文兽、兽人、动物、奇幻生物主题创作与交流平台

登录注册

新浪微博 | Facebook

第十二章 出发吧

作者

巴克拉


1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93
  • 发布时间:2018-11-27 12:36

第十二章 出发吧

作者

巴克拉


  黑猫走出大门,叉腰抬头看向升起的太阳。卢背着行李抱怨腰疼。街面上兽来兽往。

  卢:“我们,先去赚钱吧。可以去告示板那里……”

  阿历克斯堵上他嘴:“那样发不了财的。不要做领赏的兽,要做能发布悬赏的兽。来,我们去打听这周围最少兽去的地点,或者最没兽敢招惹的人物。他们可是现成的机会。”

  “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走吧。”他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来到酒吧,蜥蜴老板一如既往的招待他们。阿历克斯拿出金子,从他那里换来钞票。喝上两杯,卢压低嗓音问老板阿历克斯想知道的。

  蜥蜴手里脏兮兮一块抹布,在杯口上磨来磨去,也没见干净多少。爬行类的眼睛里瞧不出他的想法。倒是新来的郊狼侍应生表示了兴趣。

  “老板,说说呗,我也想听啊。”这个口音浓厚的犬科兽人打扮得体,衣服熨的干爽笔挺,手里是收拾好的空瓶子。

  店里兽稀少,因为时间还早。老板并未像卢预想的那样打发他们,而是倒了杯烈酒一饮而尽。

  “算啦,我告诉你们。反正这镇子快卖给亥博龙了。真有好东西我并不想留给他们。小家伙们,要不要去是你们的选择,丢了命可别怪我。”

  这镇子是最早那批开拓者创建的,具体是谁早已没兽了解。应该是批冒险者,拿这里当基地。他们找到过好东西,遇到过难以描述的凶险,过的是冒险者梦想中的生活。一部分留在了潘多拉,一部分收手回家,但他们奇特的经历激励其他冒险者前来。喏,储水罐那里本来立着他们的雕像,当然早没了。

  起先的探索后某家公司付给留下的兽大笔钱款,买走了他们绘制的地图。连同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第二波来的兽是雇员们,他们按照了解的信息继续探索这地方。你们都清楚,密藏,外星怪物们保藏秘宝的仓库。那时紧跟雇员们来到的是狂热份子。他们为了找到密藏宁可炸掉这星球。豪迈的先驱们走光了,留下贪心无度的兽。那时是有密藏在附近的传言,不过可能性太小了。那时候呀,镇上的车和飞行器比兽都多,运输船,天空集装箱,各色职业的兽们,比得上大城市那样热闹。

  我?没有了,我不是冒险者或土匪,我那时候卖棺材。别怕,我不杀兽的,埋葬死者足够我生活了。总得有处理尸体的兽不是。镇子往外两英里,有片墓地,从现在的镇子到旧镇,连成一片。只不过墓碑都磨没了,余下的不多。

  等这周围荒野一遍又一遍的筛了好几次,大家伙明白了。密藏指望不上,不如做别的生意。比如贩卖兽口,军火之类的。然后快速旅行通道出现了。这里成了车站那样的地方。后面的事你们应该知道。

  这是我保存的地图,有的地点已经没了,有的还在。还能用的都有兽占据,去的时候要当心啊。

  阿历克斯兴奋的展开地图,上面用铅笔做了许多注释,这镇子外面远比卢想的复杂。连气象站都有。

  郊狼甩着舌头,十二分入迷。

  点了下钱,卢说:“阿历克斯,这钱买辆二手车还凑合,其他的,要另想办法了。我们总不能走过去。”

  黑猫摸起下巴,显然对经济上的问题没头绪。

  “嗨,我可以带你们去。我有架秃鹰可以用。三个兽是挤了点,速度快啊。”郊狼眼巴巴的插话道。

  卢眼前一亮,有飞行器可方便多了。

  “嘘,小声点,小心别人听到。”他压低耳朵,好在没有更多的兽注意到。蜥蜴老板没有阻止,拿了把枪给郊狼。

  “我上岁数了,冒险的事给你们年轻人就好。迪奥,不对头的话逃命要紧。”

  卢看向黑猫,阿历克斯点点头,三个比两个可靠点。于是他们喝光酒,商量先去哪里试运气。

  镇上没有旅店,酒吧的房间也不对外长期出租,迪奥提议去他在镇外的屋子里歇会儿。

  那是间砂砾中孤立的房子,估计是之前镇民丢弃的。满地的罐头盒,隐藏在大片仙人掌里。只有一间,窗户上没有玻璃。但打扫的整洁。墙壁上是各种成功人士的海报。

  卢并不觉得寒酸,有个屋顶就算得上好的了。

  “啊,我来这里半年了。先是在列车上做招待,后来车炸了。我飞到荒地里睡了两天,没兽来找。我就从尸体上找了些用的,顺轨道走过来的。后来一伙兽抓到了我,把我送给老板抵债。这都没什么了,我还活着呢。你们呢。”郊狼活力十足,开了两罐素食罐头给他们。阿历克斯不客气的吞了下去。

  “我们嘛,军队撤离的时候给扔在这儿的。和你一样,喜欢发财,找些乐子。最近的种植园是我亲戚建的,唔,这是我男朋友。我们从军队里就在一起了。”阿历克斯要证明关系似的啃到卢脸上。

  大约半分钟后,卢认为要制止他了:“唔,阿历克斯,别让人家等着,我们先研究地图好不。”

  迪奥似乎没在意,幽幽地说:“那,看眼我修的秃鹰再说。”

  房外不远处他掀开迷彩网,一架拼凑的飞机出现。卢简单查看下,发动机和旋翼没问题,焊接的粗糙了点。坐三只兽并不算挤。

  “这是你一个兽做的?真不容易。操纵系统可以修改下,嗯……这镇上哪儿来的飞机零件啊?”卢全然投入,总算碰到他擅长的了。

  “从坟场边的废品堆里弄来的。失败的冒险者留的垃圾很多,多找找就有了。不过我学的是修车,这飞机能不能用我不确定。”

  卢上了飞机,熟练开动,两边引擎冒黑烟。阿历克斯下意识的跳远,迪恩也不是完全放心的样子。一阵乱响后,飞机离开了地面,随着卢感到震动声不大对劲,应该不是大问题。

  飞机在升高,卢的心情愉悦起来,飞到空中,仿佛烦恼的事一起远离了他。出于安全考虑他很快落回地面。迪奥准备好了工具要修理一下。

  卢和他尽力去改装,阿历克斯悠哉的分析地图,不时和卢讨论上两句。地图上镇子和坟场面积不大,他们新开辟的种植园是新添上去的。看来这酒吧老板真的要走人了,这种东西都给他们。

  新镇子没什么好看的,旧镇在老人头两公里外,看标示不剩什么了。旧镇往东有地下水源,是各种凶猛野兽的家园。曾经喜爱打猎的老贵族会去那,对于猎人没什么用处。他们的种植园在北侧,继续往北走是山脉,荒凉的隐居者不愿意去。不考虑。

  南方有条旧公路,交通上便利些。所以那里有工厂,十年前还在运作,现在不清楚。阿历克斯对那里的酒厂很有兴趣,但地图上明确表明这酒厂是伙军阀占据,防卫森严。且去酒厂买酒的是其他势力不小的匪徒,卢认为犯不上招惹大麻烦。此外东边到南边大大小小散布十多股势力,有开荒的,有走私的,成分复杂。

  唯独朝西走环境比较好,算是半荒漠化的土地。食物丰富,也找得到水。蜥蜴老板进货的渠道就是那儿。阿历克斯相中一个叫跳蛛巢穴的地点。上面记载有艘太空船停在那里,并且有大量人员在此处失踪。现今没兽会经过巢穴了。

  大型太空船里光是动力核心便非常值钱,哪怕是报废的。还有庞大的物资可以搜刮。但他提醒阿历克斯某个地方没兽去总是有原因的。另外他稍稍阴暗的猜测酒吧老板这样慷慨的提供信息并不单纯。

  迪奥:“不会啦,他要下手找那些走私犯不就好了。何必找你们这样准备长期扎根的兽呢。那不是给自己添仇人吗。”

  阿历克斯做个记号,利落的宣布他们要去跳蛛巢穴。找到好东西三七分,他们可以帮迪奥找换钱的渠道。拉尔夫肯定很懂得把物资换成钱。

 

  荒野的某处,卡斯百无聊赖的摆弄砍下的潜行者头颅。胸口在作痛,他咬开颗子弹,弹头破裂,让那种苦涩的味道流进体内。他的手下一遍一遍重复他吩咐的话,让遭到拷打的兽念出来。

  清凉的夜里,沙漠的气味也好闻起来。他解开上衣,散发多余热量,体表伤口怪异醒目。他来这里不是猎豹的要求,不是为了监视那只猫。是出于他本人的打算。真好笑,那只猫自以为靠钱能搞定一切。好想捏碎他的头。

  现在还不行,要让他们斗。

  耐心等待后,他的手下完成了工作。卡斯走过去,俩手指勾住奄奄一息的兽。只留下一个就好,以防万一。

  他的手掌压住那只兽的胸口,缓慢的加重力量。可怜的兽只发出些没意义的呻吟声,挣扎几下没了动静。

  “老大,那边再派兽来怎么办。”灰狼面无表情的问。

  “就说他们带着产品跑了。他不敢去查。再不行,推到那家农场身上。只有得到他和我谈交易的录音,不怕他不来。”

 

  同时,寂静夜空下,距离种植园数十公里外,沙地上停了辆车。车灯没开,一侧有顶帐篷。里面散发微弱光芒。

  黝黑躯体紧紧靠在布满黑斑点的后背上,形成默契的节奏。接着月光可以看清肌肉的起伏。

   桑切斯侧着身子,尾巴搭在大腿上,感受这难得的欢愉。反正自从卡斯顶替他以后可闲得很呢。他本来就不愿意和那群满身血腥味的狼混在一起。镇上来往的兽众多,找一个过夜是容易,往往天一亮便各奔东西了。身后这只兽,倒是愿意和他交往。

  拉尔夫停下动作,微微喘息,嘴唇贴近他的后颈。

  “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让你偷偷摸摸的出来感觉对你不太好。”

  “这个啊,没关系,我躺在农场里老算计着账单,出来反而轻松。好了,这是忘却烦恼的时间,我们继续。”

  两兽重新忘情的扭动起来,认真品尝对方身体。这种半隐秘的来往让桑切斯找回少许热恋的感觉。虽然拉尔夫比他体型小些,行动上却很强势,让他不可自持的抓挠起帐篷。

  这番临时的激情又持续了十多分钟,花豹收紧的肌肉松弛下来。打开通讯器,并没有兽找他。

  喝点水缓解干渴,拉尔夫拿出白兰地,放到他胸腹上。欣赏他腹部的线条。

  “你,有家人的吧。”桑切斯尾尖在晃动。

  拉尔夫取下戒指,并未流露什么情绪。月光下指环晦暗不明。

  “他不在了,不过对我说不定是好事。只能说上帝跟我开玩笑,准备好和不喜欢的兽合作经营一辈子婚姻,结果没等有孩子就结束了。我呢又没必要再找,其实是没兽可以要求我了。如何?我这个兽是不是挺刻薄寡情。”

  桑切斯抿口酒,味道很纯正:“你选了生意,我选了天真。按说我们不是小鬼了,不该相信靠爱情过一生。可我呀,总认为愿意来搭讪的兽不光是因为我的身体。真是可笑。说这些没用处,我不知会死在哪儿呢。”

  两兽手臂交缠,看到了彼此眼里的落寞。

  “话说,镇长对我是支持多点还是反对多点。”拉尔夫恢复了他的谨慎。

  “也许你不信,约翰是喜欢这镇子的。卡斯回来前,他简直是个好好先生,只顾埋头工作。从没真的对谁发过火。可惜这镇子实在没什么前途。那天,我上班时看到卡斯出现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带手下要抢东西。那时起,约翰就念叨起要改变布林克林。我可以肯定一点,他不会让你来主导事务的。如果你要问他会不会对你采取强硬手段,我觉得很可能。所以,不要公然违抗他好吗。即便约翰没这想法,卡斯会先下手的。他可是杀兽闯出的名号。”

  看来实权在卡斯手上,只要这地方依然靠暴力维持。他没有追问,饮下杯中的酒。

  临近午夜,夜晚的寒冷熄灭他们的热情,他们又成了副警长和农场主,带点依依不舍,告别了对方。

 

 

  一架飞鹰直升机游荡在半空,阿历克斯惬意的挂在机身外,打量脚下景色。克服了头半个小时恐高后他觉得这视角真的不错。另一边迪奥在晕机,看来晕车和晕机未必是一回事。

  景物变化挺明显的,由戈壁变成了灌木丛。偶尔能见到新鲜车印。成群类似山羊的生物跑过。

  这星球上树木很少,这样的地貌算得上不错了。

  两分钟后,卢大骂着降落了,阿历克斯跳飞机了。因为飞过某个大型蜘蛛巢穴时他想验证下猫摔不死这句古语是不是正确。结果是他相当扎实的趴到了巢穴顶端,一动不动。

  “我觉得,和你们的约定能不能改改,那猫靠谱吗?”呕吐加上苦笑,郊狼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潘多拉的巨型蜘蛛种类繁多,小的那种大如宠物狗,大个的有半个越野车那样大。且体表坚硬,能跳老远。他们会收集材料混合蛛丝构筑形如灯笼的窝。一群蜘蛛挨个跳过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好在这巢穴看来是空的,不然这作死的黑猫早凉了。

  飞机停好,卢气冲冲爬上去,听到阿历克斯直哼哼。

  “唉吆,我的胸骨,我的胳膊,狐狸,我们到天堂了吗?我要问问上帝是谁说猫命硬的。”

  卢拉起脸先收拾起他散落的装备,再上去扶起了他。

  “要不是你,我直接走人了。真有九条命也让你浪费光了。三十米的高度啊,你就敢跳!”其实阿历克斯下来时开启了护盾,没受什么伤。

  “嘿嘿,你担心我啦。你说,我们这算是蜜月旅行吧。”黑猫一副死皮赖脸的奸笑,搞得卢没了脾气。

  “好啦,都下飞机了,我们歇会儿。目的地快到了,假如太空船里有值得找的好货,当地土匪八成会占了那地儿。我们得下手狠些。”这家伙有机会拿刀捅兽时总这么高兴。

  围坐飞机旁,卢做好简单午餐,迪奥只要了半份。仔细看下周遭,不止一处蜘蛛巢穴,残留有大量骸骨。当然比起某些地区巨大的远古遗骸算不了什么。

  见郊狼实在晕机的厉害,卢提议多歇上一小时,并给了他晕机药。这是他无意中留下来的。说到培训士兵达尔做的很全面,这药是常备的。

  阿历克斯舔干净鱼罐头,扔了出去,随后甩出石子打穿了罐头。看似不经意的检查通讯器。卢走远一点,在灌木丛里寻找可吃的浆果或小动物。他们携带的多是油料和水,武器弹药比较少。他身上也不过两百多发子弹,阿历克斯拿的散弹枪,子弹就更少了。迪奥则只有蜥蜴老板送的手枪。卢怀疑起他们是不是轻率了,不过都出来了,走一步是一步。

  太阳毒辣,卢尽快回到飞机边,阿历克斯头顶上披着他的外衣。没办法,他的毛色容易热。郊狼脸色好了许多,在摆弄那把枪。

  没有预兆的,天色快速的变了,十分钟后大雨下来了。卢跳起来找避雨的地方。

  “狐狸,我们到蜘蛛窝里躲会儿。我听过了,里面没敌人。”阿历克斯更加讨厌雨,打湿的皮毛真的不好看。

  迪奥已然第一个爬进去了:“这片的雨来的很凶,去的也快。幸好不是晚上,不然真可能生病的。里面安全,进来吧。”

  从狭小洞口钻进去,一下黑了许多。满是尘土与蛛丝味儿。洞穴上方风干骨头与蛛网纠缠起来,因为他们的进入晃动起来。

  “嘿狐狸,记得那个自称没见过雨的大角羊吗,谁想到他会变成我们当中最会游泳的那个。”阿历克斯笑了笑。

  “记得啊。我们当他胡说的,没想到他见了雨真的吓晕了。军团里人工培养士兵的说法真叫兽不敢去想。从机器里生出来,活到成年才离开培训室。不过他们都是精锐士兵,好像待遇没我们想的差。”

  黑猫点根半湿的烟卷,火光一闪而过:“你该见识下他们招募的女兵,一流的刺客啊。我要喜欢的是女生一定要追求一个。顺便讨教她们的刺杀技巧。”

  “啊?你们当过兵?我一直以为这里拿枪的不是疯子就是土匪。运输公司跟我说调酒师在当地受欢迎我才来的。”

  卢叹气:“你上当了伙计。为了赚你一万多美元的船票钱他们可真敢说。疯子,是有的。土匪,和疯子差不多。除了我们这种士兵,暴力犯,加上不怕死的,剩下就是你这样不明真相的兽了。不过你胆子够大,没见你怎么害怕啊。”

  “那个,我之前在帮派里混,惹了事要逃命而已。”

  在他们说话功夫雨停了,探出头,地上见不到积水,好像没下过一样。卢跑去要看下直升机,却瞥到飞过来的火箭弹。

  他倒下护住头,同时大喊:“有敌人,先别出来!”

  轰隆的爆炸,巢穴炸出个大洞。卢快速判断袭击者位置,滚到巢穴背对敌人的那一边。庆幸飞机没炸了。

  通过硝烟味他判断出火箭筒是泰迪尔出产的,特点是射速很快,换弹更快。刚才没听到发射声,距离在三百米以上。不算太糟,火箭筒适合打击装甲车或固定工事,这个距离要打到单个的兽并不容易。

  阿历克斯闪现在他身旁:“狐狸,你来吸引火力,我摸到那个混蛋旁边来一刀,哈。”

  陆续的又来了几发,震的卢骨头疼。迪奥勉强跑了出来,缩到灌木丛里发抖。卢咬牙跑出掩体,护盾形成的立场扭动着。对方显然是个有经验的家伙,下一发在他十米外爆炸,卢踉跄两步,丢出烟雾弹。

  巢穴塌了,他飞快跑动,这敌人挑的位置很好,比他们所在位置高了一点。很难找掩体。

  卢趁着护盾没失效尝试射击,对方射击频率加快了。发现卢他们装备比较精良后打算以火力压制是吗。对方应该是单独行动,没有其他火力点。他只希望阿历克斯行动快些。

  附带稳定器的冲锋枪精度非常高,卢感觉快比得上狙击枪了。总算有几发子弹打到敌人近前。在破盾前敌人转移了位置。

  卢咬住枪,手脚并用的穿行在灌木丛里。坚持了十来秒吧,他给炸飞了。一丝血迹流过手臂。

  “死猫你快点,我要成肉饼了。”卢嚷嚷道。

  “啊,拼了。”迪奥冲了过来,举着块钢板,拦在他面前。卢暗暗叫苦,你这不是给人家当靶子吗,没办法,让调酒师来打仗本来就很蠢。

  好在下一发没打过来,通讯器里传来阿历克斯欢快的话语。

  “逮到她了,嗷,你还敢咬我。停下,不要逼我打爆你的头。”

  卢拉起迪奥,确认没有更多敌人后朝黑猫方向跑去。


评论

1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93
  • 发布时间:2018-11-27 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