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WildDream 创作站!

一个原创的、全年龄的中文兽、兽人、动物、奇幻生物主题创作与交流平台

登录注册

新浪微博 | Facebook

第十三章 新同伴?

作者

巴克拉


1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67
  • 发布时间:2018-12-04 23:08

第十三章 新同伴?

作者

巴克拉


  跑到近前,卢惊讶的发现这个敌人是个母山狮。要知道来这儿的军队和囚犯里几乎都是男性,女性基本上来自少数自愿的移民。能扛着火箭筒打的他乱爬的可真是少见。

  只见这母狮子恶狠狠咆哮着,阿历克斯快要压不住她胳膊了。当然,这样闹下去她胳膊会先断掉。于是卢采取了惯常的方法,抡起枪给她脑袋来了一下。

  “哎呀,累死我了。调酒的,绑好了她,我们得审问一下。要知道她这么凶我割脖子好了。”

  山狮后腰上有个伤口,一把手枪落在脚边,地上还有没用完的弹药。卢抱起火箭筒,黑猫扛起炮弹,郊狼费劲的背起捆好的俘虏。他们回到飞机旁。

  “伙计们,难得碰到只母的。”迪奥眼里放光。卢是不大喜欢,但可以理解。对于郊狼这样的兽可能一年都见不到一个异性,早不管对方是谁了。

  “你先憋着,我敢说等她醒了会直接撕了你。不靠偷袭我都不能保证能干掉她,看到她的通讯器了吗?”黑猫警告着郊狼,山狮腰带上陈旧的通讯器上有许多划痕。细看起来非常规整,好像装饰用的,实际上是计算杀敌数量用的。卢吞口水。

  不过这样老到的战士用的战术不该这么粗糙呀。如果她找机会靠近些他们仨都得交代了。

  “她是一个兽,偷袭我们三个,嗯,我觉得她是要抢我们的直升机。不然一炮打到油箱上,我们就完了。”

  迪奥将山狮绑到起落架上,卢拿走通讯器查看。都快没电了,见她衣物的磨损程度,要么日子过的很不好,要么是在荒野里游荡不少日子了。

  “滚开!臭狗!”母狮子醒来大脚踹到迪奥裆上,郊狼惨烈的滚倒在地,卢不由后退两步。估计这狼会禁欲一段时间了。

  阿历克斯并不着急,身为刺客,细致有效的审问俘虏可是基本功。他钉住山狮尾巴,对着她膝盖部位踢下去。母狮咬着牙安静下来。

  “好的,我们初步达成共识了。在你试图炸死我们之后,我可是相当客气了。所以,你叫什么名字,女士?”

  母狮子吐他一身,阿历克斯少有的皱眉。是个硬茬子,或者说她没打算活。

  “这样可不好,我和狐狸不像那头狼那样想对你动手动脚。”山狮的眼睛没有变化。

  “真头疼,是个硬骨头。狐狸,我们没工夫跟她耗,杀了她拿装备得了。”

  卢拿枪指着她,慢慢伸手拉开她衣领,里面是纹身。因为纹身处的毛发被去除了,所以十分显眼。是个扭曲圆形,搭配繁杂的线条。

  阿历克斯来了兴趣,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凑上去辨认。

  “嘿嘿,有意思。你啥时候加入他们帮派的。你是要用我们的飞机立功还是逃走?”阿历克斯手里晃动她的通讯器。

  母狮依然沉默,盯着阿历克斯的手。当卢认为找到她的弱点,略微放松时,母狮从刀上抽出了尾巴。没有痛觉那样用末端裂开的狮尾卷起刀子,抽向阿历克斯脚跟。

  黑猫急速翻滚,躲开每一个可能受攻击的角度。在卢开枪前她割开了绳索。这个笨狼,绑的太简单了。母狮抓起迪奥挡在前面。

  “啊啊,两位,别开枪。我还没活够呢。”郊狼瑟瑟发抖。

  黑猫一脸不爽:“没关系,女士,随你咬还是拧,他的死活我不在乎。”

  山狮身上血腥味浓烈,她没多少力气了。卢打算等她失血过多再制服她。不料山狮猛的抓起枚火箭弹。

  “退后,你们不放我走,我就炸了它。”

  真是个疯子,阿历克斯却放心下来,展开双臂走了过去。

  无视郊狼哭哭啼啼,他大方的说:“你不会的。你不是那种寻死找刺激的兽。你拖着半条命来战斗不是为了我们的钱和飞机。你是为了别人。对吧。”

  卢犹疑的观察着,那只手抖了几下,仿佛几个小时那样的漫长。阿历克斯始终微笑着。

  “你们想要什么?”山狮放低了拿火箭弹的手,卢也放低了枪。

  “我们要找跳蛛巢穴里的太空船,别的值钱货我们同样喜欢。看你的纹身,估计你的帮派就在那里。你看,我们受伤了,你也受伤了。我们扯平了。这位不尊重女性的狼我会替你教训的。我们谈谈吧。”

  郊狼十二分委屈的挣脱钳制,实际上山狮没力气抓着他了。他连滚带爬的奔来,阿历克斯痛打他一顿。

  郊狼乱叫:“干吗打我,会死兽的。”

  “阿历克斯,我们能信任她吗。她的纹身,我记得是个特别凶狠的帮派标志。”

  “第一,她不是高级头目,不然不会单枪匹马的来战斗。第二,她是女的,你明白一个帮派里百分之九十九是男的的情况下,一个低级女成员怎么过日子吧。如果不做老大的情妇,她只有拼命防备来自每一个成员的企图。她只会恨其他成员。而且,她不像我那样喜欢杀兽。本来她可以把火箭弹打进窝里干掉我们的。”

  “唔,你突然变好心了,阿历克斯”

  黑猫故作伤心:“哈?我在你眼里是个杀兽狂吗,那是我作战的状态。好了女士,小心点,炮弹先放下好吗。喏,通讯器还给你。”

  那头狮子倒了下去,卢放下枪,尽量平和的拿起针剂靠近。她真的流了不少血,不光是刚才的搏斗留下的。是鞭子的痕迹。

  注射完药剂,山狮精神好点了,她撕下一部分衣物为自己包扎。

  

  卢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并未挪开,阿历克斯背个手,心情相当不错。以卢对他的了解黑猫是回忆起了高兴的事。迪奥委屈巴巴爬回了直升机。

  “我叫玛格,做个交易吗?”山狮干脆的开口了。

  “当然可以,运气真好。狐狸,我们听听。”

  “两天以后我要回到巴斯特尔,那是他的名字,也是他的帮派。有几个兽,我得带他们出来。巴斯特尔开的条件是一个兽十块溢元素,要不是他痛恨的敌人的脑袋。”

  黑猫似乎完全放下了戒心,好像老朋友那样同玛格交谈着。

  “而你不信他会遵守承诺,要用别的方式来救他们。”阿历克斯

  玛格目光里有什么在闪动:“即便我做得到,我也不会便宜他。来潘多拉是我自愿的,我怪不到别人。可他们不一样。对他来说这些兽本来不值钱,现在却可以用来赚上一笔。这不该是他们的命运。我本来打算去避难所寻求帮助,碰到你们后……”

  卢嘴角微微紧了下:“拿走我们的装备,你成功把握大些对吧。”

  “是的,我不想辩解。假如你们答应帮我的忙,我会将关于巴斯特尔的一切告诉你们。他的地盘,手下,武器,习惯,当然,包括他拥有的财富。太空船是他的保险箱,要进去不容易,更别提他有将近一百个手下。”

  “艰难的工作,我喜欢,卢,答应吗?”

  我不答应你会听吗,他舌头压着这句话。杀土匪,发大财,听起来不错。他尽力不去想象他们四个挂在仓门前的情形。

  “偷偷溜进去是不可能的。他的地盘周围随时有兽巡逻。要顺利的进去唯一方法是你们装作我的俘虏,成为他的货物。巴斯特尔会把可以交易的兽关进太空船外的地牢里。”

  “你们不会当真听她的吧。她要是反悔或者失败我们岂不是成了人家嘴里的肉。”迪奥狂叫。

  卢也觉太冒险,哪怕能进去,要杀出来可太难了。更别提玛格一心要做别的。

  “那么,你所说的他们是怎么回事?”

 

  “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们,无论有没有帮助我都会去做。抱歉我能说的就这么多。”

  卢感到玛格并不是说谎的兽,于是他说:“要我和阿历克斯做诱饵可不行,那,这个任务……”

  三兽默契的看向迪奥。

  “放开我!你们这些变态,凭什么要我装俘虏!看我不咬死你们。”可怜的郊狼挂在飞机下,随绳子晃来摆去。

  “要发财总有代价的,我们做的也没多过分,要是你会开枪扔炸弹我们也不会拿你做诱饵了对吧。”阿历克斯吸着雪茄,一手拿起望远镜观察。

  以玛格提供的信息他们得知巴斯特尔是只狞猫,十分邪恶的那种。

  “这倒可信,对于我们猫来说,要堕落的话没其他兽比得过。”阿历克斯淡然地说。

这里做头领的兽只有两种,要么强的没兽打得过,要么坏的别人比不上。不幸的是巴斯特尔同时拥有这两个特点。从他嗜好吃兽就证明了。没错,某些极端情况下出现这种返祖行为不奇怪,但这家伙不饿的情况下照吃不误。等他吃光巢穴附近的食物后开始买卖兽口的勾当。他的基地周围住着各种逃犯,要想不被他抓走只能抓别的逃犯来交差。玛格告诉卢他们其实是幸运的,遇到的不是别的巡逻队。

  抓到足够多的兽,加上他不缺钱的话会召开宴会,内容嘛,想必撒旦见了会很想和他交朋友的。

  玛格认识看管地牢的兽,知道什么时间可以溜进去,什么时候进入太空船。当船里发生骚乱,巴斯特尔势必要亲自去查看。总之,找到要救的兽,引起混乱,他们才有机会逃走。

  卢本要说这计划太危险,但他听到玛格说巴斯特尔里可能隐藏了关于密藏的线索。而且说的比较详细。听了她的叙述卢了解到密藏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堆满财宝,又或是现成的高科技产品。比如亥博龙发现的那个,是个活生生的生物。而溢元素是在那之后出现的。简单说密藏不是常人能使用的,可能是巨大的能量,也可能是外星科技技术。满脑子拿密藏换酒和女人的匪徒享用不了。不过拿去卖给大公司,换个几亿不成问题。

  “那样的话,狐狸你和我可以离开这破星球,去各种好地方。”阿历克斯表示有兴趣。

  “那我必须分一份,你们这些土匪!”迪奥声嘶力竭的吼道。

 

 飞跃大片枯萎灌木丛,渐渐看不到蜘蛛了。卢心疼的给玛格用了两支针剂,提醒她这玩意儿并不是没有副作用。

  然后奇迹般的出现了许多红柳,以及一条小溪。经玛格提醒他们发现整艘太空船修成了城镇。如果不是看见船身上无法修复的缺口真看不出来。这船是典型的军用运输舰,体积足有两个足球场大,装甲厚重。原先安装激光炮的位置上是雷达,褐黄色装甲板上满是铁皮屋子。好几条钢制梯子围绕船身,那些屋子好似梯田分布在船身上。某些部位是悬空的平台,他甚至见到有兽在烤肉。挺祥和的氛围。

  太空船周围散乱堆放不少物资,溪水被引进大池子里,池边的兽们洗着什么。废旧车辆旁不少猫喝的醉醺醺的。

  眼前出现其他的秃鹰直升机,玛格的通讯器发出刺耳声音。

  “你真敢回来啊,卢卡斯可没忘了你打断他下巴的事,哈哈。”这声音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口气。

  玛格没什么表情:“他的下巴要再断一次我乐意效劳。不要说废话,我带来一件货,还有两个乐意为巴斯特尔效劳的兽。”

  对方飞到他们后方,伴随他们的秃鹰降落了。

  太空船四周到处是战壕,卢数了大概有五十个武装的兽活动。另外有不到十个兽带着手铐畏缩工作。

  太空船上缺口很大,直接飞进去都可以。里面改成了靶场,不时有枪声传来。铁皮屋里的兽不像士兵,不知是干什么的。

  他们的秃鹰降落在靠近水池的位置,随即狞猫们包围上来。迪奥只来得及说上句逞强的话,马上挨了枪子。

  一个蒙了半张脸的狞猫抽了那个开枪的兽:“蠢蛋,打死了怎么卖钱,要杀也要老大决定,你是第一次干活吗?”

  挨打的那个唯唯诺诺,一下没了气焰。他的眼睛很蓝,二十不到的样子,比其他狞猫毛色更深,打着赤膊。那种近似委屈的眼神在接触到玛格后立马燃烧了起来。

  他们下了飞机,按照玛格事先嘱咐展开胳膊,那个半脸的猫上来搜查一番。虽然没必要,他还是在母狮身上停留了不少时间。

  松了松腰带,这只猫毫不遮掩的对卢和阿历克斯佩戴的护盾显露出贪婪。黑猫对他露出危险的笑容。

  “他快死了,不值钱了。你要怎么补偿呢。”狞猫踢了踢郊狼。

  “我没死!”迪奥挣扎,弹孔里确实没流血。原来他穿了防弹衣。作为护盾的廉价替代品,使用防弹衣的兽比使用护盾的要多。

  “啊呀,这样不小心,所以我说女人成不了战士。居然没检查他穿了什么。”

  “闭上你的嘴好好看门吧苏。我承认靠我一个给不了巴斯特尔想要的。这是我招来的帮手。这个俘虏,我要求交换更多的时间。多给我五天。”

  蒙面猫挠了挠后腰,他的部下们在嘲笑。卢感到不快起来。

  “兽我收下了。至于你的期限,老大可没空搭理。两天后拿来我们需要的。至于你的两位朋友。”

  “除非你的舌头没了还能下令,不然就好好谈。”阿历克斯在瞬间消失后把刀放进了蒙面狞猫嘴里。这猫不识货,没认出他的隐形装置。

  尽管比较心虚,卢拿起两颗手雷,靠近了秃鹰。

  “好,让我们重新谈谈。你可以选择通知巴斯特尔我的要求,也可以选择让他们开火,让我们一起被炸死。这个狐狸拿的可是最好的火焰手雷,连同这些油料,足够了。”玛格非常清晰的说。

  蒙面猫尝到了刀刃上累积的血味儿,对阿历克斯的身手有了了解。他收起了轻蔑,挥手让部下后退。

  打开通讯器交谈几句,他给了回复:“两个俘虏换一个兽,你要给六个。要不就给五十块溢元素,因为你朋友的无礼。期限多给你两天。这个价码不会变了。”

  明抢啊真是,卢无奈的看着迪奥让他们拖走。水池对面的土坑便是关押俘虏的地牢,玛格说那里面结构复杂,只能等合适的时机才可以进去。希望迪奥熬得住了。


评论

1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67
  • 发布时间:2018-12-04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