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小西行屋的抽屉里的遗书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425
  • Publish Time:2019-01-21 12:37

小西行屋的抽屉里的遗书



        岭垒克自治州有一位老奶奶,2016年的她已经到了82岁,当时居住在茶町县西部的郊区的山上小屋。

        老奶奶70多岁的时候仍然保持着健康,常常自己扛着菜篮子来茶町县卖菜,几乎每天的10点准时出现在县城的菜市场,下午她又出现在县城第一幼儿园的门口休息,有时,她会与路人交谈,讲述她自己的故事。

        老奶奶年轻时曾去过日本,会日语,有日本朋友,她还很喜欢日本文学。我还在小学的时候,就听说过她的传奇故事了。老奶奶不像传统的中国老人那么封建,相反,她了解很多日本、欧美的文化,我所了解到的东西连她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这使我感到了些许自卑。哈,我这种受困于内地的小孩哪比得上她呢。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终于能够和她面对面交谈了。

        那天下午,她正坐在幼儿园门口的长椅上,我带着敬佩的感情与她聊起了天,有一段话,我现在仍然记得……

        “奶奶,你为什么喜欢日本文学呢?”

        老奶奶摸了摸她额头的皱纹,思考着,我耐心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嗯——‘物哀’呵,樱花常在开的最绚丽的时候凋落,美好的事物常在最漂亮的时候消亡,最饱满的希望常在到来之时破灭,悲寂呵,悲寂呵……”她的话停了几分钟,然后继续说道:“我欣赏日本观念的‘悲与美’,我欣赏日本文学的抑郁与悲情,哀而不伤,悲情过后又使我的心里产生了矛盾……太美了。抱歉,孩子,我现在年老了,实在是想不出怎么形容了。”

        2016年,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那天暑假,我又去找她谈论‘文学’的事,说实话,我不过胡乱地写,根本称不上‘文学’。下午聊了一会,因为南方的夏季太热,她就叫我去她的住宅避避暑,我同意了。

        她的自己的屋子称作“小西行屋”,从外部看,这是一个不错的房子,但内部空荡荡的,除了电脑和书桌以外,没有什么家具,甚至连床都没有,老奶奶表示自己只喜欢睡地铺,她觉得恐怕是在日本生活时养成的喜好。

        她带我到有电脑和书桌的房间里,对我说:“我年老了,但我至少还能够拿得起笔,能够用电脑上网,哈哈……”她边说着,边熟练地打开着陈旧的电脑,登陆浏览器后就开始上网,她即便老了,手指打字的速度依然很快,不过老奶奶一直在上网,好像忘记了我的存在。

        后面,老奶奶张口了,她说:“我有三个孩子,只有一个是在中国出生,不过他们成年之后我们就不在联系了。他们搬去了新的地方,我为了寻找一块更清静的地方,来到了这座县。”

        “你们为什么不在联系了呢?”

        “他们成年后就不关我的事了。”

        “为什么呐?”

        “我一直把他们当成独立的人对待,而不是当做小孩,他们的学费由他们自己付,我从不想干涉他们的生活……”

        她说着,拉开了书桌的一个抽屉,里面是一张又一张的遗书,“至少,我作为人的使命做到了,剩下的时光是我几乎不承担责任的时光,我知道我自己的生命迟早也会走向终点,于是从72岁开始,每天写一篇遗书,现在有10年咯。我真是太低估了自己,应该在80岁开始再写遗书也不迟。”老奶奶说这句的话脸上还带着笑,而我不知道这时应该表达些什么。

        临走前,一位日本朋友来到了她的家,她向日本朋友介绍了我自己。那个日本人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是个和蔼的老爷爷,虽然他的中文不怎么流畅,我还是理解了他向我表达祝福的想法,他给了我一张字条,至今我还保存着。

        「おいでよっ!」

        离别的最后一刻,我带着敬佩之情大声地对她说:“带着传奇走下去吧!”

        2017年、2018年,那里的人也说她再也没有来卖菜了,从此,我再也没听到过她的消息。

作者:软萌小狼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901675
出处: bilibili


Comment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425
  • Publish Time:2019-01-21 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