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海边

Author

lanload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407
  • Publish Time:2019-01-29 20:50

海边

Author

lanload


“好多人呀……”

“当然呀,这是地铁。”

地跌嚎叫着开动了,焕蓝一下子没抓住差点摔了,还好我扯住了他的袖子。地铁上没什么人,上班高峰期已经过了。

“wow,好神奇……”他站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懵。

“抓紧啦,别摔倒了。”

车外的建筑物像一幅幅混合着杂乱颜色的油画一样往后飞速移动,焕蓝的脸几乎是黏在车窗玻璃上,玻璃上因为它呼出的水汽液化的水滴都快要有绿豆大小了,真像个小孩子。

我不打算打扰他了解一下人类世界,干脆刷刷手机。

本市昨晚发生第10起人口失踪案,据悉警方报道失踪人士于晚上出门后进入某高档商铺后失踪,警方正在侦查……

天呐……

地铁里有小型电视,正巧也在播报这则新闻,人们看着,面无表情。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关心此类事件,因为人们总是无能为力,但是我还是很心疼这些出事的人,所以我想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就干脆转发给了一些小伙伴。

“啊?有人失踪,管我们什么事呀,芬泽?别老是转这些有的没的啦,你看看这个短视频……”

“哦,好正常,芬泽你干嘛转这个……”

“哎呀,帮不到的,这些交给警察就好了……”

“你别老是转这些啦,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高尚?听我的啦,少搞这些有的没的……”

……

差不多大家都是这种反应,只有朗科帮忙转发了一下。

我发给朗科一个感谢的滑稽表情,他的QQ是焕蓝给我的,我顺便问了他为什么今天不来解决一下胶衣的事情。

巴拉巴拉一大堆,朗科看似稳重,在社交软件里却很健谈。

总结一下就是银茳舍不得。(啊?不是很不方便吗?)

我们要到的站到了,朗科巴拉巴拉的废话真是个时间黑洞。

我转头一看,车窗旁的焕蓝还在看着外面的建筑,车窗上的水珠都顺着玻璃留下来了。

出地铁时,看到前面的安保人员,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请把您的风衣帽和口罩脱掉,配合我们做个检查。”出地铁的安保人员拦住了焕蓝,明显着装不正常被逮到了。

果然啊!被看到了会怎么样……天啊,赶紧想办法啊!

看到安保人员的手臂伸过去要搜查的时候,我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警察先生,我的朋友遭遇过车祸……嗯,就在不久之前。”

他转过头来,一脸质疑的问我:“所以?”

我尽量保持冷静,说:“那什么,他的脸部与肢体裸露部分应为车祸严重损伤,现在难得经历了心理难关愿意出来走走,您看看可不可以通融一下,只检查他的口袋,真的……”

我因为紧张手心像放在水里刚刚拿出来一样滴水般流着汗,进地铁时因为安保人员没注意我们才混了进来,这个理由不知道可不可以蒙混过去……

警察想了想,说:“这样吗?但是你穿着个礼服也很可疑……”然后看了眼焕蓝,焕蓝的眼睛露在外面,绿色眼睛的在帽子的阴影下面像夜空中绿色的星星,很惹眼。

“嗯……对了,他有异色瞳。”

焕蓝也不傻,装出一副很疼的样子,眼里可怜巴巴的。

“嗯……好吧,但是我们要把你们口袋仔细的翻一下,我们会重点搜查你。”他指着我示意旁边的警官来搜我的身。

一番检查后,没什么问题,世界欠焕蓝一个小金人,警察碰到他的身体时还会“啊”一下,然后一缩。

“你演技真好啊。”

“没有啦,我本来也很懵的,听你一描述我好像真的给车撞了。”说完,他摸了摸自己的身子,好像真的重伤残了一样。

“哈哈哈,好啦,坐个公交就到海边了,我们出发吧。”

在站台旁边等车的时候,其他人都在玩手机,丝毫没有注意到衣着怪异的一人一兽。

我凑到他的身边,跟他说:“待会上车不要挤到窗边上啦,会引起注意的。”

“好。”

电动的公交车开过来了,挺安静的,我看了眼橙色的LED显示的牌号,是那辆车没错了。我扯了扯焕蓝,投币,上车。

公交车上人不是很多,我看了一眼焕蓝感觉他有点难受。

我凑到他的耳边:“怎么了?不习惯吗?”

他很不好意思笑笑说:“其实……我挺讨厌人类的,特别是人很多的时候……芬你除外。”

“啊?”

“哎呀,好难表述为什么,到时候再说好吗?”

车上的人们不多不少,有点挤,我无所谓,但焕蓝整只兽都感觉要窒息了。

我们要去的海滩在倒数第二个站,而且是周一,很多人在这之前下车了,车上只有后面一排睡觉的乘客和司机还有我们了。

目的地不算远,一会儿,我看到了海滩。

“准备下车啦,我们走吧。”

焕蓝小睡了一下子,整只兽站起来晃了一下。

“啊……再睡一会嘛……”

我只好把他扯起来,拉到后门下车,但发现后门贴了告示:“此门已坏。”

果然不是一辆很忙碌的支线巴士啊……门都坏了……

我把他带到前门去,司机疑惑地看着我们俩。

“呃……我们是去海边的酒吧工作的……”我尴尬地笑笑。

“哦!这样啊。”司机听完放心地转过头继续开车。

焕蓝也差不多清醒了,只不过步子有点晃。

“到啦到啦,下车啦。”我拍了拍他。

“好……诶诶诶!”

他下车的时候一定是踩空了,我看见他的身子向前倒去,赶紧用力扯住他的帽兜。

没想到一下子用力过猛,他直接向后倒了回来,把我撞到了。我坐在地上看见他的帽兜向后,耳朵露了出来。

完了!司机!

我转眼看了眼司机,司机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俩。

Oh My God……

接下来等着我们俩的是什么?派出所观察日记?动物园?还是实验室……

我以为司机会惊讶地大呼小叫,没想到他愣了一会,笑了起来。

“真是怪事年年有呀!哈!哎呀……走吧,年轻人,我懂。”

现在轮到我和焕蓝一脸懵逼了,我们赶紧下车,趁后面的人没看到之前。我走时不忘跟他道谢,他只是眯着眼睛笑笑,关上车门,开走了。

我赶紧把他的帽子给他戴上去,然后望着渐渐远去的公交车。

才缓过神来的我们俩,互相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妈耶,好险!”

“那位司机为什么不觉得我是个怪物呢……”

我也不清楚,只好回答他:“也许……他的思想比较开放?”

“嗯,应该是……我觉得他人好好啊,芬。”

“是呀……”

我环顾四周,看见了正午时的海滩。

中午的太阳不是很晒,我看了天空,有一块很大的白色云层,天气很好。

焕蓝目不转睛的盯着碧蓝的海水,海滩上没有什么游人,只有花花绿绿的遮阳伞和一些其他的东西。

“哇,这就是海滩呀,好漂亮。”

“走吧,我们去买票。”

售票亭只有一个小哥在售票,看上去他很无聊,戴着一顶橙色的帽子,穿着黄色的短袖,趴在桌子上刷着手机。

我看了一下我们的装束和他的状态,应该不是很好进去。

这怎么办呢……我盯着焕蓝的眼睛思索着,全然不知他被我一直盯着看的时候的脸居然害羞了。

“呃……芬……能不要盯着我看吗,好尴尬呀……”

“啊……好的。”

我只好看向其他的地方,忽然我的余光看到了一台自动售货机,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冷饮。

也只好试试了……

我买了3瓶可乐,顺便问了问焕蓝喝不喝可乐。

“喝呀,尝尝吧,这黑咕隆咚的饮料?”

他脱下口罩喝了一口,那表情像是我第一次和藿香正气水的表情一样难看,把我逗笑了。

“哇!我的舌头好痛啊!诶诶诶,没有出血……”

“只是气泡啦,好喝吗?”

“挺爽的,就是不喜欢气泡的感觉……”

“会习惯的。”我拿着可乐走向售票亭,焕蓝跟在后面。

“你好。我想要两张票。”

那个小哥抬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打了个哈欠。

“200……你们这什么装扮?大中午来,我们有规矩的,说实话,你们可真奇怪,我不觉得你们可以进来。”

我把可乐递了进去,把和蒙混警察的故事跟他复述了一遍。

“哦~行吧。”小哥听完满脸同情地看着焕蓝。

“那……你为什么穿礼服?”

“嗯……你看他穿件风衣怪尴尬的,难得出来一趟我跟他穿的一样尴尬他就不会很难受了,是这个道理吧?”

“呲~”小哥拧开了可乐瓶盖,拿出了两张票。

“谢谢!这是两百元。”

“一百就可以了,据我所知,你朋友不能下海的吧,也算我跟你的风衣朋友的鼓励吧,祝他早日康复。”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

“不用啦,谢谢你的肥宅快乐水,玩的开心哈~”

就这样,我和焕蓝进入了海滩。走进去的时候焕蓝说:“那个小哥真好,还有司机。”

“是呀,你不要那么讨厌其他人嘛,人类也有好人的呀。”

“咕~嗯,噗!”他喝了一大口可乐,然后想都不用想,喷了。

我的妈呀,跟个三岁小孩似的……

整个海滩很大,环境和水质在没什么人的时候很干净,金色的沙滩的碧蓝的海水真的很漂亮;沙滩上几乎没什么人,只有零星几个人在沙滩上面晒日光浴;附近是一栋很大的酒店,进入沙滩之前有很多的小型建筑,椰岛风情的绿色酒吧、红黄相间泳衣店、蓝白色相互交杂的更衣室……

“更衣室……芬!这是干嘛的?”焕蓝说完就要往女更衣室走。

“诶诶诶!回来回来!”我赶紧把他抓了回来。

“干嘛呀……”

“人家女生的更衣室你进去会变成流氓的!”

“哦~为什么?”

我懒得跟他解释,把他推到沙滩上去。

“把鞋脱了吧,感受一下热烘烘的沙子。”

我忽然想到了他的爪子。

“嗯……”我赶忙阻止了他,告诉他:“记得别让别人看到,脚踩进沙子里深一点。”

“好的。”

“嗷呜!大海我来啦!”说完就跑了出去。

真是没长大……他居然是我的老板……

真的跑的比狼还快,我居然没追上他。

之后我们就找了个比较偏远的地方,我们在沙滩上跟小孩子一样玩一些游戏,堆沙子什么的,差不多是下午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人了,干脆让他把风衣脱了去玩水。

“别下海啊,我们没带替换的衣……唔哇!”

我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泼了我一身海水。

“好啊,小贱狼,让你见识见识我芬某人的厉害!我打水仗就没输过!”

疯玩之间,我们全然不知浑身湿透了。

日落。

“完了,全身湿了……”

“叫你不要玩那么猛,而且我穿的是礼服!看到了吧,现在怎么回去?”

“你不是玩的比我还凶吗?”

“哼!还不是你先动的手?要不要再来?”

“不要不要,海水好咸好咸……”

橙黄色的夕阳之下,阳光泼满了整个沙滩似的,海水也变成橙色的了,远处的太阳正缓缓下落,我和他坐在风衣上,两个影子,一个带着长长的耳朵。沙滩上有大大小小的坑,是我和焕蓝的“战场。”

“wow,日落真的好漂亮……”焕蓝笨拙地拿出他的手机,拍了张照片。

“芬,今天我超级开心的。”

“我也是啊……”

“以后还来?”

“也行呀虽然以后也可以带你来,只不过好麻烦的……”我又想起了地铁的一幕。

“以后可以直接从咖啡馆进来的。”

“啊!?”

“等会你就知道啦,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许一个人来,要来就一起来。”

“搞得我们跟情侣似的……不行。”

“你不答应我,我就自己回去了!”

“哈!你能自己回去……等等,咖啡馆?”

“哼!你不答应我你就自己回去吧!”

充满谜团的咖啡馆……我信了。

“好好好,答应你,一定一起来。”

“耶!”

我们坐到太阳完全落到天都黑了才走,期间焕蓝一直盯着太阳发呆。

我们走到很多小型建筑的地方,焕蓝带我走到了那家绿色的酒吧后玻璃门。

他拿出来一个银白色的柱状东西,插在后门上,推开。

不出我所料,咖啡馆。

唉,见怪不怪了。

“那为什么不能之间传送到海滩呢?”

“要我去过的地方才行。”

他在那个装置上绑了根绳子,然后关上门,没想到,绳子发出了青色的光,像游戏里穿模了一样穿过了门。他一扯,装置飞到他的爪子上,玻璃门外先是一片漆黑,然后就是红色的装修布。

不到一秒,我回到了时代广场的咖啡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咖啡馆的一切好像换新了,首先是一尘不染,然后好像还变大了。

“太厉害了……”

“哈,这只是我的小把戏之一哦。”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说:“芬,下班啦!明天见!”

“好。”

我走出咖啡馆,负一层一如既往没什么人,我看了看表,六点整。

 

 

 

 

 

距离上次鸽了好久……XD,so sorry。

忽然感觉也许在图站发小说不太好,不过应该会继续写吧。

很想感谢雪麒大大,他是第一个看我拙作的人,是第一个收藏我拙作的人呢,当时看到了差点感动到哭2333

也超级感谢一直支持我的人,真的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们看到我的拙作,你们是我创作的最大的动力,谢谢!

 


Comment

@暮影thisme(19-01-30 10:13)

来啦来啦!膜拜大佬!

@暮影thisme(19-01-30 10:16)

如果感觉图站不太好了话。。。。可以在b站发布嘛~~

@暮影thisme(19-01-30 10:17)

如果感觉图站不太好了话。。。。可以在b站发布嘛~~

@lanload(19-01-30 12:15)

回复 @暮影thisme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XD

@lanload(19-01-30 15:14)

回复 @暮影thisme :我不是大佬
_(:з」∠)_

@龙影之刃(19-06-08 14:00)

在图站发小说没有什么吧……我也是写小说的啊,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发小说总有一种成就感。挺喜欢wilddream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407
  • Publish Time:2019-01-29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