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大山中抑郁的生命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397
  • Publish Time:2019-01-31 10:56

大山中抑郁的生命



        这个世间啊,很冷漠的啊!连大家的感情,都感觉不到啊。不管怎样的努力,为什么没有人了解啊!有时我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因为我就是这样的啊。——松冈修造

        寒冷的冬夜,山谷中抑郁的小草遭受着从山顶吹来的阵阵寒风,湿冷的雨透过不断越来越衰弱的心。

        心啊,它还有一点点余温,但在冷风的强大攻势下,它逐渐失去了热量。

        小草向温室里的小花诉苦,但是小花嘲笑它的弱小与丑陋。

        “一颗杂绿的草,有什么价值呢?反正你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有我这样的美丽,况且杂草很多,少你一个也不会影响到我。”

        在寒冷的夜晚,没有名字的小**了。

        死了,又怎样呢?世界依然在照常运行,少了它一个也没有什么影响……

        炎热的夏夜,一个少数民族小孩子在家里学习着汉语,他用着蹩脚的汉语,读着小学课本上的一句句文字。         “我要做一个有尊严的人,我要为了祖国的建设而读书。”

        小孩子这么说着,但汉语的发音让他很苦恼。

        他家在偏远地区,教育资源配置差,有些当地人甚至连汉语都不会说。

        小孩子含着泪,每当觉得自己读错一个字,都会再重新把句子读一遍,这样断断续续地,他花了十几分钟才读完语文课本的一页。

        深夜了,他迫于疲倦,趴在了课本上,消极的想法涌上心头。

        “为什么我要这样努力?万一我自己认为正确的发音也是错的,那我读了这么久是不是都白费了呢?”

        “许多汉族的孩子们从小就会说汉语,而我却要一步一步地学,等我学会以后,别人都已经掌握其他的知识了,我感觉自己很吃亏。”

        “即使有少数民族加分政策,也改变不了我这里的教育资源不足的现实,我学到的知识也不会有别人多。”

        “出生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恐怕我再怎么努力也不能到达别人的起点和高度吧……”

        若干年后,小孩成为了一位普通的教师,虽然他的努力没有白费,但是他有时也会苦恼,他哀叹自己仍然是底层人士,觉得跨越阶级来越难了,跨越阶级所需要的付出越来越多了,阶级固化越来越严重了。

        事实上,小孩的父母也是少数民族教师,他们的汉语也不好。

        小草也想变成小花啊,小孩也想变成人才啊!

        小草丧了命,小孩也只是成为了平庸的人。

        穷人在城市流浪,最终因为社会的冷酷而饿死街头。

        一些人原因归咎于穷人的人格问题,说他不够努力,活该饿死,却殊不知穷人连最基本的生活启动资金都没有。

        那么,小草是谁呢?它又在哪了?这里或许有另外一个故事了。

        茶町县的市郊,小西行屋的山下有一片小草坪,上面有野花和野草。

        野草保护着野花,衬托着他的美丽,每到夏日清晨,野草都会让草叶上露珠流向野花,为的是让野花们长得更加艳丽,更加芳香。

        到了后来,野花们渐渐地认为这是野草们的义务,并认为自己享有露珠的权利,对待野草们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

        野草们很不服,他们想要报复野花们。

        大暑日,野草们不约而合地一起干枯死去了,只留下野花们,失去了野草们的庇护,野花们在烈日下也纷纷倒下,最后整个草坪变得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留下了……

        底层的野草们最终选择了与上层的野花们同归于尽。

        那片草坪就是有这么个奇怪的现象,每到大暑,整片野花野草都会枯死。

        住在小西行屋的老奶奶的必经那片草坪,夏天的中午,她有时不去幼儿园门口的长椅坐着休息,而是选择来这里浇一浇水。

        如果她给草坪的每一处都比较均匀地交上水,草坪上的野花野草最后还是要全部死掉。

        如果她只给野草浇水,草坪上的野花会死掉,接下来又会死掉较小的野草,留下较大的野草,最后在大野草的遮蔽下,小的野草又会长出。老奶奶有一次就是这样给草坪浇水的,之后不管怎么浇水,大野草总是要抢走小野草大部分的水源,像是怕它长大似的,总是压制小野草的生长。

        第二年的夏天,茶町县及其附近出现了干旱,老奶奶舍不得自己的水,所以没有给草坪浇水,于是小野草不约而合地全部枯死,大野草也死了……

        底层的小野草们最终选择了与上层的大野草们同归于尽……

        人类是有感情的动物?或许不会跟自己的同类同归于尽吧?

        或许也只是还没有到爆发的时候吧?

作者:软萌小狼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965835
出处: bilibili


Comment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397
  • Publish Time:2019-01-31 1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