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新坑 巨兵长城传同人【黑峰往事】 第一章 离家

Author

巴克拉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2512
  • Publish Time:2019-02-14 13:43

新坑 巨兵长城传同人【黑峰往事】 第一章 离家

Author

巴克拉


超喜欢前几集那两只豹豹跟班,奈何盒饭领太快,这篇文会从黄豹角度去写,估计,不会坑吧

 

 

  

  秋后膘肥,鸟儿南迁,黑水河更加冰冷了。

  翡流横躺河边,半眯眼十分没精神。身上浅黄的毛皮让他好好隐藏在草丛里。这是他给自个儿的犒赏,总之,他拿到参加黑峰军的资格了。

  这意味着他不必再对那些成年的狼恭敬啦,他可以用拳头打回去。于是他来到惯常爱来的地方,听着巨大水车的轰鸣享受慵懒。只是身上被打到的地方还是疼。

  作为没有继承权的崽子他下一个问题是要找住处。通过了猎杀的试炼,他没理由继续住族长的宅子里了。会让人看不起的。

  “这么麻烦的事,明天想办法。”半天翡流打着哈欠宽慰自己。

  唯一让他烦恼的是肚子饿了。好像从小到大除了冷以外就是饥饿的感觉印象最深。歪头看下黑峰王都方向,已然有少量灯火点燃。眼看秋天要结束,漫长冬日可不好熬。

  抓起脖子上围巾,闻到上面血的味道,更饿了。去田里找点吃的吧。

  黑水河宽阔湍急,从王都东面数十里的地方流过。先代狼王利用从他国工匠那里学到的技术,在河岸边开凿了许多浅浅的蓄水池。引河水流过。这样经过蓄水池的冰水晒热后就可以灌溉庄稼了。

  翡流便是要去那些田地里找些麦子和玉米。

  夜色飞快占据天空,他猫起腰靠近大片田地。守卫们直挺挺戳在田边,不少遭俘虏的食草民在田里赶着收庄稼。

  他吸着鼻子,暗叹来的不是时候。还是回城里,睡一觉,努力找出路吧。

  心里想着,手却下意识的去握刀。有人靠近他。

  不是守卫,没有黑风军护甲特有的铁油混合的气味。他打算溜走,对方反而加快速度靠上来了。

  靠,不用这么欺负人吧。难道要抓我冒充盗贼领赏?翡流不想刚到手的披风丢掉,使足力气朝河边跑。敢追上来我把你扔河里。

  对方不远不近跟着,让他焦躁。直到看到河里的浪花了,他一掀披风,亮出刀刃,盯紧了朝他跑来的身影。

  不等他喘匀气他开口骂道:“蠢豹子,你不会喊一声啊。害我差点动手。”

  原来追着他的是个熟人,鞑辛儿,一听就不是一个部族的,不过不妨碍他们来往。鞑辛儿也是豹族,毛色比他深很多,红褐的瞳仁容易让别人觉得他比较凶狠。其实是个书呆子,黑峰国里少有的会跑去识字的一个。

  你说做将军的读书也就罢了,人家要写书信,一平头小兵念书不累啊。

  鞑辛儿放慢脚步,朝他摆手,嘴里喷着热气。他没穿披风,背个大袋子。

  “你跑什么?当了预备军就不认我了,让我看看你尾巴翘哪儿了?”

  翡流忍了忍,没跳过去削他。

  “我饿了,没注意,你来替他们收庄稼?”

  王城里各族长和高级将领拥有狼王赏赐的土地,稳定的食物来源可是贵族的象征。田边守卫皆是各部族的私兵,动起手来毫不留情。而狼王的田地就更不能动了。

  不过翡流这样有一天没一天的不大在乎。到了冬天食物总不够吃,有本事的会去别的地方,没能力的就见不到春天了。

  鞑辛儿从袋子扔块干粮给他,明白他在想什么。

  “去我舅舅那里干活吧,好过你回去受气。我也需要一个信得过的。那里不看出身。”橙色的豹子砸吧着嘴,担心这个朋友会先噎死。

  一边咀嚼,翡流考虑起来。

  虽说巨兵封国许多年了,想越过边境还是有办法的。出入国境的黑峰兵不全是出去抢东西的。鞑辛儿的家族找到条通道。

  黑水河很大,大到巨兵没法站在里面,这就成了长城上唯一没封住的地方。当然将神门不傻,在缺口处派有重兵把守。光是弓弩手就有数百。

  他的家族买通了某位将军,用最好的工匠做了艘可以在水下流动的船。使用特别的形元操纵,可以在合适的时候悄悄进入白辰。然后做一些秘密的交易。说白了便是运私货。没办法,税太重。因为要秘密进行,他这样出身低,没人注意的人比较合适。

  “过去后,我可以找几本新书,听说那边的武技比黑峰这里还多呢。”鞑辛儿流露出向往。

  翡流翻白眼,这是什么理由,不该是发财吗。算了,他如今只有靠这朋友了。

  “随你,分钱的时候我可不会让你。”翡流答应了。

 

  黑峰王都与其说是一座城,不如说是几十个小城池围绕一座塔。不同城池是各部族的领地,城墙上挂有各族族徽。城与城之间是商铺和没部族的人居住的房子。皆由深色石块建造。拉炭的小车上挂着灯笼,咯塔咯塔行走在石板路上。

  翡流裹紧披风,抵抗城与城间吹过的寒风。喜爱夜间活动的狼们三五成群,嚣张而警惕的打量每个路过的人。他绕过弯曲的路面,习惯的对乘车而过的兽退避。直到他见到列队巡逻的步兵们,才意识到穿的已经和他们一样了。

  他握了下刀柄,提醒自己别紧张。白天出来时太兴奋,没察觉到那些游荡的单身兽兵们虎视眈眈看着他。

  啊,这就是另一种生活了。不当崽子了是好,以后免不了和别人打架。没有部族,没有家室的兽民随时可以挑战别人,也随时会成为别人对手。

  巡逻队没留意他,只顾呵斥各家派出来采买的仆人们。他们多是掳来的外邦兽们,也有生在黑峰国的。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在规定路径上前行。

  来到居住了十多年的城池前,他走了进去。守卫的眼神很清楚,这是最后一次,除非族长或狼王允许,他不能回来了。

  厚重石墙后是个大院子,一排水缸前几只兔子在慢慢搅拌,防止晚上结冰。族里孩子们围在那跑来跑去。他从侧面绕到后院,族里成员卧房都在这儿。正赶上某个族人受罚。

  那头豹子挂在松树上,嚎的声竭力嘶。行刑的狼护卫一言不发,尽职的抽着鞭子。他匆匆进到一间卧房里。

  他的弟弟和妹妹缩在床上,没什么反应。倒是生他的那个女人吹灭了灯,拉起他的手,惊喜的摸着披风。

  翡流不觉得他是个无情的人,可对这个本应叫做娘的人喜欢不起来。也许是因为她从来没好好指望过翡流。不是正室的孩子得不到重视的,哪怕是她生的自己,也总是对别人的孩子更热情。

  翡流觉得她当初找个普通军户嫁了挺好,不至于这么累。他有过兄长,没活到成年,而他再能干,留不下来,谁都帮不到。

  “流儿,你要当差去了。我得好好问问哪儿有好差事。”

  翡流压下不快,僵硬的点下头。他明白娘的心思,只要有个儿子立了战功,有了奖赏,就可以离开那个族长。岁数大了,也争不动了。他同样不愿为这三餐一宿对那帮名义上的父兄卑躬屈膝。

  “我认识的朋友有差事,我先去他那里看看。你不想再没了我吧。”翡流。

  他娘胡乱答应着,对着过于空荡的房间发愣,有一会儿工夫翡流认为不该说这句话。到底是给他饭吃的人。

  “外面那个犯了什么事啊?”他换个话题。

  “还能是什么,麦子快收完了,打猎的季节没到。挨不住,偷拿了过冬的肉。百户大人亲自拿住的,偷了几两抽几鞭子。”翡流他娘不安的晃动尾巴。

  翡流少有的叹口气。以前吃不饱饿不死,如今他成年了,还是今年少兵试炼第十七名。这个名次足够让某些人留意他了。

  他无意在族里争地位,可不能白白受欺负,只好继续朝高处爬了。我真该去当个厨子。

  “好好睡,我要出去几个月,你们不会挨饿的。”他含糊说道,忍着肉痛拿出狼王赏赐下来的银刀币。五个里他留了一个,一个刀币可以买两百斤麦子或是三百来斤炭。起码这个冬天可以过得去了。

  他娘怀着安慰和紧张的心情藏好了。

  

  出了门,脖子上多了条新围巾。挨了打的豹子趴在门外,捡了条命。至少今天我不是倒霉的那个,翡流闻了闻血味,头也不回赶去鞑辛儿的部族。

  路上找店铺把剩下的刀币换成铜钱,去中意的铁匠铺买把匕首。上次买弯刀就是这家,加上他的名次不错,老狼少收了点钱。

  鞑辛儿住的部族要大许多,站在墙下看不清墙头。经过哨兵传话,他等了小半个时辰,那头豹子终于来了。

  “两天后我们走这趟货。你就先住对面石楼吧。不过最近猎户比较多。”鞑辛儿提醒他。敢沿黑水河向北打猎的都是亡命徒,翡流当然了解。

 

  天色微亮,翡流感到困了。信步走进这家出租房屋的店铺里。

  档次不差嘛,用的木质柜台,还点了熏香,好让食肉动物的气味不那样刺鼻。大堂直接通向客房,长长的一溜。此时无人走动,一头母猞猁抽着烟草,穿着还算体面。

  几只冰原狼族醉卧长椅上,庞大身躯安静呼吸着。翡流估摸比他重一倍,看他们的行李显然是要前去千丈山围捕猎物。

  老板娘敲了下桌子:“小娃娃,来偷喝酒还是过夜啊。”

  嗓音出乎他意料的好听,那双眼睛仿佛早早看透了他,一点面子不给。

  走到柜台前,翡流歪头看下价钱。一晚上二十个铜钱,饭菜价目繁多,他没细看。当他准备开口时老板娘抓起他爪子。

  想要缩回去,但看她并没有什么威胁。母猞猁身上烟气很好闻,让他暖暖的。她一根根检视爪子。

  “小店有澡堂,小哥你不洗个澡?别白费你这张俊俏脸。”老板娘话音温软,全然不像他见过的。翡流顿时嗓子有些发干。

  “不,不用了。我很快要走了。我就住两天。”他慌乱的掏钱,暗自希望千万别掉地上。

  “哦?小哥你是要找个人帮你来洗?可惜啊,小店没这条件。”老板娘拿钥匙的时候冲他笑的特别的高兴。这表情是高兴的意思吧。

  下意识闻闻身上,说不脏是假的。

  “七个铜板,一盆热水,走到头就是。”

  真是窝火,完全给看穿了。

  恼怒的心情在他泡进热水后消失了。身体轻飘飘的,暖和的要命。而且澡堂里还没旁人,只有伙夫在烧热水。

  小心清理着,大把抓起各种香料放进水里。这下他明白那些贵人小姐身上的味道哪儿来的了。洗都洗了,那就痛快点。

  花上吃顿饭功夫,跳出水桶,快速擦干身体。进了客房反锁好,检查遍房间。这才倒在床铺上。可恶,睡不着啊。

  他突然害怕了。怕的什么搞不清,非常的不踏实,心里空的慌。好几头野猪追他时都没这样怕过。

  不对,是另一种怕的感觉。不安心的那种怕。

  战场上最容易杀了你的是你。他记起师父的话。那是个上过战场的黑豹,年老后不想和别人住一起,每天除了喝到醉就是教他们这些小崽子。时不时唠叨早年旧事。这句话是在他清醒时说的。那种地方没时间害怕,要让别人怕。

  翡流抱起他的弯刀,一个劲嘟囔不害怕,说了不知多少遍,慢慢有了睡意,外头却吵闹起来。喝酒打架可是生活的一部分啊。

 

 


Comment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2512
  • Publish Time:2019-02-14 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