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黑峰往事】第二章 王刹军

Author

巴克拉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228
  • Publish Time:2019-02-14 13:45

【黑峰往事】第二章 王刹军

Author

巴克拉


  

 

  昏头昏脑的躺到正午,翡流爬起来,打算买碗肉汤喝。开了门,过道里站了好几个人,一副精神紧张的模样。

  他走到大堂,大门是开着的。门外聚集了不少黑衣王刹军。翡流一惊。

  果然,他们的目标是鞑辛儿所在的部族。兀束族不是小部族,王刹军大张旗鼓来这里,怕不是小事。他撒腿奔出店铺,跳上房顶,靠近了人群偷听。

  为首的豹子一身黑蓝色毛皮,腰间别着双刀。顶着一头白发。兀束的族长副手脸色很难看,费力的说着什么。后边的私兵们倒没拿武器。

  王刹军是狼王直接指挥的军队,在王都里地位很高。他们要办的事一般都能办成。为首的豹子推开了对方,响亮的吼着。

  “你敢拦着我!找死。”

  这三十多个士兵瞬间冲了上去,各种兵刃飞舞。翡流见到鞑辛儿在里面,非常凶险的躲避着。

  来不及多想,翡流边冲边解开了弯刀,甩出鞭子,缠住一个士兵。弯刀劈下,血溅了出来。马上有两个士兵围了上来。他不做纠缠,踢上脚,翻进了人群。

  只见翡流的披风晃动,一把刀画出各种弧形,干翻了三个士兵。然后他手腕一紧,绿色的形元化作绳索套在他胳膊上。好几个敌人使出了同样招数,束缚他的四肢。

  翡流毫不迟疑,弯刀飞出,打个回旋切断一个,靠嘴近的直接咬断。

  双脚还不能动,侧面烈焰喷过。还有隐约的弓箭声。

  长袍挥舞,挡住了火,箭矢大部分用尾巴挡住。还是中了两支。

  “不要打了。花郎大人,闹的难看了你也不好交差。再说就算要改上贡的数量总不能带兵来抢。这里终归是狼王脚下。”族长出现了,带着怒意质问。

  名叫花郎的豹子面无表情来到翡流眼前:“理由?这个猫崽子就是。你们是要联手造反吗?他不是你们部族的吧。”

  翡流开始后悔了,这么玩儿命反倒成了借口。努力的要扭头看下鞑辛儿在哪儿。花郎的拳头砸他肚子上。脚上的形元绳索一下断了,飞出去不知多远。天啊,肠子快出来了,幸好没吃东西。

  “啊,记起来了。猫崽子,你是演武场比试上了榜的。看你刚才的身手不差啊,可惜你帮错了人。”

  说罢王刹军重新列好阵型,形元启动。

  “不用争了,舅舅,让我去好了。”鞑辛儿高声说。

  “退一边去!你知道什么,难道你要兀束族一百多人去送死吗。”

  争执还在进行,翡流撑不住了。不等他爬起来背上踩了好几只脚,王刹军熟练的捆住了他。接下来有意识后他躺在了冰牢里。

 

  一双爪子在他身上乱摸,还有条大尾巴晃来晃去。

  翡流使劲揪住那条狼尾,同时呲牙咬住了对方大腿。于是寂静的牢房里狼嚎声不绝。

  那只狼拖着他爬了两步,并没有攻击的试图。狱卒跑进来给了翡流两棍,这下肚子上的疼痛回来了。

  “吵什么!打扰老子喝酒。新来的崽子,看着你快死了我就不动手了。都闭嘴。”

  翡流痛的弯腰打滚,记忆一下回来了。他打了王刹军,鞑辛儿呢,会不会有麻烦。该死,说好的差事黄了。

  那只看上去有些软弱的狼缩在一边,等狱卒走远了爬回他身边。

  “靠,你身上太干净了。一个铜板没找到。我看啊,那个肥牛喝酒的钱就是你的。你咬也咬了,和我说说话呗。我进来快一个月了,都快闷出毛病了。”

  肥牛是黑风民们取笑个头大却没力气的人,不过比不上猫崽子的恶意。豹族向来最看不起白辰的猫族,想起这点的翡流很生气。

  这只狼穿着不是王都的打扮,腰带是粗制的兽皮做的,衣物由比棉麻更粗糙的织物做成,不大精细的缝在一起。重要的是他穿着上衣。加上他偏白的皮毛,显然是北方部族的。

  翡流捂住肚子爬起来,气呼呼的瞪他,可惜下一刻吐了口血水出来。

  牢房里空荡荡,房顶边缘结着冰柱。手脚发麻,不知是昏过去多久。伤势不轻,翡流很明白狱卒说的话。即使没判他处斩,能不能活到出去是个大问题。

  见翡流没搭话,北方狼自顾自的说起来了。

  今天冬天非常冷,我住的地儿河面已经封冻了。打了些山货来你们这儿,我说给两件当入城费,非要我五件,那老子不如掉头回去。一个不小心嗓门大了,动起了拳头。嗨,这么大的狼了,真不应该。

  喏,隔壁那个,比我还白的,倒安静的很。叫他他也不理,笛子吹的烂还老吹,你呢只顾张嘴咬人,你们南方狼都古怪的很。

  “那是因为你偷我东西。”翡流喘匀了气回答道。

  “我没钱啊,总不能空手回去,说我带的东西丢了吧。王刹军真够贪的,吃好的拿好的,还不让别人抱怨几句。”

  翡流爬到另一边,花上几秒哀叹运气。

  牢里的夜很冷,加上那头狼的絮叨,翡流很容易就睡着了。他不想费力气去发火,没用。努力保住命是主要的。

  第一天很快过去,他的牢友自然不会大发善心给他留饭。伤势比他想的重,一直在吐血。第二天,他分不清白天黑夜了。

  审问官来过,问了他的底细,写了几笔就走了。

  又过了不少时间,牢门外出现只花豹,冷冷的看着他。翡流竖起了耳朵,因为他提到了鞑辛儿的名字。

  “小子,不知你是运气好还是不好。本来花郎要增加分成我是不打算给的,他们吃的够多了。让你进来搅和一通。事情捅到左将军那里去了。你本事够大,得了名次不去报到。还闹事。这次走不了货了。改分成的事没人提了,我们也不需要给他人手了。你算是没欠兀束部。花郎要我外甥来劝你替他效力,这样才能完事儿。辛儿没必要来,你呢要活命答应的好。你不同意他会像捏死虫子那样除掉你。看在你和辛儿的交情上我劝你句,你的功夫不止考个十七名,既然本事露了,你只能选边。”

  一口气说完,这只豹子看尸体那样等他回答。

  是吗,翡流没觉得他可以考的更高,不过他打了王刹军士兵假不了。

  “我才不去,以为我不懂吗?我去了只能冲在前面送死。哪个新兵不是这样。王刹军又怎么样,欺软怕硬。我宁可去挖矿。”

  “哈哈哈哈,好傻的小子。你去了矿场不一样。你干不到冬神祭就得没命。”

  “不行!舅舅,你再和花郎大人说说,翡流这样的出身去了王刹军九死一生啊。”鞑辛儿推开狱卒跑了进来。他舅舅抬手一个耳光。

  “蠢材,知道花郎背后谁吗,夜罗大人。你以为靠那个没脑子的花郎能收这么多钱吗。说到底还不是你朋友惹的祸。”

  鞑辛儿捂着脸,没再说话。

  干什么啊,跑来可怜我吗,翡流咬牙站起来。

  “我闯的祸我来收拾。族长大人,我会去你那里办差,不需要酬劳。花郎那边,他答应的话回来后我可以死心塌地给他卖命。不然我一头撞死在这里,他不是要手下吗。我多活几年可以顶他手下十个士兵。”完了,一时冲动好像说了傻话。

  不等鞑辛儿说话,他舅舅抢先开口:“好,我就这样回复他。谅他没多余的话。这里不是他夜罗一个人的。”

  等族长走了,鞑辛儿坐到了地上。

  “你个傻瓜,你知不知道舅舅他交出了我和另外几个族人,堵上了他们的嘴。今天我舅舅来是为了连你一块儿卖掉,这样他的生意就不会有人过问了。”鞑辛儿。

  翡流苦笑:“我怎么一点儿不意外呢。横竖是要我命,出口气也好。我不能死的窝囊。”

  “翡流……愿狼神佑护你。”

 

  吃了几天药,花郎来了牢房。

  他进了牢门,丢给翡流张纸。翡流只认得上面有他的名字。

  “入了我王刹军,出生入死,任凭差遣,不死不退。用你的爪子签了这契约,你就是我的了。”

  翡流拿起纸,咬破手指,粘了血按上去。

  “这可不行,趴好了。跟着我说誓言。”花郎的脚爪踩在他头上,翡流拿爪子紧紧扣住地面,平板的重复花郎的话。

  “去了老猫那,替我打听白辰王族的下落。找到有用的,带回来。这样我就不派你和那个鞑辛儿去北方打猎。别叫我失望。”

  “是的,大人。”翡流保持那个僵硬的姿势没动。

  直到听不到脚步声,他直起腰,咬在了自个儿手背上。

 


Comment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228
  • Publish Time:2019-02-14 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