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黑峰往事】第三章 焰

Author

巴克拉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209
  • Publish Time:2019-02-14 13:46

【黑峰往事】第三章 焰

Author

巴克拉


  

 十天后,他的牢友去了兵器处,临走时挺乐,可以有个过冬地方了。

  “那你部族里的人呢?”翡流眼神有些灰暗。

  “啥?那你惦记过你部族吗?”

  “哼,看来北方的狼和我们南方没差别嘛。是我多嘴了。”

  翡流撑了过来,伤口没恶化。没收的东西还给了他,跟着别人来到兵营,领到更多的装备。原本是要训练上半年的,在花郎授意下他直接上岗了。

  怀着复杂的心情他站在了兀束部族经营的港口前,他以往不会来的地方。

  说是港口,规模不大。黑水河边挖出的大池子,里面挺了十来艘船。布匹,炭,蜡烛,镜子之类来自白辰的货物会半年运一次。价格贵的吓人。同样的钢坯,草药,或是特产野兽会运出去。相比起别的渠道,水运这路数量少,安全,贵重货物居多。

  “不管打没打仗,该做的买卖还是要做。”鞑辛儿对他说了些基本情况。如今他们穿的都是新的军服了,这感觉很奇怪。

  明明是拼命反抗的,一下成了自己要反抗的人了。不堪一击。

  翡流动下嘴角,花郎交代的事如何开口呢。

  “你的手?”

  “打架搞的。花郎他,要我去打听白辰的事。一点头绪没有。”翡流假装轻松的语调。

  “找帝印而已,所以他们拼命加派人手。我呢是他手里的人质,你的话会多点信任。我不妨碍你,翡流你不是兀束的,没必要夹在中间。”

  “嗯,要是我找到什么,你帮我看看吗。我可不识字,更别说那些猫写的了。”

  “我会的。翡流,你的部族放弃你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

  “这个,我可从来没觉得属于哪个部族。简单说,该忍的时候忍,不该忍的时候豁出命去打。”

  两人没再聊,走进码头上的货仓里。

  这里比较冷清,翡流没遇到想象里朝他嚷嚷的人。负责记账的狼卫坐火炉旁,几个王刹兵围观。他们借用这个码头来接收上游部族的纳贡。寒冬之下在山里很难过活,为此小部族们只有尽力给狼王献上好东西,以求避寒果腹的物品。如果纳贡的东西让大人们高兴了,还可以允许他们进入。

  但是,王刹军的检查往往是他们第一道门槛,不知要私扣多少。

  翡流稍微瞥了眼,排队的人不少。都是疲惫又忐忑。

  来到休息的石屋,鞑辛儿拿起铁壶,往杯子放点干叶子,冲进开水。奇异的草木香气充盈房内。

  翡流注意力集中到杯子上,学着鞑辛儿慢悠悠的动作,小心吹着杯子里的水。舔了口,转头默默流泪,太热了!

  “再等会儿,等不及的话这样一点点吸到嘴里,就不那么热了。”两人间的气氛缓和下来。

  味道比香料轻,喝到嘴里这香气弥漫到全身,除了不能大口喝以外很完美。

  “这是茶叶,南方国家常喝。我也没喝过几次,它的价钱比等重的金子还贵。”

  “噗,那我的嘴可消受不起。”翡流一下都不敢往下咽了。

  鞑辛儿冷笑:“不怕,他卖掉我们几个的时候我就不拿他当回事了。要让我们的命值钱点,争到地位才是重要的。你也拿上点,路上可以打点用。”

  

  找个袋子放满茶叶,顺便看下他的兵器。弯刀他用惯了,这些奇怪药丸之类的摸不到头脑。去外面问别人?他可不愿意。
“喏,这个吃了充饥用。红的可以下毒。黑色是火药粉,做陷阱可以用……”鞑辛儿说。
翡流歪个耳朵:“你学的这么快,谁教你的?我可是领了东西就出来了。”
鞑辛儿拿出块薄木板:“上面有图,还有标示。我找他们要的。”
知道你懂得多,总比问外人来的好啊。
喝光茶,来到池边。船夫已经将船撑到面前。十丈长,非常大了。一次能装将近千斤货物。船身漆黑,上面蒙的兽皮,当然没有旗子和族徽,几个船夫正大包小包往船上搬运衣物。南边很热,黑峰的服饰不合适。

  没料到条件谈妥后这么顺利,他同时作为王刹军和兀束船队护卫要跟随他们南下前往白辰。甩下尾巴,他难为情的问鞑辛儿。

  “我们,出发前应该预先拿的薪俸?”靠,怎么感觉是在讨钱。

  鞑辛儿惊讶了:“你没拿?他们说给了呀。不至于私吞了吧。贪什么也没人敢贪军饷啊。”

  翡流脑袋蒙了,真是让他俩送命去的?

  当两人面面相觑时,一个豪爽的笑声传来。扭头看去,是头高大的狼兵。翡流第一反应是他认错人了吧。为嘛看着他俩。

  这个狼兵一身灰蓝的长毛,护腕护肩斗篷腰带都是上品。背个袋子,居然是精钢线做的,他是高级军官?

  只来得及想到这里,这狼拍上他肩膀。

  好重,还有,大哥你谁啊?

  “好,是新来的两个,愣着干吗,上船啊。又可以去白辰了。哈哈哈哈哈。”狼兵从岸边跳上了船背,好厉害的功夫。

  “走吧,翡流。他叫焰,老兵了。我们三个一起,他是领头的。”鞑辛儿笑了笑。

  “看来对我没印象呢,那天放火烧你的是我,记起来了吗?”名叫焰的大家伙笑的相当开心。惹得翡流脸颊一个劲儿抽抽。

  “下层船舱放货物,阿坤是船老大,一直负责这艘船。这是唯一可以在水下走的船,啧,你该看看他用形元的功夫。另外这几个你不认识也罢。上面船舱是他们住的,还有行李,我们三个只能住上面了。”鞑辛儿为他介绍那个其貌不扬的灰豹子,阿坤头也不回的指挥别人开船。

  跳上船背,焰麻利的放好铺盖,丢给他们钱袋。

  翡流打开看了眼,银晃晃的,分量不少。

  “薪俸我替你们领了。要是你俩去要给不了多少。”

  翡流揣好钱,舔下嘴唇:“我俩不会多少本事,你不嫌累赘?还有你的火用的不错。”

  焰舒服的躺倒:“过奖,我这水平一般。既然一块儿办差,我就说实话了。如今上头想抢帝印的大人快疯了。狼王那里不必说,左将军和右将军派出国境的人没八百也有五百,有去无回。实在没人手了。得力的不舍得再送出去,开始找部族里的私兵充数。叫翡流的小鬼,你比一般的王兵能打,花郎怎么会放过你呢。鞑辛儿会念书,懂得多。我呢比你们多些经验,就这么凑起来了。哈哈哈,你们犯不着认真。白辰国大得很,两个新兵能做什么。”

  翡流低头想了想,不知不觉船晃动着飘进了黑水河。剧烈颠簸下飞快的移动起来。

  “那,大人能否教我们几手。好让我们不拖后腿。”

  “客气什么,没问题,想学形元是吧。这东西靠缘分,每个人都不一样。不过,我现在,先睡一觉。”焰脑袋一歪,立即睡死过去。

  靠谱吗?他看起来能打,这吊儿郎当的做派,不会坑我们吧。翡流坐离他远点。

  于是无视了他们的领导,翡流欣赏起沿路风光。

  船队一字排开,由黑船领头,飞驰起来。当他熟悉的田地消失在队伍末尾,大片泛黄的野花和灌木丛越来越多。原来离王都不远的田野里这么茂盛。

  船夫们喊起号子,卖力摇动船桨,阿坤在船头灌酒。唱着传统的歌谣。翡流解开袍子,腰带上挂满各种袋子。默记一下都是什么,他跳到甲板上。船首船尾各有一扇门。前头那个进去是锅碗瓢盆,各种没拆开的包裹,再里头是船夫们睡觉的地方。船尾的门直通底仓,闻起来充满食物香味。

  翡流不争气的饿了。

  说起来有些丢脸,他真心期望的是可以在厨房里呆着,各种美味随他挑。可惜啊,在他之前的人生里没有放开肚皮吃的时候。

  河道似乎宽了,偶尔有鱼跃出水面。水声呜咽,两岸上出现众多相似的大坑,相当密集。坑的边缘长满草。除此之外就是些石头杂草,他冒出个疑问。

  “鞑辛儿,你说这里都是无主的地方,找些吃的不难。可我从来没听过谁来这里啊。”

  对面琢磨药粉的鞑辛儿得意起来:“知道多看多问的好处了吧。说实在的翡流你老臭张脸,别人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啊。”

  翡流爬上船顶,拿披风盖住头:“是啊,我没你讨你喜欢。告诉我就好。”

  “这里,是当年巨兵行军的地方。据说是分几路开拔的。上头那些人认为走这条路是耻辱,早是禁地了。不过前头还是有岗哨的。犯事的人才会来这片做苦役。”

  翡流眯起眼,学着焰打瞌睡。自由的味道吗,虽然是暂时的,真好。不需要一天几趟的去请示那个名分上的爹,不需要像仆人那样伺候未来族长。可以大声说话,提出想要的东西。翡流终于抑制不住开心,跟着船夫们唱起来。鞑辛儿一脸发蒙,看来他这朋友暴露本性了。

  “我教你识字吧,书上有不少好东西。”

  翡流露出半张脸:“别太难就好,给我找几本食谱好了。”

  “好,我是没去过白辰,听说他们做饭手艺不错。”


Comment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209
  • Publish Time:2019-02-14 1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