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WildDream 创作站!

一个原创的、全年龄的中文兽、兽人、动物、奇幻生物主题创作与交流平台

登录注册

新浪微博 | Facebook

【黑峰往事】 第四章 岗哨

作者

巴克拉


1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150
  • 发布时间:2019-02-14 13:48

【黑峰往事】 第四章 岗哨

作者

巴克拉


  

 很快翡流和焰那样开始靠睡觉打发时间。一来空余功夫太多,他又没太多可聊的。二来,这天杀的晕船啊。

  鞑辛儿是坐习惯了,他晕的天昏地暗的。焰同情的表示没治晕船的药丸。

  “吐出来就好了,最多这几天吃不了饭。”这只狼丝毫没有安慰他的口气。

  晚饭是鲜鱼,加上各种杂粮做的粥。翡流勉强吃了几口,惨兮兮的跑到船边吐去了。眼泪啪啪的掉。这感觉不如给他一刀,恨不能连肠胃吐出来才好。没到晚上睡觉时间他像没了骨头那样趴甲板上,猜想第一个吐到死的王刹军就是他了吧。

  好在转天好了些,只要不站起来就行。阿坤坐船尾,尾巴上挂个线钓鱼。尽管难受,翡流依然被吸引了。一会儿一条,好快啊。

  阿坤漫不经心看他眼,突然扔了条鱼过来。

  “吃了鱼,就不那么晕了。”

  翡流虚的没力气说什么了,将信将疑的啃下去。鲜肉的滋味是好,没啥特别的。鞑辛儿这混蛋只顾和焰讨教问题,丢他在甲板上吹了一夜风。

  吃完东西,他躺了会儿,手脚上有了力气。

  这时阿坤大步走到船头,伸手抓住根半人高的柱子。翡流以为是栓船锚用的,但现在看来不是。

  阿坤身上淡绿的光晕缠上了柱体,船身颤动起来。由水下,伸出五个形似鱼鳍的绿色薄膜。原本划船的人们收起了浆,一个个进了底仓。

  这些薄膜高扬过船顶,翡流发现另一侧也有。然后它们重重切进水里,船速猛的慢了。害他一气滚到了船头。

  两侧薄膜变换着位置角度,船身急速转弯,他这才发现岗哨到了,船要进蓄水池。后面的船不知何时用绳索与黑船连在了一起。

  焰下来了,热情的和石塔上守军打招呼。

  “哥儿几个,辛苦辛苦,我们带肉和酒来了。今儿晚上好好喝一顿。”说着把包裹远远的扔了上去。上头的士兵似乎认识他,不客气的分起东西来。

  这里的水池比较小,十来艘船显得拥挤。等船停稳翡流第一个跑下船,好歹命捡回来了。细看下这里,两个大号石塔,半空里用吊桥连着。装备弩箭的守卫来回巡视。其他士兵们在数百步外警戒。

  一个方圆快一里的坑,里头有些简陋房屋。里面许多人戴着镣铐工作着。

  船夫们将不大新鲜的补给抬上岸,俩狼兵驱赶犯人们来搬。对他和鞑辛儿视若无睹。看来是狼王管不到的地方。要是在城里,他可以马上砍了对方的头。

  焰一嘴酒气的晃过来:“看到没,这里的犯人都是黑锋民。食草民还没资格来呢。他们最少的要干满一年。假如你的族长发善心没处死你,就会送到这里。我们不会下去,他们不能上来。来,我带你们找些乐子去。”

  阿坤他们显然明白焰的话,跟着他们三个绕过巨坑,通过士兵把守的栅栏。另一个坑出现了。

  不同的是这坑里是典型的小部族建筑。一个大院子,里头是族长和家眷亲信。院子的后门出去是普通族人住的,中间一条街,最后是工匠们工作的地方。

  走下粗糙台阶,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

  这回焰神神秘秘的摸出个布袋子,回头对他俩说:“把鼻子捂住。”

  虽然不解,他俩照做了。只见焰递出袋子给院子门口把守的老虎,那四个侍卫本来凶巴巴的监视他们,呼的围了上来。

  “王刹军办差,行个方便。我们要进去吃个饭。”

  只见他们晕乎乎的开了门。

  走进去十多步,翡流放开了鼻子。看眼鞑辛儿,显然他也反应过来了。

  “大人,你那儿弄的木天果果?这不是违禁的吗?”翡流后怕,要是刚才闻到了,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听好,教你的第一课。能做主的时候要自己做主。你得照顾自己。这是什么地儿。住这儿的又是什么人?那些王将族长要做见不得人的事都会来这儿。你当坑里那堆人都是犯事才来的?他们捂着都来不及呢。只要别闹过了,干啥都成。”焰说这话时带出丝怒气,紧跟着消失在阳光里。

  院子大宅两旁的路上一样有食草民仆人,但穿戴气质上不同。好像他们,是宅子主人的同族那样,并不畏惧他们三个。阿坤他们不再跟在后面,欢快的跑向后院。

  “哦,难道这里是我族里人提过的……啥温柔乡?”说到后面鞑辛儿声音小了下去。

  焰笑的别有意味,翡流大概明白了,男人们找乐子的地方是吧。第一个念头是还好带了钱在身上。

  呸,这钱不是用来干这个的。

  出了后院大门,不长街面上店面齐全。不止是寻欢的地儿,当铺和服饰店都有。一间间静静等待着客人。要知道在黑峰特地去店里买衣服的非常少,一般是自个儿做。连平日舞刀弄枪的男人们都要学裁衣。没办法,不是每个人都有老婆的。

  莫非这里非常有钱,人人都可以买衣服穿。

  他忍不住问了句,焰说来的人多,离开的人少,那些衣服就留下了。看守们便宜卖给老板,反正没人在乎。花顿饭前能买套衣服很划算。

  他们仨进到家酒铺,大模大样坐下。焰扔了串铜钱到酒坛后面,不用问,三瓶酒扔了回来。翡流吓了一跳。摸摸手里的瓶子,是他们黑峰产的。不过看这店里到处是木头,屁股底下热乎乎的,真是不错。

  打开瓶盖,灌了口,好辣。再看鞑辛儿特有精神,直勾勾的看着他。

  少喝两口,免得他醉了还得扛他回去。

  “尝尝这里的菜,翡流你不是喜欢吃吗。”焰一点没醉态,明明没进来前他便开始喝了。

  焰说了几个菜名,没听过。翡流很期待,顺手拽下鞑辛儿尾巴,鞑辛儿立马清醒了。

  麻辣豆腐,醋溜鱼,还有种叫红薯的玩意儿。

  焰抢走了鱼头,翡流就差把漆碗塞嘴里了。此刻他无比拥护狼王拿到帝印夺回天下。那样就有数不清的豆腐红薯吃了。那些食草民,怎么能顿顿享受这种好吃的。

  “怎么样,还想玩儿别的?往下走不一定能好好休息了。”焰拿鱼刺剔牙。

  “当,当然,我还想买身新衣服。”翡流不顾形象的说。

  “哈哈哈,好说,随便转转,你要的都有。我去对面。天黑前回船上。”焰出了门,看眼天空,牙缝里是他从鱼头里咬出的竹片。

  一顿饭吃的翡流身上热起来,拉着鞑辛儿进了服饰店。在狸猫店主热情的招待下买了套南方流行的衣服。

  穿上凉快多了,只是这上衣,搞得他身上很痒。

  两人在不大的街面上晃来晃去。鞑辛儿也难掩羡慕之情。以前来过哨所,可从没来这里。听说白辰国的人常常这样做。揣点钱,看见喜欢的就买下来。哪里像黑峰,除了练武打架没别的事可做。

  “真该让我家里人过这种日子,鞑辛儿,你说今天的狼王能办到吗。”翡流。

  “霜雪遍天五千丈,飞鸟不渡万兽绝。要说打仗,他们哪里是我们对手。除了将神门,统统不算数。快了,有了帝印,靠黑风军就足够了。都用不到巨兵。”鞑辛儿开始迷糊,又说起那些诗词。

  犹豫了半天,他们还是没进什么温柔乡。主要是翡流认为时间不够了。在太阳落山前赶回了船上。

  黑船继续前行,其他船只能由船夫们辛苦的拉回去了。


评论

1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150
  • 发布时间:2019-02-14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