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WildDream 创作站!

一个原创的、全年龄的中文兽、兽人、动物、奇幻生物主题创作与交流平台

登录注册

新浪微博 | Facebook

【黑峰往事】第五章 巨兵长城

作者

巴克拉


0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182
  • 发布时间:2019-02-14 13:49

【黑峰往事】第五章 巨兵长城

作者

巴克拉


  

 夜空下焰挥舞双手,缕缕火光组成了一只鸟的形状。吹个口哨,这鸟儿飞向王都方向。

  “传个信儿,告诉他们我们过哨所了。例行公事。”

  翡流乖乖点头,此时他对这差事不再反感。鞑辛儿醉卧船头,这下该他来请教问题了。

  王刹军里有形元,兵刃,拳术,机关这几种技术。并不是每个士兵都要掌握形元。当然王将们都会。焰建议他先学机关术,一流的机关师可以造出不亚于恐兽的装备。这次差事中能学会的还是发给他的东西。

  形元每个国家都有,他们黑峰偏向于身体化生,夺造物之功。白辰青水偏向唤风呼雨,使用天地之力。比较基本的形元术可以增强体魄,有空可以练练。要学厉害的,要等翡流升上两级。不然是不能学的。

  翡流傻傻的按照焰告诉他的口诀练了一晚上,结果是喷嚏连天。

  好难啊,果然要有空才能静下心来学。

  随着距离长城越来越近,天气暖和不少,翡流都忘了有冬天这回事。他把精力放在习武识字上,具体为什么说不清,只觉得会派上用场。

  练武是愉快的,焰教给他许多新招式,当他用钩爪从河里抓到鱼时别提多高兴了。相比之下识字只能用上刑来形容。刻在木片上的那些痕迹完全看不出区别好不。每每惹得他要拔刀砍下去,在鞑辛儿的吼叫中一遍遍重复去记。

  焰稍显惋惜的提起封国的事。当年的亲历者不在了,只能凭借传说来得知。黑风军死伤惨重,只有一小部分撤了回来。巨兵在白辰王指挥下踏碎他们的防线,不但封住了边境,也将刺骨风雪封在了黑锋。从北方呼啸而来的寒风吹不过巨兵,从那以后冬天越来越冷。

  听到这儿翡流打个寒颤,他想起了幼时见过的寒劫。他眼睁睁看着黑水河在那股白风的吹拂下瞬间冰冻,浪花来不及落回河里就凝固了。飞鸟从空中坠落,摔成碎片。要不是他跑进风车里早冻僵了。蜷在磨盘下几乎冻掉手脚。那种万物冰冻发出的碎裂声挥之不去。唯有躲在厚重石屋里可以保命。

  冬神祭便是为此而生,给人们个安慰而已。而且这情况随时间推移越发严重,如今已是四年一次。

  够了吧,黑峰国冻死的人还少吗。

  

慢上前,轻许愿,男儿身,自重言。盼吾归,需珍重,且待无风夜。
清雨日,贝螺梳,女儿情,心有念。何不见,非怼怨,愿等黑旗列。
石门透,镜花重,携子游,不回首。彷徨寻,终相逢,同饮两薄酒。
微光暮,却喜颜,幼狼问,母不答。碑已冷,华容残,犹记缠尾情。

 

三两鱼,二两铜,味美甘,自难忘。
五年戎,战无名,斩头猎,豪饮琼。
七载功,百锭金,拥无双,宝刀明。
一朝暝,天鹰葬,跪狼神,世灵成。

 

  

  风与雷,血与火,筑吾身,塑吾魂。白天狼,冥雪发,千里无痕。
魂归天,尘入地,万世回,枪做脊。形元生,株走兽,一步一杀。
玄峰阻,冰雪寒,勿惊惧,同袍生。雪莲英,苍鹰坠,只忠无悔。
百世灵,叩我心,刀锋冷,热血凝。是我儿,是我夫,更为吾兄。

 

 

  “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喏,长城到了。”

  翡流起了身鸡皮疙瘩,太大了。真的是山那样高。整齐的耸立在远方,背对着他们。一眼望不见边界。以他们的尺寸,原本他觉得翻不过的山脉不过是小山坡。巨兵头顶盖满白雪,仿佛是在沉睡。

  阿坤停下了船,放好船锚。

  焰带他们下了船。

  “我们不能白天过去,要等晚上。这个给你们。”他拿出用上好兽皮缝制的气囊。

  “我们要吸引守军注意力。这样船才有机会潜进去。等船过去了,从水下跟上。这几天是他们的丰收祭,普通士兵会少一些。那边会有同袍接应,夜罗大人经营了不少年,还是靠得住的。这次我们去午城,有只猫,似乎可以给我们些线索。过去后,换上他们的衣服,不要招摇。”

  “可是,我们和猫族差别太大了。不用看脸就分得出来。怎么藏啊。”鞑辛儿问。

  “所以我们得晚上活动,而且,和黑峰一样,不是每个白辰民都害怕异邦人的。”焰并不担心。

  焰放出了许多火焰鸟去探查,他们三个安静的休息,简单说了下计划。

  直到夜风吹起,翡流闻了闻故乡的味道,绷紧神经。

  船锚收起,绿色形元覆盖了整艘船,沉入水中。很快消失不见。焰箭一般冲刺,翡流他们跟在后面。

  没心思去想体力够不够,他全速跟随,气流吹得他耳朵倒了下去,血脉里好斗的天性激发出来。巨兵的轮廓渐渐清晰,彷如神界来的战士那样召唤他。

  焰打出火弹,模仿大部队的信号。长城上立即有了反应。几只白鸟朝他们飞了过来。

  “散。”焰下令。

  翡流朝右边跑去,咬住火焰弹的引信,牙齿都在发痛。快速观察着巨兵上适合攀爬的位置。此时眼前巨兵已经遮住半边夜空,月光下他听到了对方用笛子发出的警报。

  长城内侧没有守卫,他们不会降落到黑峰的领土上,要防备的只有空中。默念着,翡流丢出火焰弹,稍微闭了下眼。

  几声爆响,火光很亮,弩箭穿过烟雾射下来。翡流灵活的躲避着。

  第一步还算顺利,焰爬上了巨兵的腿,手指熔进岩石,几下就爬的老高。翡流冲刺到长城下,一把将隐身丸塞嘴里。头顶的白鸟飞了回去,好像在吆喝上面的同伴应敌。

  爪子好好伸出来,钩爪抛出,打在岩石上的动静让他兴奋。

  起效了,他看不到自己的手,只感觉到岩石粗粝的触感。使足力气往上攀爬,火焰弹不断扔出。

  这是什么?

  爬到接近巨兵头顶时,他看到上面伸出某种机械。有点像巨型床弩,不过顶端是个大盒子。只见那玩意儿动了下,咣的一响,密集的箭矢射了下来。半空里炸开。

  糟了,这鬼东西,蜂窝弩。

  炸开的细碎石头掉下来,他贴紧岩石,护住头。

  “找到了,在那边。”看来守军没他想的弱。

  紧跟着床弩调整角度瞄准,他只得用钩爪横向移动。对方装填速度比他想的快,不等逃出射击范围,第二波飞过来了。

  抽刀挥舞,弹飞乱射的箭矢,下一刻眼里白茫茫一片,炸的他生疼。这鬼东西是特制的,可以灵活的对准下方发射。打了两波,他嗅到胳膊上出血了。体力跟不上啊。

  另一边不远处焰快登顶了,正用火焰刀对付箭雨。

  翡流狠狠按下伤口,接着疼劲又朝上爬了几步。背后一凉,一个比他体型小点的白鸟正看着他。

  白鸟爪子上也是弩机,翡流一时不知该不该动。只见那鸟目光朝他上方看去。

  糟了,钩爪可没隐身。

  一点没迟疑,翡流掷出飞刀。白鸟翅膀一动躲开了。犀利的还击来了。支支弩箭追着他射。逼得翡流只能拿刀去挡。

  白鸟确定了他的位置,鸣叫着呼唤别的同伴。翡流咬住刀,继续往上爬。这时好几只白鸟围了上来。

  “去死吧。”翡流一次投出三个火焰弹,驱散了试图围攻的敌人。这感觉太糟了,简直是给他们当靶子。

  好几只箭射到背上,好在厚实的披风挡下了。怎么办?隐身草药效快过了。

  拼了。

  他松开钩爪,一脚踢开被炸的开裂的岩石。让它们一起滚落,假装他掉下去了。起了点效果,其中两只朝下飞去。

  翡流爪子压出了血,手脚并用朝上爬。这时一道火焰抽过来,已经登顶的焰帮了他一把。翡流总算站到了巨兵肩膀上。

  三人先后丢出烟火,表示都到目的地了。

  翡流朝焰跑去,但对面超过二十个鹿族士兵挡住了他。长枪列阵,一步步压近。被分开了,不好办啊。

  翡流喘了口气,试图寻找可以突破的空隙。巨大的影子落了下来。

  我去,是头牛兵。看来操纵蜂窝弩的就是他了。不能等他拿兵器,看到牛兵背上的长棍时他做出了判断。

  利用速度上的优势绕过他,用最后的火焰弹炸开鹿兵,冲到焰身边。

  他压低身体飞奔,牛兵怒喝着,大拳头砸了过来。侧身,向上跳,转动身体躲开。当他这样做时,却结结实实挨上了那拳。

  看穿我的动作了,会掉下去的。

  翡流脑子一热,忽视掉剧痛,尾巴勾住了牛兵胳膊。借机将身体甩了出去。滚了两圈,躲开了追过来的棍子。

  下死手啊,这棍子威力足够要他命了。

  弯刀与刚棍碰撞,翡流再次借力朝后倒去。摔倒在地。牛兵看出了他的意图,金色形元化作无数棍棒,插到他背后。

  无奈,翡流挥刀对了两招,完全近不了身。

  灵机一动,他把火焰弹丢上了巨兵头顶。剩下的,咬紧牙关扛住。没几下,他被棍子顶在了地上,鹿兵们的枪尖刺了下来。

  巨兵头顶上炸开了,赌赢了,上面还有火药。

  无数石头溅落下来,牛兵急忙去掩护其他士兵。翡流挨了好几下,混乱中不要命的朝焰跑。

  “跟我来。”焰的声音并不慌乱,身边鞑辛儿同样狼狈,满脸的惊恐。

  三人聚到一块儿,冲开了阻挠,跑到黑水河边的巨兵上。河对岸的床弩在朝他们射击,只见焰跳了下去。

  鞑辛儿稍一犹豫,翡流一闭眼骂了句,拉上他一块儿坠下。

  好像过了很久,翡流睁开眼,还没到底儿呢。他蜷起身子,僵硬的摸索到气囊,没等吹满起,巨大冲击力拍晕了他。

  尔后是凉水灌入口鼻的痛苦,下意识咬住什么,水里完全看不到东西。好在顺水飘就行了,他努力的往下潜。

  过了长城,不要停下来,跑出去二十里才可以休息。利用特定的口哨联系。说的容易,我上哪儿找你们啊。

  短暂慌乱后他感到碰到了河底,神志清醒了点。尽量不去想象见到鞑辛儿尸体会是何种反应。披风裹起身体,气囊抱在怀中,朝下游飘去。

  直到气囊里没气了,他划拉几下接近水面。猛的吸了口气马上潜回去,模糊的听到各种锣响。似乎还有火把的光芒。惊得他拼命朝前游。

  人太多了吧,他们是多恨黑峰国啊。

  当他憋到快断气,绝望的看见河面上火光逼近时,一股柔软的力量缠住他脚踝。下一刻,他掉进了一个没水的地方。焰的大爪子捂上他嘴,黑暗里焰的眼神冰冷,鞑辛儿勉强给个微笑,肚子上还在流血。

  阿坤此时格外威严,操纵形元将船沉到河底,竖直了耳朵。接下来的场面着实吓到了翡流。只见其他船夫从船舱里搬来两具尸体,换上王刹军的衣物。抛了出去。

  船上静的可怕,翡流一副见鬼的表情。焰拖起他进了底仓。

  “给你们的第二课,能利用的就利用。良心这玩意儿,办完差再考虑。”

  鞑辛儿比翡流更激烈:“他们,是谁?”

  “谁知道,在石塔那儿买的。我不大可能摔死,所以准备了两个。这样可以让他们方松警惕。”

  翡流咽下嘴里的苦味,他们的工作,开始了。


评论

0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182
  • 发布时间:2019-02-14 1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