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穿上胶衣

Author

lanload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249
  • Publish Time:2019-02-14 19:12

穿上胶衣

Author

lanload


早上7.30。

“芬大学生!”房东大妈的声音如同一枚穿甲弹一样击穿了我的梦境,还有,我的耳膜……

我跌跌撞撞地走到门前,捂着耳朵,大声的回应:“干嘛呀!”

“你觉得干嘛?房租!”

“不是三天吗?”

“我告知你的时候也算一天!快点开门!不然卷铺盖走人!”

我也没什么办法,只好拧动那嘎吱响的门把手,拉开门,出现的当然是大妈那张油腻的脸。

“800块!”

“啊?涨价了?才两个星期啊!这又不是什么高档公寓!”

“少废话!拿钱来!”

“你!你是不是看我找到工作了要趁机宰我吧?”

“你们这些年轻人干嘛把我想的这么坏啊!我这几天缺钱。”说完,大妈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这层楼住着不止我一个年轻人,到时候问问他们房租的事情。唉!大妈人也不算很坏,工作也有了,先交了好。

我从昨天的礼服里拿出来那一卷钞票,数了8张给了她。其实我也是很少看到这么多的钱,搞得我自己有点紧张。

“我三个星期后来会再来收钱。祝你工作顺利吧。”

“哦哦,好的。”

我把门关上,看了一眼表,上班要迟到了。

又是往日早晨光景,匆匆出门。我的嘴里叼着一根油条,豆浆因为跑太快全洒了XD。

咖啡馆里,朗科两人已经在吧台前坐着了,焕蓝在吧台里面,手里拿着一个乳白色的盒子,一脸犯难地看着我。

我一进门,感觉气氛不对头,几个人全部眼神凝重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干了什么事,只好笑着打圆场说:“干嘛啦?蓝老板的咖啡把你们苦到了?怎么这样看着我……”

焕蓝放下手中的盒子,把一个装着乳白色的液体的瓶子给了狐狸版的银茳,然后示意我进到办公室里去。

我关上门,他坐在床上,双爪搓来搓去的,低着头。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芬……那什么,如果……我是说可不可以,穿上一会胶衣……”

OMG……

“等等?!我?!为什么!?”

“我会跟你解释的,你现在冷静一下。”

我也就会想想如果真有胶衣这种神奇的东西会怎么样,真没想过穿上去过。

“呼……好……你解释……”

 “准备好了吗芬,打开你的脑洞。”

“嗯,我见怪不怪了。”

“好的,你所有的疑问我会全部一一解答,比如之前的洗衣机是特地隔出来的空间,用于置放胶衣等等,也用于完成指标。”

“难道你!?”我忽然想到银茳的胶衣。

“不是啦!你听我说,不是我把胶衣送到银茳那去的,是他。”坐在电脑椅子上,忽然很认真的看着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创造咖啡馆另有目的,这个他就是我们的老板。我们会以很隐秘的手段把胶衣卖出去,不只是胶衣,还有其他用于Transfur的东西以各种方式卖出。”

“没有目的吗?”(什么情况啊!这脑洞太大了吧?)

“有,这些物品大多数以快递方式寄出,有了地址,就会有咖啡馆或者其他的空间被转移到地址附近并引起我们合作者的注意,合作者即是收快递的人。让合作者知道存在与一部分的原因原理就差不多了,大部分人会被Transfur,然后寻求咖啡馆的帮助,脱下胶衣是有代价的。”

“代价?”

 “呃……交易。”

“我们有特殊的脱胶液,当然这只是极端方式。最直接的方法是抽取合作者的一部分的指标。”(你可以再扯淡一点)

“这太扯淡了,怎么做到的?”

“空间的转移权利在他手里,当合作者同意时,他会转移一部分海马体区块内因为Transfur元素刺激所产生的短期记忆讯息,用很特殊的方法提取出部分的,呃……脑洞……吧?”

“你是说他提取了海马体的电讯号并且可以翻译讯号吗?而且还移出了一部分大脑!?”(脑洞开的有点过分啊喂!)

“我不清楚,但他确实有台很大号的机器,移脑子的一部分不是杀了他,提取时他只会产生一小会的记忆断路,人还是活生生的。指标完成了,胶就会自己脱掉。”

“所以指标是脑洞吗?”

“我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哎呀,我也不是很懂,老板巴拉巴拉一大堆。”

“那……朗科他们……为什么不可以通过抽取记忆脱胶?我也没有被Transfur……而且银茳还穿了这么久没有被抽取。”

“这就是为什么我让你穿呀,那什么,本来银茳的胶不是我负责的,但是他找上门来了,我当时只好先接下来了,本来打算抽取的,可是他人其实很不错啊,我就没有这个打算,因为这个东西有副作用。还有抽取只要在两个星期之内就可以了。而且……我跟老板闹翻了……可是没有指标数这个空间会消逝的,所以,我想让你先穿上去。”

“你的意思是抽取我的脑洞咯?”

“嗯……因为你看他们两个本来不应该卷入这件事的,他们只是学生而已,抽取或许会影响他的记忆,所以……”

“你就把我卖了。”

“诶诶诶!不是这个意思啦,反正那什么,你跟我关系好嘛……帮我个忙好不好?”

“这个理由好牵强……而且现在我脑子好乱啊……你让我理一理。”

我整理了一下思路:他不想把学生牵扯进来,想让他们回到正常的生活,就只好先让我代替着,完成指标。

“好吧,他们两个确实不应该牵扯进来的,我穿好了吧。”

“好好!”他高兴地摇着尾巴出了门,我跟在后面。一人一兽看我出来一脸不好意思的问我这件事我是否愿意帮忙。

我表明了一下态度,他们两个人的眉头就舒展开了。

“真是谢谢你啊,芬泽。我们可以回学校了,家长那边我们快应付不过来了。”朗科说完,示意银茳把那瓶奇怪的东西倒在他自己身上。

银茳先犹豫了一会,朗科就拍了他的背一巴掌,他就赶紧把那瓶子里的液体往身上倒了一点,马上,胶衣变得稀了接着慢慢地溶解,他人类的脸就出来了,一张有点公子哥的感觉的脸。

“啊,谢谢芬泽!虽然我不是很想回学校,哈哈哈,找回来自己手的感觉好奇怪啊。”

“好,好好学习啊~别网购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嗯,我们走啦。”

他们一高一矮的身影出了装修布,店里瞬间变暗了一些。

“看来真的是啊,好吧,我也对胶衣挺感兴趣的,给我吧……呼……我准备好了。”

他拿着盒子的爪子慢慢地递过来,我正要去接,他又不好意思的缩了回去。

“很抱歉啊,芬你可能一阵子因此不是人了……”

“唉,行了,其实有时候想尝试一下不是人类的感觉……诶,等等我会变成狐狸吗?”

“嗯……看你想变成什么啦……它会根据你自己想变成的生物自己变化的。”

“这……我哪知道我想变成什么呢,而且我依然还是觉得人好一点。”

说话间,店里的灯变得越来越暗了。

“我还是先赶紧穿上去应付一下指标吧。”

“好。”他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白色的液体球,很Q弹的感觉,反射着光泽。

“这东西真是衣服吗……哇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那球体变成一团液体像有了生命似的扑到我的脸上。

这种胶衣糊脸的感觉其实很不好,凉凉的粘乎乎的液体先把我的眼睛蒙上了,我的眼睛感到一阵酸胀,是那种用眼过度的感觉,接着是充满水分的胶体糊住我的眼球,这种感觉并不好,我只能本能的紧闭双眼;接着它涌进了我的鼻腔,这让我差点感觉窒息了,这种感觉像是呛到海水一样,但这黏糊糊的感觉却没有呛到水那么难受,相反,很柔和;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紧闭我的嘴巴了,但它像一只手一样把我的嘴张开了,然后涌进我的喉咙里,这是我最讨厌的感觉,像咽下一大块非常粘稠的奶油一样,这个感觉让我反胃,我只能不断的本能干呕却没有什么用;然后就是身体的一块了,胶液不断覆盖我的衣服和皮肤,我只能尽量用力挣扎,但冷冰冰的胶液让我以为我的身体在一盆冰水里一样,覆盖过的地方很快凝固了,有种打了石膏的感觉;接着就是耳朵里涌进来凉凉的胶液,后面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像吃了安眠药一样意识慢慢模糊了,依稀记得的我好像没站稳脸朝地摔倒了,但好像不是很痛;依稀记得腰部也被覆盖了,好像连上了一个什么东西一样;腿部很快使不上力了,脚和手一样像上了一层石膏一样动不了。后来我就彻底昏过去了。

我也不知道晕过去多久,反正我起来的时候躺在办公室的床上,眼里一片模糊,像一层白雾。

“芬,你醒了?”

“呃……为什么我看不清……”张口说话的感觉非常奇怪,整个口腔黏糊糊的,像刚刚喝完了一瓶胶水。我整个声音忽然变沉了,不像自己的声带发出的感觉,整个口腔都感觉变大了,怎么去形容呢……牙齿是尖尖的,像梯形排列一样,我感觉舌头也变长了,甚至感觉可以伸出来舔到自己的鼻子……

“哇呜!变化好大!眼睛的话等一下就好啦,我把镜子拿给你,你等会看看吧。”

“好……哇呀!这什么东西!?”

我摸到了一条长长的东西,摸上去很光滑,我原本以为是一只超巨大的虫子什么的,奇怪的是我感觉好像摸到了身体的某一部分……OMG……尾巴。

有一条尾巴的感觉……不好说……像是连接在腰上的本来就存在的东西,动起来……我也不知道是那块肌肉,反正就是可以控制它摇来摇去的。

渐渐的,我眼前的白雾慢慢的消失了,我先看到的是床前的焕蓝和他拿着的一面半身镜。

“妈耶!what ?!”真的,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镜子里的我应该是只白龙吧?其实也不是很像,像是某种混合生物,没有角,全身光溜溜的,就侧脸部分有一些毛发,也是白的,看上去改变很彻底,瞳孔都变成蓝色的了。然后就是尾巴和四个指头的爪子……说真的,很奇怪,这种感觉像套在什么东西里一样,我感觉整个人变高了,什么腹肌啦,肱二头肌什么的肌肉线条很清楚。

“所以……我是只什么生物……”

“诶诶?其实我也没见过,看来芬泽你的脑洞好大呀。感觉如何?”

“超级糟糕,我现在还是想吐……”这过程真的是太受苦了,好像我的体型也因此变大了一倍左右。

“正常反应啦,你看看能不能下来走走?”

我的头还是晕沉沉的,所以我一只爪子捂着头,另一只扶着墙,我的手感觉出奇的大,差不多有我半个脑袋那么大。

我刚想站起来就发现这几乎不可能,我完全不适应变大后的重量,协调起来很麻烦,四肢像是装上了假肢一样很难控制,而且我还要克服晕沉沉的大脑带来的影响。

“哇,你现在好高呀,我来帮你吧。”

在他的指导和搀扶下,我成功的在咖啡厅里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雾)。

整整一个上午,时间没有加快流逝,我都在学走路,还要控制那老是被我自己的大脚爪踩到的尾巴,要不是踩到了尾巴,我可能还没发现我只有3个爪脚趾了,可是感觉还是有五个……

中午12.30,我终于可以比较正常的走路了。

“呼~好累……”

“芬,你觉得怎么样?”

“嗯?”

“就是新身体的感觉……”

“累!然后就是惊奇了,忽然多出来一个部位也是让我惊奇的。”我看了一眼我的尾巴,挺大的,也很长,纯白色的,大约比我的腿长一些,粗细与大腿差不多。

“啊呀,真是很正常的反应呢,还好你没有什么拒绝的思想……”

“那什么其实我还是有一点的,因为真的很难受……”我试着摸了摸皮肤,很光滑。

“其实你只要去接受它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哦~”

“好吧,喝咖啡吗?”

“行。”

咖啡做好了,我们手里都是一杯卡布奇诺。

我只能用两只手指用ok的手势抓着咖啡杯,因为咖啡杯相对于我的爪子来说太大了。

“所以说,我要穿着它多久……”

“嗯……看情况?”

“啊?今天不能脱吗?这我怎么回去呀?”

“你脱了的话咖啡馆就没了呀。”

“那为什么不现在抽我的脑洞呀?”

“那什么……我和老板闹了一些小矛盾……可能要多个几天……”

“那我晚上……难不成在你这睡吗?”

“哎呀,委屈一下啦……”

“这……哎呀好烦呀,算了,就在你这睡一两个晚上吧……”晚上居然和一个兽人睡觉……惊了。

我刚答应完,他就一脸很高兴的样子把我的空杯放在水槽里洗还一边很高兴的摇尾巴,啥?你不是只狼吗?

“所以说,下午干什么……啊唔!”牙齿太尖一下子把舌头划到了。

“嗯……打扫一下吧,你怎么啦?”

“舌头……”

“哈哈哈,快干活啦。”

“好,好……”

一下午就是在不停的扫地拖地什么的,还要擦桌子,这个时候他老板的气质才出现:看着员工干活,旁边喊加油。

因为又要擦桌子什么的,我就干脆把拖把用尾巴卷起来拖地,一手抹布,一手扫帚干活。

然后又是清点材料什么的,牛奶呀,咖啡豆什么的,这次他也来帮忙了,呃……帮忙加油也算吗?

我没有看时间,没想到一下子就6点了,我就问他晚饭怎么解决。

“叫外卖吗?”

“我不想吃……而且我们这一身不怕把外卖小哥吓死,诶,你有锅什么的吗?”

“啊?没有……”

“本来想做两碗面吃的,那……你平常吃什么?”

“传送过来的罐头什么的……”

“行吧……传送?!”

“哎呀这好难解释,算了吧好不好?”

“行……”

“等我一下哦。”

我看着他跑到冰柜旁边,推开冰柜后面居然有两个正方形的门,他拉开左边的一扇门,里面滑出来一堆吃的。

“沙丁鱼……鱼罐头……午餐肉……啊?MRE?(个人即食口粮)你天天吃这些?”

“是啊,其实味道还好……就是吃多了会腻。”

晚饭什么的匆匆了事,新身体差不多也习惯了,但还是觉得人方便一点,比如拿东西什么的很好抓住,但我要调整一些手势才能把东西抓起来。吃东西的时候也很容易咬到舌头……要说有什么好处嘛……也就尾巴算上第三只手了。

“原来芬你喜欢龙呀,我还以为你喜欢狼呢……”他叼着一块鱼肉,鱼尾露在嘴巴旁边,一边吃一边观察我。

“啊啊?我也不知道呀,我当时哪里知道我想变成什么生物,那感觉真的生不如死呀!你别想那么多呀,你看我这个样子也不是龙,这什么生物我也不知道,而且这么突然我哪里知道要变成一个具体的生物……你看我的身体,除了尾巴和爪子,其他地方不是有点犬科动物的特征嘛……”莫名其妙的,我感觉到他有一丝丝的怨气……

“哦~好吧。”听完,他低下头去,继续叼着一块压缩饼干露出来慢慢吃。

我看着他这样吃,差点笑出声。

“你的吃法好有意思,干嘛不直接塞进去呢?”

“哎呀,你不在的时候我很无聊的,也就这样找找乐子呀,平常无聊也就敲敲键盘,鼓捣鼓捣手机什么的,诶!对了……”他忽然一脸坏笑。

我放下手里的一个油乎乎的沙丁鱼罐头,警惕地问他“要……要干嘛……”

“你知道掰手腕嘛?就是你们人类玩的那个手握在一起的那个游戏,我在电脑上看到的。”

“怎么啦?你要跟我来吗?”

“你肯定掰过,所以不公平,所以我们掰尾巴如何?”他说完就摇了两下尾巴。

“蛤?这也不公平呀,你用尾巴绝对比我灵活……”我看了一眼我自己的,呃……我觉得它仍然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也许还是没有习惯吧。

“哎呀试试嘛。”他说完就侧过身来,拿尾巴对着我。

“唉~反正也无聊……试试就试试。”我也侧过身去拿尾巴对着他。

“就伸到台面上吧,应该吧……我说321就开始使劲呀。等等,尾巴怎么整在一起……”

“你试试把我的卷住如何?”

“呃……试试……”尾巴卷起来其实和卷拖把差不多,所以我直接轻车熟路的卷上去了。他尾巴上的毛真的很多很蓬松,弄的我都觉得痒。

“规则是什么,掰下去就好了嘛?”

“不是你想玩吗……你定好啦。”

“那……掰下台面就好了。”

“ok,准备啊,321。”

“嘿!”

“喝啊!”

我本来以为会很艰难,毕竟是一个天生就有尾巴的生物……结果他一下子就给我掰了下去。像是把一根枯木弯折下去一样轻松,我这个时候觉得这尾巴的力量可能比我手臂的力气还要大……

“哇哦……有点疼……芬你力气好大……”

“啊?我都没什么力气的……是胶衣的关系吗?诶诶?你没事吗?”

“没事,再来!”

“好吧……”

一晚上,我几乎没有输过……只有一两次,他的毛把我挠到了,我笑了出来,一下子给他掰了下去。

“呼~好累啊,不玩啦不玩啦……”没想到玩了一晚上才觉得累,真是神奇……

“好,准备睡觉吧!”他把我拉进办公室,坐在床上,整理床上的被子枕头什么的。

“呃……换洗衣物怎么办……”我看了一眼浴室,忽然想到那台洗衣机。

“芬都算只胶兽了在意那些干嘛呢?”

“好吧……其实我还没有做好和你一起睡的打算,这是人生第一次呀!”

“怕什么了啦!我又不会咬你,来嘛!”他掀开被子,拍拍床垫。

“行……”我也没其他地方睡了,只好躺了进去。

今天忙了一天,我很快的就睡着了。

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晚安啦……”

 

 

 

 

小说前部分尝试发在b站上,效果还好……XD也许会在b站更新……(忽然想弃坑……)

括号内为自己对自己的一些想法的吐槽(出现了!我  吐  槽  我  自  己)然后感谢你点进来看我这只二五仔的小说!谢谢!Thanks♪(・ω・)ノ


Comment

@hankrchief(19-02-23 21:22)

好棒!支持了!

@光辉圣龙(19-03-10 01:36)

加油!写下去吧‘

@暮影thisme(19-03-28 07:45)

啊啊啊啊!吹爆!来晚了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249
  • Publish Time:2019-02-14 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