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WildDream 创作站!

一个原创的、全年龄的中文兽、兽人、动物、奇幻生物主题创作与交流平台

登录注册

新浪微博 | Facebook

【黑峰往事】第八章 被俘

作者

巴克拉


0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156
  • 发布时间:2019-02-17 15:53

【黑峰往事】第八章 被俘

作者

巴克拉


  

 

  台下掌声响起,小孩子们嚷嚷着打巨兵。二百趁机去卖玩偶。金管家给临时演员们付钱,嘱咐他们正式演出时要准点来。

  “都起来,收拾东西。剧本背好了。进了宫别掉链子。”焰把他们俩哄了起来,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翡流换好衣服,做完工作,买个糖人到一边吃去了。

  某个猫仔凑了过来,莫非是要分他的糖吃?

  “哥哥你打的真好,你见过黑峰狼吗,他们是不是喜欢吃小兔子?”这猫仔沉浸在刚才的表演里紧张而渴望的问他。

  翡流咬住糖,不让自己骂人:“我没去过长城那边,没见过。不过兔子是不会吃的。”

  “那他们会不会吃猫啊?”

  “我……他们不会,猫肉又不好吃。”

  “哥哥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对你的肉不感兴趣,所以说小孩子麻烦啊。

  “你的父母长辈没说过当年黑峰国吃猫吧。真有的话早告诉你了不是。”翡流压着火气解释。

  “嗯,哥哥你好高啊,去当白辰军多好。我们城里都很尊敬他们。”

  “白辰军我这种出身去不了。演个戏足够了。”一边儿去吧小屁孩,我的脸快笑僵了。

  谁知又跑来一个。

  “大哥哥,你好帅啊,一点不像那边的豹族,你一定可以打得过两个,不对,是三个。”另一只黑色的猫仔摆弄买来的玩偶。

  “哦?你们觉得豹族怎么了?”

  猫仔脱口而出:“一定又脏又爱欺负人,还爱睡懒觉。长的比我们凶,偷东西吃。”

  “够了!”翡流恨不能一口咬上去,偷东西!那是因为我们没吃的。

  你当我们喜欢冒着给打死的风险去偷东西,你们知不知道冬天的时候每个月都有多少人熬不下去吗。你们……

  在俩猫仔要哭出来时鞑辛儿往他们嘴里塞个糖人,摸了摸他们的头。

  “别烦哥哥了,今天彩排累了,他心情不好。这个,买好玩的。”一人几枚铜钱,猫仔们重新高兴起来。

  吞掉最后的糖渣,翡流感到羞愧,让小孩子气到了。早说过他不会为这个烦心了。宁可饿死不能流眼泪,他是不是太放松了。

  “不用在意,这种话我比你听的多。听完了忘了就好。”

  “对不起,我胆小了。走吧,背台词去。”

  接下来他们像普通戏班那样,起床练戏,制作着表演要用的东西。金管家经常来,焰只字不提见铸星城主的事,双方似乎全没准备好。

  那种猫味的涂料每天要抹,翡流对着铜镜里的脸努力说服那是自己。生平第一次他带着鞑辛儿晚上去西市,介绍那些没见过的玩意儿。他们在店里找到了翡流要的食谱,他努力学着。现在他们几个的名字是认得了。

  西市里有棵非常大的树,他和鞑辛儿喜欢去那里休息,寻找可能出现的接头人。树下常有喝茶聊天的人。鞑辛儿总是听他们闲扯,了解他们的风土人情。翡流惊讶的发现白辰国内茶水比黑峰便宜了不止一百倍。相反的,他们随身带的药丸在这里贵的很。他晓得兀束族为什么死命不让外人插手他们生意了。

  “我说啊,焰他真的要线索吗?我快真成演戏的了。”鞑辛儿抱怨,他们一天排两场戏,除了白辰王的戏码还有别的。

  翡流咀嚼着叫红枣的甜品,无所谓的吐掉枣核。焰不会把真正的差事给他们的,乐得多享受几天。

  “别抱怨了,没让我们踩陷阱够好了。他们是三兄弟,要立功哪儿轮得到我们。识字算账你厉害,要说军中的把戏我见识多些。能找到线索回去少说直接升一级,我俩不是正式的王刹卫,没人提携上不去的。回去了,安心”

  说话间,下起雨来。

  翡流愣了愣,满有趣的,然后他着急了。这水一冲他俩岂不直接打回原形。

  

  鞑辛儿颇为满足的欣赏雨水:“知道吗,在他们的书里,雨天可是缘分开始的时候。”

  翡流脸快气歪了,从牙缝里小声说:“别发春了。我们身上的颜料怎么办。等他们发现了,跑天上去吗。”

  “哦,是啊。去那家店里躲一下。雨不停我们就住下,焰会同意的。”

  翡流看下树叶缝隙间的天空,还没下很大。

  一个箭步冲进雨里,翡流跑到最近屋檐下,鞑辛儿跟了上来。

  “那边,我们买把伞,哦,街鼓开始敲了。”

  翡流拍去衣服上的水,身上的猫味变重,搞得他要打喷嚏。沿街边走着,很快找到家卖木制品的店。买两把伞,赶在街鼓停歇前回了客店。

  回到客店,在门口见到了大白。

  院子里异常清净,门窗紧闭。翡流放下伞,纳闷的朝店里看。里头没人,跑堂的没睡在平常位置上。

  “两位,我和师弟师妹不想惹事,你们到底什么来路。先前那两只狼有金管家担保我就信了,来了第三只狼可得讲清楚。还有你,刀法太奇怪了。”大白。

  “我没必要告诉你,你可以当我们不是好人。反正演戏的报酬你们先拿了。不演了更好不是。”阴影里鞑辛儿声音很冷。

  “谅你们逃不过铸星大人,我们明天去给大人表演,之后各奔东西。”

  鞑辛儿抢在前面来到客房,地上水迹明显是串狼爪印。

  门里果然有第三只,身上蓑衣还在滴水。翡流闻了闻,这大胆的家伙,一点不掩饰体味。午城里生活久了多少会粘上食草民和猫族的味儿,焰和驹隙也是用了涂料的,这家伙大咧咧的进来,简直自爆身份。

  焰笑了笑,尽管这个笑容第一次见,翡流认为这是他的真面目,狼族那种傲慢的贪婪显露无遗。而这个刚来的狼应该是追工了。比焰消瘦些,眼神冷冰冰的,白色爪子,正咔嗤咔嗤吞着宵夜。

  我们是王刹军,会杀人的。这个认识回到翡流脑袋里,他冷静了,行个礼。

  “这两个是我带的新兵,这个是翡流,这个是鞑辛儿。三弟,东西带来了?”

  “带了,一点儿没少。要是铸星反悔,我已经做好了内应,可以绑走他。那些软脚猫会听我们的。”

  刀刃炸药飞快装到身上,重新穿上披风,重了好多。翡流还是将买来的竹简揣兜里了。

  “微笑,老二老三,单独见他前保持亲切,你吓到这里的人了,会搞砸的。对,眼角放松点。”焰说着,朝窗外放出只火焰鸟。

  这么远,黑峰国收得到吗,翡流暗自抱怨。

  然后,他们保持着清醒,等到了日出。

  不等其他人起床,他们上了车。大白他们不大会儿下来了,先前几天好似无话不谈的氛围没了,只有四青偷偷看他们几眼。

  车绕过大街,朝北走了段路,巍峨宫殿出现。守门的兵士明显精壮许多,满面的肃杀。金管家和他们坐一辆车,脸比那些车外的人更严肃。

  穿过两重宫门,他们从偏门来到处僻静花园里。茂密花丛里有处戏台。

  “各位,这房子你们可以用来放东西,晚上铸星大人会来,好好演吧。”

  追工下了车,进到空房子里,站岗那样不动了。

  这天过的翡流很不舒服。不得不承认他对那几只猫有了好感,学戏念词,每天都有没吃过的东西。甚至还试着做了几道菜。而这些理所当然的结束了,他是黑锋豹,不可能变成白辰民。他不得不去守在门口监视戏班里的猫。

  你们不要乱动,不然,焰是会让我砍了你们的。

  说起来,这家伙几张脸啊。刚见面时的豪爽仗义,路上的耐心教导,客店里谁都聊得来,现在又是杀人不眨眼。

  感觉他比花郎恐怖。

  午饭没吃完,房门咣的踹开了,一个猫族军官拿剑进来了。追工从门后上去利索的扭断了他胳膊。

  “抓住他们!”那个军官倒硬气,挣脱后反而冲了进来。一群白衣猫兵迅速涌了进来,翡流来不及去箱子里拿刀,手里的短刀架不住他们围攻。他和鞑辛儿身上直接见了血。焰他们背靠背,被围在了中间。

  “缴械投降,铸星大人可以饶你们不死。”

  可恶,这是第几次背上踩了别人的脚了。翡流脑子里空白一片,这和说好的不同啊。

  “押过去,大人要亲自审问他们。呸,黑峰的走狗。”哦,他身上的颜料还没洗呢,断胳膊的白猫恨不得要剥他的皮。

  焰扔掉武器,可以看出他发火了。

  他们五个在大群士兵押送下来到个偏殿,好几个将领模样的守在里面。门一关,帘子一拉,他们身上隐约的形元波动变得显眼。

  好强,翡流能感到他们每个都比焰要强,事情败露了?铸星反悔了?他们是谁的手下?鞑辛儿呢,他受伤没?

  双手反绑背后,膝盖后面挨了脚,结结实实跪到地上,然后是鞑辛儿。

  焰傲气的直视他们,不肯低头,一只鹿走上来,用他的形元搜索什么。来到鞑辛儿跟前时停的稍微停顿。鞑辛儿怕的失去了理智,不顾腿上的伤要站起来,一下脖子给勒住了。翡流张嘴要去咬他,某种冰冷的东西穿过他。趴到了地上。

  好冷,冰冻形元?

  一盆冷水浇到他们身上,翡流只能用眼神狠狠瞪着那只鹿。

  “那一个,也是假扮的吧。黑峰豹族,舍得屈尊装成我们?”某个猫背着手,冷冷的笑了。

  老子才不愿装呢,怎么,金管家露馅了?

  那只鹿放下了鞑辛儿:“查清楚了,他们都是长城那边的,不是我们午城里的。”

  “还好,没叛徒。下面,好好问问你们来干什么的。早说少吃苦头。”这次是个猫鼬在问。

  血和水混到一起,心跳的像敲鼓。混账,故意没打要害,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还用审吗,明摆着嘛,依我说呀,拉出去砍脑壳得了。”天杀的,是金管家,翡流气的要吐血。

  “先等一下,我们是来打探消息不假。可我没打算回去,不然我一只狼跑你们宫里太傻了。黑峰连年饥荒,我们当兵的尚且吃不饱。这次我是坐商船来的,他们几个不知道,我是头领,有问题问我就行。”焰用十分急迫的语气说。驹隙怒了。

  “大哥你,要当逃兵吗,你忘了我们发的誓了!”

  “我当然没忘,你先给我闭嘴。”焰放慢了声调说。

  驹隙没声了。

  金管家靠近:“说的真好听,谁知你会不会咬我们一口。你知道我们不会杀俘虏对吧。再瞎说你得坐一辈子牢。演戏呢?”

  焰弯腰拿嘴咬起他的令牌,硬生生咬碎了。

  “嗯?”那只鹿轻叹了声。

  翡流背后过来个兔族,捡起碎片,直摇头。

  “几位,好好审审吧。黑峰铁律,毁了令牌形同叛国,但凡是黑锋民都可以诛杀。这狼下了这种狠心,可以信几分。”兔族。

  背手穿白衣的猫不屑一顾:“叛逃的,更不能信了。我看,留下这个有形元的,其他四个,没多余的粮食给他们。要么做苦役,要么处死。”

  “不准动他们!”焰浑身冒出红色的火来,金管家手一抬,地面上的砖石流水那样变形聚拢,组成个半圆,一下扣了上去。

  “王爷,别跟他置气。这样吧,铸星大人说了要亲自审他们,不如押他们进牢里。想起来了审着玩儿呗。免得他没事老叨扰您。”

  白猫失去兴趣一般放下了手里的宝剑:“我那个王兄啊,有这功夫多办点政务多好。罢了罢了,几个虾兵蟹将而已,老金你大惊小怪了。我们几个可很忙。没功夫抢他的玩具。走了。”

  鹿紧随白猫动了起来,猫鼬玩味的停了会儿,也出去了。

  金管家拍下手:“来人,扔他们进地牢。尤其这个头狼,要用特制的枷锁。”


评论

0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156
  • 发布时间:2019-02-17 1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