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黑峰往事】第十章 离散

Author

巴克拉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81
  • Publish Time:2019-02-23 13:46

【黑峰往事】第十章 离散

Author

巴克拉


  

  翡流打定主意,要隐瞒老狼的牌子。假如王刹军真如焰说的那样邪恶,他得留点有用的东西。

  白天晒晒太阳,晚上睡觉。这些天他受的伤多了点。赶上狱卒心情好还可以去院子里转会儿。鞑辛儿比他要信任焰,很认真的计划起撤退路线。驹隙找到了打开镣铐的方法,他可是军中专门鼓捣军械的,没多大难度。

  焰一直在牢房里养伤,驹隙和追工守着他。

  翡流坐院子里,数着落叶。鞑辛儿在地上划拉各种字迹,叹息没买到他要的竹简。本来想买纸书的,那价钱过于吓人。

  “得,我们领的薪俸全留在午城了。回去得先领钱去。”鞑辛儿写完字,似乎是完成了某项创作。

  “嗯……”翡流忍住了询问鞑辛儿令牌上字迹的念头。不是说信不过他,万一给他带来麻烦可不好。起码回黑峰再说。

  “翡流,我从书上看到过。好久以前,我们来这边求学做生意一点儿不难。猫族一样去过黑峰王殿,和我们的将领谈论。可是后来啊,大家饿肚子,没人喜欢看书了。”

  “我没听过这种说法啊。”

  “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只有书上看得到。我是从族里的箱子里找到的。翡流,你相信帝印还在世间吗。我们拿到帝印,事情就全解决了?”

  翡流抱住头:“我脑子笨,大人物的事我哪儿懂。再说我俩普通人,保命要紧。”

  “你瞒着我事了?”鞑辛儿。

  “你说什么啊,我尾巴上几根毛你全知道,我有啥事可以瞒。”

  “我下了决心了。要跟就跟有本事的,前面路不好走,我们得护着对方。背靠背,做对方的盾。焰大人看起来靠得住,我也要做别人能依靠的那个。对吧。”

  翡流不愿争论,用沉默来应对。焰吗,他不可靠。

 

  不过焰和铸星的交易确实是成功的。没几天,看守押送他们前去服苦役的途中集体昏倒。在金管家装模作样的叫唤声里,焰他们拿走装备,翻过城墙,朝西边跑去。

  刚跳下城墙,号角声响起,远远的城门打开,士兵们冲了出来。

  前方是平坦地形,难以逃脱追兵。而这时后面的箭射过来了。

  “真够快的。是啊,让我们安全走出午城,他没食言。”焰带领他们开始撤离。

  “大人,我们去北边吧。那里山林比较多,还有不到两天船要走了。我们没时间和他们纠缠。”翡流建议。

  焰:“我们去西边的二天山。”

  去那里?那不是更深入白辰境内了?

  “大人可是有别的路回黑峰?”鞑辛儿问道。

  “我们有其他事要做,不计代价!”焰咬牙切齿地说。

  翡流没追问,只有跟着焰他们奔跑。他们冲进田地里,利用尚未收割的庄稼遮掩行迹。焰挥手甩出赤红的火焰,点燃稻谷,很快升起了浓烟。他抽出刀,拦腰砍倒几个农夫。驹隙和追工高高跃起,投出飞镖,伤到许多赶着收庄稼的白辰民。

  “拖住他们。”焰下令。

  翡流只好转身面对追兵。追来的有大概二十个人。扔出火焰弹,让他们散开,翡流先瞄准个猫冲了过去。

  弯刀刺入,他旋转身体,斜着补上刀。躲开射来的箭,与围拢的士兵缠斗起来。鞑辛儿用钩爪拽倒一个,用随身带的弩还击。

  一对一还好,不如他们能打,但对方的合力围攻很难防。打的挺狼狈。

  翡流跳到鞑辛儿身边,气喘吁吁的看了眼,焰他们跑远了。哼,和他知道的没差别。追兵们拿出弓箭,依次齐射。

  “鞑辛儿,突围,用我们的方法。”翡流不想浪费力气,不然迟早死在乱箭下。

  他们抓住对方胳膊,鞑辛儿猛的把他甩向空中,然后跟着跳了上去,翡流在半空托住他双腿,让鞑辛儿一气跃到包围圈边缘。他们以前会用这方法比试谁跳的远。

  落地,刀锋斩开长弓,翡流的火焰弹在两旁炸开。好在这里面没有会形元的,他俩的钩爪同时抛出,挂在一起,鞑辛儿使劲把翡流拉了过来。

  也不管有没有中箭,俩人撒腿就跑。

  火势大了起来,追兵们不得不去救助受伤的平民,总算是甩掉他们了。

  鼻子里呛的慌,闻不到焰他们留下的气味儿。更糟糕的是鞑辛儿旧伤加重,跑不动了。翡流环视四周,都是荒野,无遮无拦的,不好办啊。

  他背起鞑辛儿:“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

  好重,两腿在打颤,这一身的血腥味太惹人注意了。他小跑起来。

  二天山,不认识,至少朝西走就找得到了。焰你给的试炼可比少兵那场严多了啊。翡流努力调侃自己,腰上湿漉漉的,鞑辛儿在流血。

  “别害怕,我会带你回去的,哪怕是带着你的刀回去。”他分不清是说给鞑辛儿还是在说给自己。

  也许是狼神发了回慈悲,虽然这不合他性子,入夜时分,翡流见到了晃动的灯火。他冒险跟了上去。

  是个池塘,隐藏在草丛后,火光来自灯笼。是只羊在走。跟上他,只有他的话抓起来找个让鞑辛儿缓缓的地方。还可以问下路线。

  将鞑辛儿藏好,他洗掉身上的血,跟踪起那只羊。

  那只羊走着,低头吃着什么。翡流一下子饿了,跑了快一天,嗓子冒烟,肚子里空空的。还要时刻注意追兵,这让他快放弃跟踪,扑上去逼问那头羊去带路。

  可他不敢,此刻他的命不是他一个人的,要忍。

  羊走进小小的屋子,嘀咕着他听不清的话。原来是片瓜田,翡流在午城见过这种瓜,是叫西瓜来着。他没胃口吃,进去问些情报再说。

  翡流拿起刀,从窗户下听会儿动静,撞开了门。

  笨拙的大角羊扔了西瓜:“我没偷吃,真的,咩!”

  第一刀削去他的角,第二刀钉在他羊毛边,翡流的利爪放他脖子上。等大角羊看清他是谁,眼泪流了出来。他的眼神显然是在想象有多少种死法。

  “不准叫,跟我走,带上你的车。”翡流收起刀,用绳子捆他身上,大角羊哆嗦着推起运瓜的小车,哭哭啼啼说不该晚上出来偷瓜吃。

  他们用车将鞑辛儿带到屋子里,翡流飞快绑好了大角羊,塞住他的嘴。拿出所有止血的药粉给他敷上,喂他些水喝。

  眼皮好重,他靠在床边打个瞌睡。只能做这么多了。要是来了追兵,他不打算反抗,他才不会死心塌地完成焰交代的差事。

  那只羊见翡流闭上了眼,拿蹄子蹦了起来,嘣嘣的要跳到门外。一把短刀扎刀门上,大角羊流着泪蹦了回去。

  “不要动歪脑筋。我朋友死了你活不了,好好照顾他。”翡流解开绳子,栓到了他腿上。

  “哇啊啊啊,别杀我,我什么都干。”大角羊心疼的摸着角,给鞑辛儿清理着身体。

  翡流吹灭灯,嗅了嗅盘子里的瓜,丢到一边。拿起茶壶喝水。灶台上只有空碗,翻出点芝麻饼,几口吃光了。

  根本不够嘛,翡流暴躁起来。恶狠狠的来到大角羊跟前。

  “还有吃的吗?交出来。”翡流低吼着。

  “啊!”大角羊看起来崩溃了。朝远离他的方向爬,腿给栓住了,爬不走。

  “不要,不要吃我的肉,呜呜呜。”

  肉!好你个狡猾的食草民,这时候还要把吃的藏起来。

  “你的肉,给我!”翡流拉着绳子往回拽。

  “不,别,别吃我的肉!救命啊。”大角羊叫的调儿变了,一时之间翡流拉不动他。踉跄下要摔倒了。

  “喂,要你块肉又不要你命。你们食草民至于喜欢肉到这种地步吗。”翡流暗叫糟糕,这大角羊真吓到发狂他不一定按得住。杀了的话可能引来追兵。

  “一块儿不给,你们这些吃人的怪物。来人啊!”

  翡流扑倒他身上,大角羊惨叫声,翻了白眼。

  他这个气啊,连扇他两巴掌,露出尖牙问他:“说,你把肉藏哪儿了。我累了,没耐心自己找。”

  “不要,不要吃我……”大角羊一副等死的神情。

  嗯?他刚才好像说我吃人来着。莫非,他说的肉,是指他身上的?翡流摸了摸,真的挺肥。

  “我说的是这里有没有吃的,谁要吃你啊。你知道黑峰一个仆人买下来多少钱啊。用上十年才够本,哪里会吃。真是败家。”翡流踢开了他,只好继续去啃西瓜。

  鞑辛儿咳嗽声,苦笑:“我们太没用,八成是追不上去了。翡流,你先走吧。”

  “说傻话,我是那种踩着别人往上爬的?你说过要护着对方的。”

  “这回他们抓到我们不会有机会活了,会当场杀掉的。能跑一个是一个。果然我的功夫来白辰太勉强了。”

  “躺好,听我的。我是怕死,可我更怕一个人死。要死我们死一块儿,我就不害怕了。”翡流冲他笑笑,这少见,以前都是鞑辛儿安慰他的时候多呢。

  “你,听说过二天山在哪儿吗?”鞑辛儿。

  “你们,不吃我了?”

  “帮我们办件事就不吃你。你要敢出卖我们,我就和白辰守卫说你偷瓜的事。”

  “别!千万别说出去,我不要坐牢。两位吩咐。”

  “去二天山的路好好说清楚,另外,这几天你不准告诉别人我们在这儿。明天赶早买吃的和药回来。这些钱给你。”

  在他示意下翡流拿了几两银子给他,大角羊乖乖蹲一边儿去了。

  你就这么信他?翡流用口型问。

  赌一把。你不了解过安稳日子的人很怕事。对我们来说玩儿命没啥好说的,对他们来说进了牢房就没脸见人了,不比死好。看他胆小怕事,不会愿意让别人发现他偷瓜,还和我们有牵扯,再说你给他的钱比悬赏的钱多,我们不杀他,他还能发点财,足够了。

  我就信你了。你好好睡,我看着他。


Comment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81
  • Publish Time:2019-02-23 1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