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WildDream 创作站!

一个原创的、全年龄的中文兽、兽人、动物、奇幻生物主题创作与交流平台

登录注册

新浪微博 | Facebook

【黑峰往事】第十二章 真相

作者

巴克拉


0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134
  • 发布时间:2019-02-23 13:48

【黑峰往事】第十二章 真相

作者

巴克拉


  天亮之前,焰靠在巨大石碑下,从胳膊到胸腹,炙热的紫色形元再次燃烧起来。快到时间了吗,本来此时他要坐船穿越长城了。

  没关系,他找到了白辰的控魂术,逆转的方法说给了驹隙,必要时,他能代替自己。差一步了,去到青水国,想必他们可以好好活。那会是片舒适的狩猎场。

  驹隙从石门过来了,俩眼肿的。

  “不是叫你照顾追工吗,跑这儿干什么。”焰的语气有些生硬。

  “大哥你会跟我们走的对吧。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

  焰叼个烟卷,无所谓的瞧着晃动的形元:“你会演戏吗,别揉鼻子了。上来了,陪我呆会儿吧。我累了。”

  驹隙静静站在焰身后,眼前的黎明在靠近。

  十二岁他学会了打猎,十四岁杀死了第一个敌人。十五岁拿到了赏金,靠着尖牙利爪当了刺客。解决了超过十个目标后破格让他学了形元。他干的事从没透露给驹隙他们。到他十八岁,过了长城,追杀贩卖情报的逃兵。手法很漂亮,漂亮到他离开了黑旗卫,潜伏进羽衣卫。自此他就重复着认识别人,亲近别人,设下陷阱,让他们消失的生活。他的努力换来弟弟们的升迁。当他能打探到关于夜罗的动向,换来的却是追工的失踪。

  在他们兄弟居住的屋子里,他尝到了死的感觉。在追工空洞的眼神里他见不到任何神采。即使这样,追工还是被派往长城那边。驹隙擅自去了长城。

  黑峰国不能呆了,他发誓,一定要带他们离开。

  焰独自穿过长城,除掉了所有知晓弟弟存在的人,哄骗他俩黑旗卫要杀他们灭口,以后他俩留在白辰帮自己。好立功去投奔别的大人。

  这样等待来了机会。铸星是个疯狂的白辰人,对他的提议动心了。能说服夜罗交给他那些机密技术真是奇迹,他不在乎黑旗王将是否会兑现承诺,给他自由,只要能给弟弟们出路足够了。伍疾,虽然我不喜欢你,临走前,能说几句话的也只有你了。

  吐掉烟卷,第一缕日光爬上台阶,焰打起精神。

  “驹隙,去给伍疾他们带路。跟着我的火焰走。”

 

  翡流跑的很急,一部分理由是鞑辛儿总是凶巴巴的暗示他丢了王将令。在两人沟通失败后他干脆不看鞑辛儿。跑到了伍疾后面。

  兀束族,是他好友的部族,鞑辛儿当然不乐意出事。可没他说的危险吧。只要找个没人去的地儿埋起来,老狼的嘱托就完成了。至于那个白狼,早老死了。对不住了前辈,你要报的仇不可能实现了。

  队伍最后的二狼嗷叫,是敌袭的信号。

  后方荒草里跑上群午城军,是鹿族,铸星他弟弟没来?在翡流看来他会是第一个跑来砍他们的。

  那是什么?

  “你大爷的!小巨兵,大狼二狼,驭土法,阻。”伍疾鬼叫。

  大狼转身,半跪地上。二狼踩上他背跳起。淡黄色形元打进土中,前方地面上横七竖八蹿出许多柱子,大腿粗细。

  小巨兵上是那个审问过他们的鹿,拿个锏,操纵小巨兵撞开了柱子。

  翡流与鞑辛儿对视眼,巨兵他们可不敢碰,那收拾其他鹿兵好了。

  打定主意,吞下隐身丸,他们冲向侧翼的步兵们。

  巨兵抡起长剑,还没砍下是那只鹿眼光一紧,避开了飞来的刀刃。侧眼看去,是把没有刀柄的细长短刀。上面裹着黄色形元。

  同时,大狼二狼从地面上弄出两根几人宽的柱子,撞向巨兵的胳膊。

  “起!”他俩大喝,顶得巨兵向后跌去。

  “有完没完啊,先是那个兔族,又来头鹿,我们还没干什么呢。接着这个。”伍疾披风里飞出另外五把刀,两把刺中巨兵的腰,另外三把打起转砍向那只鹿。

  叮当几声,鹿打飞了刀。稳住巨兵。巨兵一手护住他,另一只胳膊折断土柱抛了过来。

  巨剑接连砸下,大狼二狼飞了出去,这时火焰弹连续在巨兵身上炸开。伍疾收回六把刀,齐刷刷命中巨兵手肘,打掉不少碎石。

  驹隙跑了过来,手臂上是连珠弩,引信正冒着烟。

  “伍疾大人,要帮忙吗。”

  “赶紧,收拾了这个小巨兵我们撤,太烦人了。”伍疾喘口粗气,集中精神要撬开巨兵护主的那只手。

  鞑辛儿很高兴,可以见到焰了,有机会回去了。

  “来吧。”大狼周身覆盖上土块,二狼运足了形元,将他弹了出去。直接飞到巨兵怀里。大量泥土覆盖上去。巨兵行动迟缓起来。

  七弹连发,在巨剑上炸出了缺口。

  大狼甩开泥土,爬上巨兵肩膀,朝巨兵手指缝里捅进去。不料脑中猛的一轻,不能动弹。鹿的锏朝他喉咙刺了过去。短刀横扫,大狼掉了下去,被刀背接住。

  翡流出现了,弯刀上滴着血。

  打不过啊,人太多了。

  “黑峰恶贼,胆敢勾结铸星妄杀我白辰良民。束手就擒!”那只鹿的话直接传到他们脑子里。

  你有病啊,能动手何必靠嘴,先打过我们再说吧,翡流暗暗发笑。

  “唉吆,我老人家打不动了。大狼二狼,藏!”

  大狼灰头土脸的从尘土里爬起来,只听地面爆响,裂开将近一人宽的口子,延伸到伍疾脚边。他麻利的跳了进去。另一条裂缝伸到翡流他们旁边。在他们钻进去后立马合上了。巨兵重重插下去,挖去一大块地皮。

  柔软的土壤推挤着他们,聚拢到一起。

  搞不清过了多久,翡流总算离开了泥土。他们几个全是一身泥。大狼晕乎乎的要去指路,驹隙二话不说跑了起来。

  尽管相当累了,翡流他们努力不掉队。天知道后面来了多少追兵。

  二天山,高百丈,绵延二十里。不算高,地势厚实平缓。怪异的是山上没有树,只有齐腰深的青草。

  鬼溪,从靠近山顶的地方流出,无根无源,一直没断过。

  但翡流他们爬上溪水尽头,立马明白原因了。

  土层与岩石炸开,形成个洞口,溪水从里面流出。

  随驹隙走近,里面赫然是扇大门,门口立有碑石。白辰王族族徽,长长的碑文,碑身透明。

  “大哥在里面等你们,请进。”

  进门后一条朝下的台阶,气味潮湿。翡流留意着脚下滑腻腻的苔藓。鞑辛儿对两侧浮雕连连称奇。等走到底,另一扇门同样是开的。

  门前好几具尸体。

  看他们服饰打扮应该是秘密的看守,身体各有一部分烧焦了。头回见到战死的尸体,鞑辛儿不免缩手缩脚。

  第二扇门后。相当大的一个石室。翡流估摸他要全力跑上四十步。八角形墙壁,头顶灯火通明,没闻到油味儿。是放了夜明石之类的吧。房间中央悬空飘个石台,墙壁上放了许多书卷。顶部画满各种白辰人物。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焰盘腿坐石台上,追工站在石台下,驹隙小步跑过去,异常的严肃。

  “老豹,来了呀。我还剩点时间,要不要叙叙旧。”焰的声音变了,比翡流他们熟悉的要沙哑些,那股黑峰将领的威严感也不见了。只是个单纯的狼大叔。

  大叔?焰好像没这么大岁数吧,翡流在心里闭了嘴。

  鞑辛儿大喜过望,奔过去半跪行礼。翡流稍后点,也低下身体。

  “别开玩笑了焰。要和你叙旧的人多了。轮不到我。别怪我带这俩崽子来,他们是你人,不是我的。大狼,二狼,准备空间石。”

  “是。”

  焰站到地上,脚步特别的轻,或许是因为他身上那股怪异的形元。翡流几乎不确定那是形元,根本是活的,在他体表蠕动着。好似条紫色的蛇。

  “名字我给你,右将军答应的空间石给我。”

  “哼,我以为你会先要魂体的解法呢。老规矩,先说一半。”

  焰用手势打出暗语,没让其他人知道。

  翡流发慌了,老规矩?伍疾就是黑旗卫的。焰他叛变了!怎么可能。

  当他抬起头,伍疾正把一块空间石递给驹隙。

  焰跑出第一步,是冲他的方向来的。第二步,手握住了刀。第三步,离他很近了。模糊的影子伴随刀身鸣响。翡流下意识的偏头。

锐利的触感,穿过头皮,与骨头相碰,翡流清晰听到他骨头劈开的动静。眼前一黑,撕心裂肺的眩晕。他朝后倒去。

双手乱抓,他看不见了。只听到鞑辛儿在呼喊他的名字。他身上着了火,驹隙在呵斥鞑辛儿不准动。

我怎么了,人呢。

直到他在喊叫声里听到液体低落声,不是很急。凭这声音,他意识到液体来自他脸上。在急促的喘息下,他重新见到了亮光。

只是,和平时不大相同。

翡流干呕几下,左手去摸脸。黏糊糊一片。

“鞑辛儿,我的脸,怎么样了?”翡流惊惧到了极限,呆呆的问。

 不需要鞑辛儿回答,他感到了,他的左眼没了。而焰一手揪住胸口,一手拿的战刀,那刀锋夺走了他的眼睛。

翡流的右眼睁的大大的,喉咙僵硬到没法出声,只能咯咯的发出些无意义的动静。

好不容易,他挤出句话:“为什么,焰大人。”

焰没有反应,脸孔上一丝丝的情绪见不到,只吐了两个字。

“碍事。”

“焰大人!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不是拼命赶回来了吗。驹隙,你哥疯了吗。叛逃王刹军是要牵连家人的。放开我!翡流!”鞑辛儿的胳膊快挣断了。

一股火焰升起,围住他们俩。

  “你们没做错。我只是听我哥的。我们一家人全在这儿了。”驹隙面无表情的退回焰后面,布置起空间石。

焰吃力站到伍疾面前,抓住近乎实体的紫色形元。

伍疾拿出几根针,上面闪动不详的光芒。他对着那些形元扎了下去。一阵恐怖细密的轻响。

翡流脑子里只回响那两个字。碍事。

我们是什么,你吃完以后扔一边的垃圾吗。不,打一开始你就没当回事。左眼剧痛让他恢复神志,鞑辛儿使劲晃他,想要他回应自己。

“翡流!你的眼睛,我错了。我们回去,不留这儿了。”鞑辛儿试图冲过火焰,手上的毛瞬间烧没了。

焰体表的形元碎裂脱落,他抖下身体,满足的笑了。

得到了剩余名字,伍疾带领大狼二狼走进了空间石开启的门。

“驹隙,追工,快了吗。”

“再一会儿,大哥你能要到这个省了不少功夫呢。”驹隙。

“七年时间,一百一十三条命。加上这些名字,便宜他了。也许他是帮我解除夜罗下的禁制,也许会要我命。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夜罗那个蠢蛋找不到我们了。按照白辰古国的控魂术,花上个把月追工就能回来了。那时候我们三个才算团聚。”焰穿戴好护爪,朝翡流走来。他要清理掉这两块石头。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翡流一遍遍重复,让这句话涨满他的心。

火焰在围拢。

翡流抽出刀,左手丢出火焰弹。火焰猛的暴涨,吞没了爆炸。翡流冲出了火焰外围,披风烧的不剩多少了。他的血和火焰一同飘舞,弯刀斩向焰。

没用,焰只拿脚踢了下,他翻滚着趴到地上。肋骨断了根。下一刻焰出现在他跟前,鞑辛儿的刀锋劈过,焰抓住刀身,烧红了长刀。鞑辛儿只得放手。

火红的刀贯穿翡流大腿,焰展露出了少许厌恶。这俩崽子,一次次的,总是不肯死。还是疏忽了,换做前几年,翻过长城便已经除去他们。

或许,出于他的那些幻想吧。有时候,潜回黑旗卫汇报时。总觉得那间房子里站着他杀过的人。等着他进去,问他那句为什么。

可惜啊,我没有答案,这次差事,他不由自主的问过自己,问的有点多了。

翡流伸手去够弯刀,鞑辛儿第二次攻击换来的是焰打坏了他半张脸。差太多了,焰不用形元可以两个回合内解决他们。空有满腔的愤怒毫无用处。

空间石开启,炫动的光辉不知通往何处。焰抽出刀,带起一片血肉。

“你杀不了我们。”翡流右眼里憎恨的火焰丝毫不弱于焰的形元。

“哦?你能做什么呢。”

“哈哈哈哈,我做不了。你弟弟能做。杀了他,追工。”

焰露出惊慌的表情,他看到了闪动的王将铁令。

追工身体扭曲到夸张的角度,像绷紧的弓弦弹了过来。手臂和腰完全不像人了。獠牙突出唇外,嗜血盲目的服从于王令。

拦腰一扫,焰手里的刀断成两截。他急速后翻,躲避起追工的攻击。恐兽的力量果然强大,追工双臂硬的像钢铁,速度快过鞭子。光是胡乱抽打就很难躲了。

“你不是要带他们走吗,要么你死在他手里,要么你杀了他。哈哈哈哈。”翡流恨到发疯,大声嘶吼。

“驹隙,不要过来,你先进去。这是命令!”

驹隙顿了顿,咬紧牙冲了进去。

焰抽出刀,甩出大片火焰。追工本能的感到威胁,推开少许距离。焰晃动刀身,火焰迫使他左右移动。把追工逼到墙角后甩出绳索拽倒了他。飞身上去要压住他。无奈追工双臂变得没了骨头那样,很难捆住。

焰回头,空间石维持时间有限。这时追工咬住他肩膀,把他丢了出去。

“我明白了。我和追工只能走一个。”

焰站了起来,身上的火焰收了回去,追工变形的手臂抓了上去。那些扭曲的手指一点点穿过皮肉,焰一动不动。

“你要我的命,我给你。别伤……”焰没说完。

  地上滴滴答答,不是焰的血,是透明的。追工在哭。

  “哥,哥………………哥哥。”原本变形了的脸,终于有那么瞬间,认出了眼前的人。

  焰的手放到他头上。

  “不哭,我在这儿呢,我哪儿也不去。”焰低声说着。他抽出了追工的手,血喷了出来。

奋力一推,追工跌进了空间石。

“还要杀我吗。我又欠你什么呢。翡流,我们始终只是陌生人。王刹军里没有情谊,要么爬上去,要么掉下来。我不想玩这个游戏了。”焰。

鞑辛儿在一边呻吟,翡流抓着王将令,血红的眼睛看见了追工的泪水。

“你们能活着回去了。翡流,鞑辛儿,你们两手空空回去,说不说实话都要处死。我可以把名字说给你们。如果你们说实话,从我这个叛徒嘴里得来的情报只会是假的,你们仍然要没命。撒个谎,说我死前托你们带回情报。你们会得到赏赐。我的弟弟也能够平安。说真话,会死,说假话,会活。真话,假话,要生,要死,你们选。”说着他讲出了那些名字。

翡流没答话,任由焰背对他缓步走进了空间石。

过了许久,他感到鞑辛儿为他包扎伤口。抬眼看去,这里空荡荡的。我们,到底为了什么,互相厮杀,有哪个是在为黑峰战斗。

“翡流,别这样。我爹娘,你家里人。他们等我们回去,我们……”鞑辛儿。

“唉。”翡流摸索着起来,互相搀扶着爬上台阶。

洞口围了圈士兵,他们丢掉兵器,没有心思战斗了。

金管家神气活现的站了出来:“两位,又见面了。看你们身手不差。要不要接替焰和我合作啊。说一下,我和焰的合作条件是扳倒铸星。老实说,我早讨厌替他弄脏手了。耀星起码不会让我收拾烂摊子。我给他名字,他帮我坐实铸星叛族的罪名。在其他王族面前露个脸。当时粗暴了点。二位别介意。铸星可不好控制。两位同意的话,我安排你们休养。保证午城的人找不到你们。怎样?”

翡流:“我们还有得选吗?”

“好,送这两位下山,有得忙了。”

翡流阴沉的笑了。焰,看来我明白的晚了。你这一课,早些教给我多好。


评论

0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134
  • 发布时间:2019-02-23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