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我的老媽子性格管家

Author

諾藍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34
  • Publish Time:2019-03-09 01:44

我的老媽子性格管家

Author

諾藍


  清晨天還未亮,城中的市集裡已有一群人在忙碌著,他們忙進忙出的正在將自己的貨品整理上架,另一頭的城堡裡,一位擁有吸血鬼血統的虎獸人男孩躺在透明水晶棺中呼呼大睡,他正是領主迦魯。

 

  伴隨著陣陣清脆的鳥叫聲,太陽也逐漸升起,街道上慢慢變的熱絡,陽光隨著清風透進了迦魯的房間,緩緩上升的陽光在迦魯身上輕輕地滑過,順著迦魯熟睡的身體摸到了的手臂,再摸上他稚嫩的臉頰。

 

  「阿——」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從城堡領主的臥室裡傳出,周圍樹上的鳥兒也都被這突來的叫聲嚇到四處飛散。

 

  迦魯的房門被霸氣推開撞上了牆,「碰!」的一聲傳出巨響,陰暗門口邊站著的是迦魯的管家,他臉上表情淡漠,不對,應該說他根本沒有臉部表情,因為那是一具骷髏,此時骷髏從他空洞的嘴裡發出聲音說道:「早安,領主大人。」

 

  「救命,阿——,救命,快來人阿,你祖母的陽光!」只見迦魯推開了棺蓋,已經從水晶棺中坐起,雙手不斷掙扎的擋在臉前面,拼命的試圖阻擋陽光。

 

  管家不疾不徐地走進房裡,慢悠悠的過去將迦魯房內大開著正隨風飄盪的落地窗簾拉上,此時外邊的陽光照在了管家身上,原先一具慘白的骷髏在陽光下多了那充滿生氣的肌膚,不難看出管家原本俊俏的臉龐,此時有了肌肉的面部,就可以清楚看出管家臉上嚴肅的神情,只見他閉著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慢慢的說:「領主大人,提醒過您很多次了……」隨著房內光線逐漸變暗,此刻管家又恢復成了一具慘白的骷髏。

 

  「睡覺的時候給我把窗簾拉上啊!不拉窗簾的話也給我好好到床上睡覺,不然每天早上都因為陽光太刺眼被亮醒,還在那邊給我鬼吼鬼叫的,我可不是專門來幫你拉窗簾的阿!」隨著那慢慢消失的肌肉,管家也露出了原本的個性,他轉過身指著房內一旁有著國王尺寸的華麗大床,對躺在水晶棺裡的迦魯大聲吼著。

 

  迦魯只是揉了揉眼睛,讓眼睛適應了這突然暗下來的環境,然後用著一種快哭了的聲音委屈的說:「可是……可是這樣我就看不到美美的月亮了阿。」接著擺出那對管家根本沒有說服力的可愛表情看著管家。

 

  「噢,我可憐的領主大人。」管家同情似的發表了他的感嘆,但這句話聽起來是多帶了點嘲諷,接著彎了腰做出九十度的鞠躬,上一秒的管家還惡咧咧對著迦魯大吼,此時又突然畢恭畢敬的對迦魯說:「早餐我已經準備好了,領主大人,然後請您……」管家停頓了一下。

 

  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氣,舉起彎著的身姿「不要在那邊對我裝可愛甚麼的了,沒、有、用!甚麼美美的月亮,我還小明的月亮哩,給我快點下床,把身上髒掉的內衫換掉,還有講過多少次了,睡覺時不要穿著鞋子,你看看,都弄髒了,算了算了,今天的行程很多,我已經讓你睡到自然醒了,再拖拖拉拉的都要中午了,快點準備準備吃早餐了。」然後對著迦魯又是一串的訓斥。

 

  「好拉好拉,每天都像個老媽一樣的一直碎碎念,好歹我也是個領主阿。」迦魯慢吞吞的離開了棺材,脫掉身上睡衣往旁邊床上很隨興的一丟。

 

  看到此情景的管家伸出他細白的骨頭手指,指著迦魯亂丟在床上的衣服,「你這副德性還想跟我要求阿。」可以想像,如果現在管家的臉上還有肉的話,絕對會是爆滿了青筋。

 

  「那我就去吃早餐嘍。」換好衣服的迦魯就直接自顧自地離開了房間,管家也只能默默地將那亂丟的衣服收走,雖然是一具白骨,但是可以感覺到他散發出的怨念,一定是正翻著白眼在收拾。

 

  「領主早。」城堡裡的僕人們正忙著打掃,他們穿梭在廊柱之間一道道的光影中,那一下白骨一下肉體的轉換,看著這景象還挺嚇人的,要換作不知情的人可能早已經嚇到心臟病發了。

 

  迦魯來到餐廳坐在餐桌前,看了一眼早餐的菜色,便開始嘟嚷了起來:「討厭,滿滿的青菜,不能多一點肉嗎?來一杯新鮮香甜的血也不錯啊,可以的話最好是冰冰涼涼的。」說著就把臉貼到了桌上,一臉洩氣的樣子嘟著嘴,他拿起手邊的叉子,開始用叉子凌虐著離自己最近的三明治。

 

  才剛在三明治身上戳沒幾下,收拾完房間的管家就來到餐廳門口,他到餐車旁倒了一杯剛剛現榨的果汁,看見迦魯無力趴在餐桌上的樣子,還邊玩弄著食物,嘴裡正在碎念些甚麼,「有人幫你準備早餐還有人擠果汁給你喝就不錯了,還要挑菜色阿?」,管家走進了餐廳,左手掛著餐巾,右手端著那杯剛倒好的柳橙汁,裡頭的果粒還上上下下地在飄浮。

 

  迦魯無精打采的看了一眼管家,便繼續抱怨:「為甚麼又是滿滿的一桌青菜,我又不是吃素的,而且為什麼明明是用高腳杯裝,結果裡面是裝柳橙汁,不是好喝的血,不然至少裝個紅酒阿,這樣也比較有氣氛嘛。」

 

  「沒有這回事。」管家將手上的柳橙汁放到了趴在桌上的迦魯面前,而且是特意擺的特別靠近臉,玻璃杯上滑落的水珠正巧從迦魯的鼻尖擦過,一陣清涼感滑過了迦魯的鼻頭,迦魯臉上的表情瞬間皺了一下,他甩了甩頭抖了抖耳朵從桌子上爬了起來。

 

  「未成年的喝甚麼酒?而且……」管家站在一旁等候著迦魯用完餐,還不忘叨念著他的生活作息,「可是我活了幾百年了耶。」迦魯打斷了管家,他憤憤地反駁著,「阿你不是說你是永遠的17歲?。」「哼,沒錯,這可是我最自豪的。」「那就對啦,既然是『永遠』的未成年,那就『永遠』都別想喝酒了。」看著迦魯擺出了一副自傲的樣子,管家非常故意的加重了永遠這兩個字的讀音調侃回去。

 

  「嗚……那、那也不用每天早上都吃菜吧?我又不是素食主義者。」迦魯的自信心遭到了管家重擊,他不甘心的繼續辯駁著,「有火腿、雞蛋、奶酪,這才不算素食。」「但是這樣看上去感覺很寒酸阿。」迦魯戳了幾片切片蛋沙拉放到眼前觀察著,然後轉頭看向管家了。

 

  「這不是寒酸,這叫清淡,早上吃清爽一點的減少身體負擔,而且你平時的工作又不是需要大量消耗體力,吃高油高鹽的高熱量早餐小心營養過剩,變成史上第一位過胖吸血鬼。」看著管家似乎一臉正經地說著這頓早餐的意義,迦魯聽都聽糊塗了,最後只好默默地將食物塞進嘴裡吃掉。

 

  吃幾口後迦魯突然停下來了,似乎是突然意識到了些什麼,他高高舉起上頭還插有生菜的叉子揮舞著向管家抗議:「不對不對,那血呢?所以我說那血呢?不能喝酒,喝血總可以了吧?為甚麼每次都是喝果汁、紅茶、牛奶還有咖啡這些東西,我又不是公蚊子。」說完便將剛剛還揮舞著的叉子送進嘴哩,忿忿地將上面的生菜扯下。

 

  「現在城裡最多的只有牲畜和家禽的血,而且你說那個有種奇怪的味道,這都是你自己說你不要再喝的,雖然我是沒喝過血,不知道味道啦,但是光聞就都覺得反胃,雖然我沒有胃可以反啦。」管家用嘲諷的語氣打槍了迦魯的抗議。

 

  「還有就是,你忘記國際條約裡第375條第9細項的公約簽屬嗎?還有除了公約,現代人的血也很不健康,所以我一樣不會給你喝的。」說真的,除了這公約的限制外,現在的吸血鬼其實也不大會去吸人類的血,因為很不健康,現在人不是高血醣就是高血脂,雖然沒有那些動物血的騷味噁心,但那個味道喝起來真的很膩。

 

  「那至整謀?」迦魯一臉疑惑地咀嚼著滿嘴食物看向管家,聽到這句話的管家差點沒暴怒的往迦魯頭上賞一巴掌。

 

  「嘴巴裡有東西就給我吞下去再說話!國際條約第375-9公約:『任何吸血型態的種族,禁止以任何理由隨意獵捕吸食其他種族之血液,如有需求者,可至國際血庫於各地區設立的地方區域血庫進行採買補給,違者將以國際刑罰重罰。』這樣有聽清楚了嗎?」管家一臉正色一字不漏地將國際條約背了出來。

 

  迦魯聽完後雙眼閃著崇拜的光芒拍著手驚嘆的說:「哇——,是活人法律辭典耶。」

 

  迦魯講完後突然歪著頭思考了一下又說:「不對,是屍體……屍、死,死人法律辭典才對,因為你是死的,雖然你現在活蹦亂跳的啦,但你還是死的。」剛說完,迦魯明顯地聽到從管家那邊方向傳來了折手指的聲音。

 

  「領主大人,請你給我安靜地吃早餐了,時間已經不早了,等等城堡裡還有其他事要我下去安排,今天我就不陪你外出視察了。」聽得出來管家在壓抑著自己的怒氣,而語氣中又充滿無奈,他想著這領主在自己面前跟外人面前怎麼差這麼多?也許是因為在外面堅強慣了,回到家跟自己撒嬌吧。

 

  經過兩人一陣沸沸揚揚的折騰後終於吃完了早餐,離開餐桌的迦魯回到房間打理了一下裝扮,便準備到城裡巡視,看著管家離開前遞過來的小本子,上面記錄滿滿的行程,迦魯光是看著就開始覺得頭痛,而且今天管家有事也無法陪自己去城裡,雖然不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巡城,但管家不在旁邊就總是覺得少了些甚麼的感覺。


Comment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34
  • Publish Time:2019-03-09 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