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第三章 离别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03
  • Publish Time:2019-05-11 11:06

第三章 离别



  作者  龙影之刃
  “呼哈呼哈…”龙影拉着小野快速奔跑着,而小野却想挣脱龙影的爪子,最后龙影干脆直接抱起小野,尽管这样很费力,但总比小野在身后反抗,反向施力要强。
  “哥!你这是干嘛?!我们还得救鹿哥!”小野不停反抗,让龙影跑起来越发困难,可是凭小孩的速度,根本甩不开成年狼的追捕。
  脚步越发沉重,后方传来的脚步声渐渐清晰,龙影却没法停下来,要知道他们必须找个地方隐藏自己,拖着时间,给鹿爹充分的时间来准备。
  龙影发现自己的影子逐渐被更大的影子取代,回过头一看就发现凶狼已经朝他扑过来。龙影右爪用力,把小野甩出去后的下一秒,就被凶狼抓住脖子,拖在地上滑行一段距离后,就被按倒在地上。
  凶狼的力道很大,让龙影有些喘不过气,但还是死盯着凶狼,不露出任何胆怯的模样。
  “哟…小家伙还挺调皮的呢…带着你的兄弟往这边跑,有用吗?这么关心弟弟,真是个好哥哥啊…”凶狼伸出舌头舔拭着龙影的脸,似乎对他很有兴趣。“不过还是挺聪明的,眼神很不错,比另一只狼崽子更有天分。”
  “恶心的家伙,离我远一点!”龙影直接吼他,可换来的却是凶狼的一记腹部重拳,让龙影意识有些涣散。
  “给我老实点!”凶狼咄咄逼人。
  小野甩甩头,发现龙影有危险后,直接扑向凶狼:“放开我哥哥!”
  “哼!徒劳!”凶狼顺势抓住小野,也将其按在地上。看着双爪里的小狼,凶狼显得格外开心。
  “小野!龙影!别怕!”鹿爹的声音传来,慢慢逼近凶狼。
  “刷~”凶狼爪起刀落,砍掉一半鹿爹的左角,其左肩也被砍出冗长的血痕。
  鹿爹看了眼伤口,紧皱着眉头,再次冲上去,可还是被凶狼一拳击中腹部,重重地撞击在竹子上,可他还是强撑着站起来:“哼…不痛不痒的攻击。”
  “鹿爹…”龙影咬紧牙,攥紧手,可却浑身无力,什么都做不了。
  凶狼走到鹿爹身前,举起自己的刀,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是鹿,这两个崽子是狼,天生就要作恶。你这么坚持,根本没有意义的。”
  “咳咳…”鹿爹半跪下,嘴中已经咳出不少血。“没有任何人天生都是坏的,只是你自己选择做了坏事而已!不要赖天性!”
  鹿爹边说边把右手臂上的布带卸下,开始露出各种伤痕:“虽然我刚捡到小野和龙影时,被小野咬出太多伤口,幸好龙影没有这么顽皮。可即便表达的方式不同,那也是种爱的展现,而我现在也很庆幸收留了他们兄弟俩。”
  布带完全卸下,所有的伤口暴露出来,让小野有些震惊。
  “你不要把自己的负面思想,强加在这些天真烂漫的孩子身上!!!”
  凶狼被鹿爹这一喝感到愤怒,挥刀准备了结鹿爹,后者反应过来,将双方的手绑在一起。
  “又搞什么?无聊!”凶狼不耐烦起来。
  “小时候…族中的长辈让我守护鹿神树,我当时真的好开心…我做梦都想当英雄…可任何人都觉得我做的没有意义,而且经过很多年,鹿神树也没有开花。”鹿爹慢慢诉说起自己的故事。
  “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凶狼的怒气达到一个顶点。
  “我已经病入膏肓,身体已经接近极限,但…守护两个孩子的未来…我还是做得到的!”鹿爹将身后的炸药拿出,用火棒点燃导火索。
  “什么!你这家伙疯了吗!!”凶狼神色大变,丢掉手中的刀,疯狂撕扯着红色布带,想要摆脱眼前所谓的疯子。
  鹿爹不在意眼前的狼,反而用温柔的眼神看着龙影和小野:“小野…现在…咱们做个游戏,把眼睛闭上,许个愿,等到鹿神树开花那天就会实现。”
  龙影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站起,可双腿因为受伤颤抖着,最后还是倒在地上。即便意识再不清楚,他都要阻止。因为嗅到空气中的火药味,他已经明白鹿爹接下来要做什么。
  小野眼角流出泪珠,对眼前的一切似懂非懂,摇着头哽咽着:“鹿爹…你说什么,我还没想好愿望…”
  龙影咬着牙,缓缓爬向鹿爹,想去阻止。越爬越近,而在快要触碰到鹿爹时,只是微微一笑:“龙影…小野就交给你了…”
  鹿爹抱起凶狼,直接飞出去:“小野!不管你的愿望是什么,只要跟你哥哥在一起,就一定可以实现的!”
  “不!”小野嘶吼起来。
  龙影努力蹒跚着,可他只能看着鹿爹越飞越远,最后一阵爆炸声响起,滚滚狂风如沙尘暴般将龙影吹飞,再次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小野快速跑过来,摇晃着龙影的身体,眼泪止不住的流。
  “哥…哥!你快醒醒…哥…”
  龙影眼皮越来越沉,小野的身影逐渐模糊,声音不断变小,最后眼前一片黑。
  ——————
  龙影不知睡着多久,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发现自己回到熟悉的房间里,身上贴着些膏药,睡在自己的床上。
  “我这是…又回到家了吗…”龙影感觉自己头很沉,身体也感觉到额外的酸痛。
  “吱呀~”房门打开,小野端着脸盆走进房,发现龙影已经醒来,手上的脸盆不自觉地掉在地上,水洒一地,可他也没管这些,冲上来紧紧抱住龙影。
  “哥!真是太好了…你总算醒了!”开心的语气里却带着抽泣。
  龙影也有些不忍心看着小野哭,将他的头轻轻抬起,拭去眼中的泪水:“好了,不要再哭了,这样就不是男子汉喽。”
  鹿娘和鹿哥端着盘子走进房,明显的泪痕和黑眼圈在她脸上呈现,见到龙影醒来,还是保持着温和的样子,坐到床边给龙影喂着药粥:“龙影你可是醒了,小野这两天都忙着照顾你,生怕你有事。”
  “我睡了多久…”龙影只觉得现在身上很疼,仿佛动一下就会拉伤自己。
  “两天多。我赶到你们身边时,小野正背着你往家这边赶。”鹿娘回忆着当时的场景。
  龙影想起自己最后的记忆定格在鹿爹与凶狼同归于尽的画面,捏紧床单,试探性地说道:“鹿娘…鹿爹他…”
  鹿娘一顿,将手中的汤勺放回碗里,叹息着,从身上拿出鹿爹曾经用过的红布带,放在龙影手里。
  龙影瞳孔骤扩,爪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眼泪无法控制,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吼声。
  那瞬间,仿佛什么东西碎掉了。

刚刚看完祈梦写的文章,突然有个问题,狗吃巧克力会死,狼也会吗?

本文在“全民写小说”同步发布


Comment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03
  • Publish Time:2019-05-11 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