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第三章

Author

lanload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50
  • Publish Time:2019-07-30 21:05

第三章

Author

lanload


C又是起了个大早,这几天家门前的墙面上开始出现一些恐吓信,不用想,那些红了眼的科学家。

很明显,政府对他的发明非常的感兴趣,给了C很多的劳晶,当然这真的十分招惹人嫉妒,特别是那些开始没有什么想法的人。

C对恐吓信毫不理睬,直到他开始发现门口出现了一名穿戴着大号暗红色风衣,眼戴墨镜,头上戴着暗红色帽兜的男人在门口踱步,C皱起了眉头,待男人走后,C拿出全息手机,快速的敲打了一串数字之后,食指久久的在拨号键前。

在朝着楼上正在熟睡的维安看了一眼以后,C摁下了拨通建。

“哎?!C?怎么了,有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一个大概20多个时块的男人的声音。

“来了,那个人,我要去避避风头了,街道搞定了。”说话的时候C还不时往窗外看。

“这……那,维安怎么办?让他来我们这?”

“你知道的,我不想让他参与这种……行动……很危险。”

“我知道,但他总不能单独的生活吧?你必须告诉他,或者让他自己发掘来到这里。”电话那头的人听上去很同情C。

“我没想到他们盯上我们这么快,这种清净日子真的很短呢,说不定下次有这种心情要等到下辈子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我理解你,但是为了破冰……”

“我们付出了太多……不应该这样,良锐,帮我准备一下,我现在就走。”

“你打算留点什么给他吗?”

“嗯……有点想法。哦,对,记得帮他做好保密工作。”

“行,祝好运。”

电话挂断,C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啤酒,起开瓶盖,走到办公桌前,上面有一副盆栽的照片,C又看了一眼楼上,把照片框拉起来,里面有一个投币口。

C投下瓶盖,喝了一口啤酒,把画框放回去,忽然间他身后的墙出现了一个类似家用逃生出口的密道。

“嗯,完好如初,没有什么问题。”C满意的看着密道装置没有什么问题然后摸了摸他的诺腮胡子,找出出一把手枪,手里拿着一只装满了咖啡的烧杯,提着公文包穿好了白大褂。

C匆匆找了一支笔,潦草地写了些话,丢下一瓶注射液,和两瓶装满劳晶的玻璃瓶,还有一张有维安照片的身份证,身份证上面的生日是C与维安第一次相见的日期,这张卡很明显是手工制作的,上面还用透明高强度胶带缠着一块黄色的芯片。

C正准备走出门,忽然折回去在工作台里翻找起来,拿出了一个小方块,看上去和那个MP3差不多,但是更小巧,并且在散发着黄色的荧光。

“真是舍不得呢……如果你还活着的话……”

液体门哗啦的散成一堆,C穿着白大褂走出了房子,他久久地站在门前,叹了口气说:“我们都是这个国家计划中的一颗齿轮而已,反抗他们的乐宁胺计划……真的要牺牲一切吗?”

“C?人呢……”维安从楼上跳下来,摘掉假的注射器,这东西带着实不舒服。

“大叔C?喂?”维安在客厅里没有看见他。

维安早上起来没有发现C已经走了,在索然无味的扎了注射器之后,维安才看到了C写的信件。

给维安

哟,我要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我知道这非常突然,我也很抱歉我一声不吭就离开了。你记得……诶,活下去?啊哈哈,房子留给你了,哎呀,还有好多事情没去做没告诉你,走的有些突然啊哈哈……以后生活要靠你自己了,这些东西都留给你啦。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想我呢?想我的时候拿出mp3听一听?就这样了,Hasta luego(西班牙语)( 答案在啤酒瓶里找一找吧!)

                                                                  就在你身边

                                                                           C

维安睁着大眼,几乎是像遭了地震一样着慢慢把信件放了回去,瘫坐在沙发上,耳朵耷拉下来,他抓着自己的耳朵,想到唯一可以帮助自己的人忽然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在这个不一样的世界,他又该何去何从?想到这里维安不想哭,他觉得没意义,但这对维安的打击确实是很大,如果震惊是一把锤子,维安可能已经被锤到半截入土了。虽然忘记自己多大了,但是接下来照顾自己是最重要的事,C的离开绝对是因为他像泡在浓墨汁里一样的奇特身份所导致的,C是个严谨的人,他肯定早有准备,所以也不会就这么匆匆离开的。维安自从有了在头上的耳朵以后,开始喜欢把它们抓下来摸,他就一边看着信件里的字思考着一眼抓着耳朵苦想。

啤酒瓶?维安想到了C的提示,于是到冰箱里找了一瓶啤酒,起开瓶盖后维安仔仔细细的观察了很久,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维安拿着啤酒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习惯去摸耳朵,结果手里拿着啤酒倒了自己一身的啤酒,另一只手里抓着的瓶盖也因为应激反应掉到了桌上,甚至因为比较规整的形状像硬币一样转起了圈。

“哎呀!唉……浑身毛都湿了……”维安正准备去找毛巾,看见正在桌上转动的瓶盖,忽然间他猛然想起C说的话。

“维安,我问你,你觉得一枚硬币该待在哪里?”

维安想起来,C早上是不会出门的,因为每一次维安的偷看都是以失败告终,而且液体门的动静是很大的,唯一一次看见些许端倪还是……

那个盆栽。

维安赶紧拿着瓶盖跑到工作台前,看着那副照片,发现它其实略有倾斜,维安顾不上身上还在滴滴答答着啤酒的毛发,把相框取了下来,里面有个投币口。

维安看着手里的瓶盖,然后塞了进去。

硬币可以待在任何地方,只要它肯。

维安身后打开的安全门吓了一跳,然后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

里面很黑,不过有一些很微弱的蓝色荧光灯。维安拿起桌上C留给他的那个立方体mp3,它正在散发着亮黄色的荧光,看上去很适合照明。随后维安注意到了那张身份证,想想干脆带上好了,于是放进了自己的上衣里。

黄色的灯光涌进了狭小的安全通道里,狭窄的通往地下的楼梯上有很多的灰尘和鞋印,维安慢慢地举着黄方块往下走,不时还能看见一些啤酒瓶子。这是C来的地方没错了,但可以得到早餐的地方目前只有里森尔的酒吧,维安一下子像一瓶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汽水一样吓出了冷汗,这不会是去里森尔的酒吧的通道吧?

不过维安转念一想,里森尔一见面就发大火,一定和C有什么过节,C只可能是为了送信而已,这地下一定不简单。      

越往下走,墙上的蓝色荧光灯愈发明亮,直到出现了一扇充满了科技感的电子屏障门。门上浮动着六边形状的蓝色块状晶体,看不清里面的大概。门边的面板上显示着:请验证身份。

维安想了一下,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尝试了一下,本来没抱着多大希望,但屏障却真的打开了。

蓝色晶体散去之后出现的是一间青色风格的房间,有一台投影仪放在正中央;房间的左侧墙体里有两个大号的罐子一样的东西,像是科幻电影里的休眠仓一样;整个房间大概两个客厅大小,投影仪旁还有不少的几何体状的凳子;天花板上是青色的荧光灯,往里面走又是一扇黄色的屏障门。

维安怯手怯脚的慢慢往里面走,刚想在黄色的门前研究一下,没想到是一扇自动门,那门快速的散开晶体,里面出现的是一间工作室,工作室后面还有一扇白色的气密门。

维安给吓到了,但不是门吓到了他,是在工作室里面的一只狐狸兽人。

那狐狸带着耳机,正摇着尾巴坐在一张摆满了看上去像是通讯设备的的一张超大号的桌子前操控着鼠标,巨大的显示器上面有很多看不懂的数据。整个房间其他地方还有放有一些补给品在角落,甚至还有咖啡机和休闲用的东西。

本来维安看见这个架势以为是找到了上面不得了的地方,其实如果是个人还可以接受,可是他是只狐狸,和他差不多一样,但是还是会产生一定的认知上冲击,因为C一直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看待。正准备溜走,没想到那只狐狸脱下耳机,戴上了一副蓝色的目镜转过身来对着正准备开溜的维安笑着问:“是维安对吧?”

维安吓得耳朵一抖,只好怯怯的转过身来紧张地回答:“是……你……呃……”

“哦,我是C先生的同事,我们是破冰组织的,我知道我长得……呃,有点毛乎乎的,不过我们之后再解释好吗?咳咳,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良锐,工作于破冰地下行动组F3,我是这个小组的指挥支援。”良锐走过来毫不客气的握住维安的手,然后摸起了维安的头。

“哈哈哈,真可爱呢,难怪C这个干冰人会对你着想这么多呢……”

“诶?好吧……”维安看着良锐,发现良锐穿着很专业的蓝黑色的防弹服,脖子上挂着工作证,一身军用级别的装备,这让原本以为他是开玩笑的维安忽然明白了破冰到底是什么个行动。

良锐是一只狐狸,不过比起穿着普通衣服的维安因为毛发和穿着普通衣物而略有膨胀的体型来讲,他显得有些瘦,但是强壮的手臂让他显得健壮了不少;他的眼睛是淡蓝色的,毛发以橙黄色为主,尾巴时常拖在地上,给人一种有点懒懒的感觉;时常带着连麦的耳机坐在电脑前整理东西;良锐的兽耳上戴着一只像助听器一样的东西,白色的有些显眼。

维安总算知道为什么C一见面以为维安是他的同事了,C的同事也和他一样。

“哦对,本来C是不打算这么做的……他的离开是真的迫不得已,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总之他把你托付给我们,你就把这里当成家吧。”

“我们?”

“哦……这要好好解释了。”

破冰组织本都是乐宁胺的使用者,几乎大部分组织里的人却都是其他的生物人化的,原因就是无法摆脱乐宁胺带来的安逸感,只好接受一系列改造的实验来改变对乐宁胺的依赖。所以良锐对乐宁胺现在毫无感觉。但是实验通常会带来一定的代价,通常对不再是人的破冰者们来说,他们都会或多或少获得一些特殊的能力,但是相应的也会失去一些人的感觉,轻则味觉,重则神经系统调节出现问题。

良锐变成狐狸之后视距变得异常远,但是相应的为他带来了听觉的衰弱,所以要依靠助听器来听清楚,其实变化带来的听觉损坏其实比较小,差不多是耳背的级别,所以就算没有助听器,良锐依然听得见声音。

自然,破冰者们愿意为了摆脱乐宁胺而变成其他生物,可以想象他们对这种药剂的痛恨,每个破冰者都仇视着这种药剂,原因自然有很多。有些人被乐宁胺断送了前途,人生,甚至是基本的快乐。

维安之前对于乐宁胺的态度只觉得像是上瘾药物而已,但是没有想到它害人不浅。

“那,良锐先生,你是为什么变成这样子了呢……”

“啊……保密……”良锐苦笑起来,不经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C犹豫了很久,他还是希望你能加入破冰组织,毕竟现在C的家已经不安全了,你只能生活在这里了。”说完,良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一支淡紫色的玻璃棒,叼在嘴里。

“C真的……走了吗?”

“很抱歉小子,他是我们的上司,我也不知道他会去哪,什么时候回来。但是有点可以肯定,他不会丢下你的。”

“诶!真的吗!”维安高兴的直接蹦到良锐身前,摇起了尾巴。

“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呀,看见你手里的mp3了吗?那是他最不愿意丢弃的东西,他愿意给你,这证明了你在他心中的分量。”良锐看着维安手里的那个黄色的方块,叼着玻璃棒说。

“是吗……可是我连恩都来不及报答他。”维安看着黄方块,然后放进了胸口的口袋里。

“C一生都差不多奉献给破冰组织了,我觉得,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就是对他最好的报答了吧。”

“所以说,维安,你愿意加入破冰组织吗?”良锐站在原地想了一会,从口袋里找出来一张工作证,然后递给维安。

“嗯……好。我加入,我该怎么做?”维安收下了工作证,但发现工作证直接附着在了他的衣物上。

“好的!那我们就有一位新人啦!奈恩!”良锐大声的朝里面的气密门喊道。

“呲”的一声,气密门打开来,往里面看是一个较为宽敞的通道,通道两侧也有气密门,墙上挂着门牌号,像是宿舍。

里面走出来一只狼兽人,他的身材较为高大,相比良锐的身材,他的肌肉更为健壮一点,不过表情十分严肃;与良锐相比,他的身材体魄都更接近一名军人;他的眼睛是深蓝色的,身穿白色的战术防弹服,背上背着一把很大的长方形状的突击步枪,这把枪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它的排弹口处贴了一张人类的照片,是一个肤色有点黑的男子穿着军装在大笑的的照片,而且枪械的弹药显示器显示着24这个数字,很明显并没有填满子弹;他身上以闪蓝色和白色相间的毛发为主,右下巴有一小条刀疤;防弹衣上的装备和良锐相差不多,但是腰间却很明显的挂着一只比较短的箭袋,弹匣口袋却是空的。

“介绍一下啊,”良锐拿出嘴里叼着玻璃棒笑着说,一边把手搭到奈恩的肩上,“这是行动组的小队长,也是行动组的远程枪手奈恩。以后他就是你的队长啦。”

“切……看上去很弱啊……”奈恩板着脸说。

“呃……”看到气氛有点尴尬,良锐马上拍了拍奈恩的肩膀,对他说:“诶,干嘛?给新人点面子不好吗……”

“你准备让军队的子弹在他的心脏里给他面子吗?”奈恩瞪了一眼良锐。

“呃……这,那也不能这么说啊,好歹是C委托的任务啊……”

“唉……好吧,只希望他的工作证不要马上出现在过道的架子上了。”奈恩说完以后走到维安面前。

这,这凶凶的狼就是我的队长吗?他要干嘛……维安想。

“良锐,你想好让他担任哪一位置了么?”

“嗯,让他做突击兵就好了,你看他的体型还不错的嘛。”良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维安。

“诶?我来当突击兵吗,可是我什么东西都不会啊……”

“正好,队伍里缺了这个位置。”说完,奈恩就向宿舍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良锐,记得让他穿好衣服,然后分配一个房间给他。”

“诶,好,我看看还有没有空的房间。”

“我不可以回上面睡吗……”维安其实还是有点怯生,毕竟都是不熟的人。

“不可以的哦,上面太危险了,实话实说吧,C被人盯上了,现在你上去就是被监视的目标,你的身份有点特殊,所以嘛,只能委屈你睡这里啦。”良锐拿出一块面板开始分配房间和衣服,然后又叼起了那根玻璃棒。

良锐安排了一间房间给维安,然后给了一套装备给维安。

“突击兵维安!”良锐大声喊道。

“诶诶?!到?!”维安忽然有点应激反应的答了个“到。”

“从今天起!你就是破冰行动组的一名成员了!我们的规矩没那么多!我们只有三个要求!一!活着!二!服从指挥!三!指挥不是绝对的!请根据自己的理性判断再三再执行!听明白了吗!?”良锐突如其来的正经让维安真的感觉到了压力,他从一个穿越过来的兽人忽然变成了一名突击兵,这下,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一个目标,而且不是像之前一样,觉得不真实而是真的去尝试接受这一切。

维安这一刻终于找到了方向标,像一颗信号弹,照亮着夜空,指引着他。

维安大声的回答道:“明白了!良指挥!”

“好!燃起来了呢!去找找你的小队成员认识认识吧!而且……”良锐笑了起来,“不用叫什么良指挥啦,哈哈哈,我们不是很正规的,叫我良锐就好。”

“那,良锐……奈恩……为什么会逃避开枪?”

良锐怔住了,他没想到维安会观察地这么仔细,于是拿出叼着的玻璃棒反问道:“那请问,你怎么知道奈恩逃避开枪呢?”

“我以前对枪械有点了解,在排弹口处贴上一张照片,肯定会损坏枪械或者照片,一个人如果珍视一张照片就不会放在那里,而且子弹明显没有填满。再说,为什么奈恩先生的腰间会放上一只箭袋?他很明显在逃避开枪呀……”

良锐吓住了,他真的观察分析的好仔细!

良锐也没打算隐瞒,在往宿舍看了一眼之后,坐下来跟维安细细的讲了起来。

奈恩,曾是军队里传奇一般的步枪手。

出生于平常家庭,因为学校时期受到很严重的欺凌,转入军校。

出色的射击天赋以及绝对的冷静让这个人在军队中无往不利,多次的演习甚至是战争都是发挥最佳的士兵,据说当年奈恩的枪术准度就像开了挂一样准。甚至当年还是人的奈恩面容帅气,有不少的小迷妹在军营外追她。不过有人追她也是在乐宁胺出现之前,他加入战争之前很早的事了。

然而奈恩的清高让他在军营中没什么人喜欢,这时,一位皮肤略黑的人走到了他的旁边,善意地问起了他的身体状况以及唠起了家常。

两个人越聊越投机,奈恩喜欢查尔的为人,不做作,不爱管人际关系,不爱传别人坏话,每天开开心心的训练睡觉吃饭,自己的事什么都说,别人的事只字不提,还有点天然呆。不久之后奈恩找到了生命中这个最重要的朋友,他们无话不说,奈恩也放下了清高的自己,融入集体。

不过自从破冰运动的前身,一场大规模的武装暴动发生后,基本上,一切都变了。

破冰运动规模相对较小且专精,而暴动事件却真正的像极了战争。奈恩的射击天赋找到了表现的机会,镇压过程十分血腥,无数的人死伤,无数的人遭受着苦难。

这也是小小的乐宁胺引起的。

奈恩“杀敌”英勇,甚至,有些过了头,他的高能脉冲步枪狞笑着,超高温的子弹拉着死神,钻入了每个反抗者的头颅。

查尔不忍心,多次劝阻着奈恩打伤他们就好,不要草菅人命,但是奈恩不听甚至有时候会打中队友的身体,他也毫不在乎。

直到查尔作为医疗兵实在不忍快要失去人性的奈恩,一巴掌打在了奈恩的脸上。

奈恩的人性没有抓住他的手,他扣下了扳机,枪口对着查尔,子弹显示器永远的停在了24。

失去挚友的奈恩反应了很久才面无表情的把查尔送到了医疗帐篷里,不过,盛开的血花早已凋谢殆尽,查尔带着手里一本军队日记离开了。

上面记满了他和奈恩的生活,简单而不失趣味。

然后奈恩因为过度使用乐宁胺被逐出军队,每天翻看着那本日记扎着乐宁胺度日。

直到C找到了在街头一针针扎着自己的奈恩。

“奈恩是吗?”

“滚。”

“想寻找救赎吗?”

“我只是个杀人犯。”

“你不能再扎这个了。”

“不行,那我会想死……”

“听我的,我可以帮你摆脱这个东西,并向它复仇。”

“……我还有什么呢……”

“你火星依旧未熄的心。”

然后他就以一只狼的形象出现在了这里,他始终背着那把高能脉冲步枪,不曾放下,然后学习着箭术。

不过讽刺的是,变成一只兽之后,他反而更能准确的射击中目标,就像在自瞄。

那支步枪,只要开火,照片就会因为高温而焚烧殆尽。

……

维安看着在叹气的良锐,同情地望向了宿舍里面。

“不过他依然很强很强,军队曾经送了他一个外号。”良锐重新叼起玻璃棒,“专注的死神。”

“唉,真是惨痛的悲剧……啊,对了。”良锐忽然掏出两把双刃,两把刀刃的形状十分帅气,而且在淡淡的散发着绿色荧光。

“这是你的主要武器。”

“啊?我不是应该拿起枪吗……”

“不不不,我们不会完全击杀军人们我们只要打伤他们就好,你现在就是学会使用这把双刃,然后作为一名……刺客?哈,就这样形容也不是不可以。”

“好吧……”维安拿起了双刃,比较小巧,大概一个笔盒那么大。

拿起的那一刻,维安猛地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然后根据动作熟练地耍起了刀。

“我的天!你居然会耍刀?”

“不……我想起了以前。”

“你以前是刺客?!”

“啊?不是啦……”

在学校这个小社会里,只有嘲笑别人的人和被嘲笑的人。

想要不成为后者,就要成为前者。

维安就曾是后者,由于被欺凌的多了,他尝试拿刀自卫。

然后上网买了一把刀,练习到自己手上的血都快铺满一块地砖才收手。

通过耍刀威慑别人,成为嘲笑别人的那个人。

挺讽刺的不是吗?

但是不只是维安而已,不只是。

维安忽然鼻子一酸,询问良锐房间号之后,躺在了狭小宿舍的白色床上哭了起来。

维安缓缓地睡着了,那把刀放在床头柜上发着荧光。

时间,仿佛都变慢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本人感激不尽!!!!!

成为高三狗了,明年见啦QAQ


Comment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150
  • Publish Time:2019-07-30 2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