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雪苍兰》第一奏·螺旋塔之海;第三章·崎岖荫蓊之间(Pt.3)

Author

深天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82
  • Publish Time:2019-10-05 16:20

《雪苍兰》第一奏·螺旋塔之海;第三章·崎岖荫蓊之间(Pt.3)

Author

深天


  定下过夜地点,建起遮雨演绎,蒸尽营地水汽,用灌木枝丫围起矮墙防止火光外泄,再升起营火。七点时分,兰廷还在忙于将用作床垫的草垫蒸去水分,木栖岚却盯着营火,目光越发地沉郁。

 

  兰注意到了小狮子。这种时候如果不让自己忙起来的话,就很可能沉没进负面心理里去。

 

  这是当然……就在兰廷忙前忙后的这阵子,那些有关螺旋塔怪物的景象也像幽灵一般缠着他,恐惧的余烬仍旧蒸出阵阵黑烟,熏得他心神不宁。

 

  夕阳西下,天空晦暗得就好像太阳也在鄙夷着这片土地,细雨咒骂一样压在头顶上。

 

  “木栖岚,过来试试草垫舒不舒服。”兰招呼道。

 

  小狮子挪了过来,在草垫上躺下,说不:“还有些没蒸干。”

 

  “陪我一起蒸吧,快些。”兰说道。

 

  “可我不会……”

 

  “不会可以学呀,”兰说道,“这一路上要用上演绎的地方还多着呢。”

 

  也许是因为提到旅途还长,这话一落音,泪水就在木栖岚的眼睛里打转了……兰只是下意识地将小狮子抱了起来,好像抱着一个悲伤的毛绒玩具。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哄小孩,只是知道抱着能让人——或者该叫做兽,感觉好一些而已。

 

  小狮子哭的很小声,似乎是故意压低的……螺旋塔,以及螺旋塔的那个怪物,也许就在附近游荡着。任何形式的纵情都意味着自我暴露,即便是哭泣也是同理。

 

  在刹那间,兰感觉他们活得就像虫一般……

 

  兰不知道木栖岚抽泣了有多久,久得篝火已经成了唯一的光源。为了防止暴露,篝火烧的很小。当这粒篝火也能照亮整个营地的时候,抽泣声停止了。

 

  “来蒸草垫吧。”兰说道。

 

  木用挂着泪水的脸点点头。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兰一面教木栖岚学会基本的加热演绎,一面听着广播。

 

  “现在是晚上七点,现在开始播报明日接应点位置以及时间,现在开始播报明日接应点位置以及时间……”

 

  兰停下了活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听着,并做好了希望再度落空的准备。

 

  然而这一次,有他们能赶到能成功赶到的撤离点……

 

  “有了!”兰双眼放光地说道。小狮子疑惑地看着他。

 

  往东南方向沿高速路右侧山林继续行进三十公里,撤离点在一处乡间公路上!兰粗略算了一下, 一大早就出发,大概能在下午三点左右到达目的地!而这个地点的接应时间,正好是从中午一直到晚上八点。如果兰和木能成功赶到,那么到明天天黑的时候,他们就彻底安全了,这一切就彻底结束了,而一个崭新的兽人世界终于向他们敞开了大门!

 

  就好像走过了一段充斥着迷雾的漫长隧道,倏尔间,迷雾尽散,而闪光的出口就在不远处。

 

  喜悦,脱力感,就好像兰已经走到了这趟旅途的最后终点,摆脱了这恐怖的一切,走进了真正的应允之地……兰这一路上,头一次,他笑了起来,发自真心的。

 

  “怎么了?”小狮子问道。

 

  “有一个接应点,明天下午我们就能赶到!”

 

  木栖岚兴奋地叫了起来,当然,是压低了嗓子的。小狮子高兴到绕着篝火跑来跑去,火光也伴着他身后的风起舞。

 

  “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

 

  而小狮子就像得知明天要去迪士尼乐园一样,抱着满心的期待的喜悦爬上了草垫……

 

  只是一夜里,兰的梦境都充斥着那斗篷恶鬼。

 

  次日,天刚刚蒙蒙亮,他们将最后几根玉米煨熟了当做早餐,便启程径奔目标。天气依旧糟糕,整个森林静得出奇,诡秘雨雾笼罩着山林。但这一切就要结束了,即便这篇土地要永远披上迷离恐怖的轻纱,也和他们彻底无关了。

 

  雨让他们的脚步显得略微沉重,而这一切即将结束的喜悦则让脚步再度轻快。每走一段路,兰就要用演绎把小狮子蒸干一次。乡土小伞没法完全挡住他的大鬃毛,小狮子就这么在蓬松和湿哒哒的两个状态间来回切换,但木栖岚不在乎。这种生活再长,也就只有这么几个小时了。

 

  此时,兰最担心的是失去方向。他们走近公路标识确认位置要比平时更为频繁。幸运的是,他们一直保持在正确的路线上。说不定要不了中午的时候他们就能到达接应点呢!

 

  当然,这种想法还是有些太过理想化了。不过也没差,在广播刚刚报过下午三点的时候,他们就找到了那条乡间公路。只要再顺着这条路走一段距离,就到接应点了。

 

  这最后的一段路,是兰和木唯一有心情欣赏沿途风景的一段路。虽然天空坚硬得如同一块广袤无垠的石膏板,而细雨几乎要将所有的一切都融进晦暗的背景色里。

 

  未几,走过一个拐角,就仿佛是漫长隧道的光芒终于触手可及,他们看到了一队兽人,就站在不远处。兰和木雀跃地冲了过去,恨不得飞身扑向旅途的终点线。而那队兽人也看见了他们,向他们挥手。

 

  一切都结束了!但出于确认的目的,他还是问了一遍:

 

  “你们就是接应撤离部队吗?”

 

  “哈?不……你们来的时候没看见他们吗?”

 

  “看见他们?”兰隐隐感到不对劲,“看见谁?”

 

  “接应部队,没看见吗?”

 

  “没有。”兰回答的很干脆,“广播里不是说就在这儿吗?”

 

  “广播说的是这儿,但是肯定出状况了,”一个看起来是领头的狼人说道,兰的心随之一沉,“接应部队应该早就到了这里才对。正常的情况是他们等我们而不是我们等他们。”

 

  “那怎么办,领队,还等么?”旁边的暹罗猫兽人问道。

 

  “最后等半小时,半小时过后走人,”狼人果断地说,“二副、三副,去换岗放哨。”

 

  一个哈士奇和一个羚羊领了命,拧着步枪分别往道路两头跑开去。

 

  所以……兰很不情愿地意识到,希望落空了。

 

  他很懊丧,懊丧到几乎想哭。小狮子深吸了一口气,在很努力地平复情绪。往好处想,虽然没有碰到接应部队,但至少他们找到了兽人的撤离部队。是,他们没办法百分之百保证能逃出去,但是,再怎么也比两个兽在荒郊里游荡强。

 

  就好像他们在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隧道里看到的光亮,等到全力冲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只是一盏特别明亮的灯而已。往前望去,隧道出口的方向再度陷入一片黑暗。

 

  哼,兰心里不禁自嘲,看来,这趟旅途是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了……

 

  “你们后面还有人吗?”过了一会儿, 领头的狼人问道。

 

  兰摇摇头:“只有我们。”

 

  狼人微微颔首,示意不用继续说下去了。“去歇着吧,”他说,“以后和我们行动,有手册吗?没有。李铃,手册,他们俩一人一份。去吧。”

 

  坐在路旁的胖胖兽人女性迎了过来,笑容可掬地领着他们往林间歇息着的其他兽人那里走了过去,并往他们手里塞了一本微皱的小册子。趁着这会儿,兰粗略地算了下队伍的人数,歇息的有四个人,加上兽人女性一人,他们自己两人,换岗的四人和队长,这大概是一支十二人的队伍。

 

  以后,他们就要跟着这支队伍和螺旋塔以及灵境对抗了——兰如是想到。

 

  “坐吧,”兽人女性说道,兰和木在他们之间坐了下来,这会儿他才注意到她的兽化种属是德牧,“肚子饿吗?”

 

  兰和木都摇了摇头,虽然两人的肚子已经快饿穿了。

 

  “这一路上都是你们两人走过来的吗,走了有多久了?”

 

  “两天吧。”兰回答道。他没有去数——这种计量苦难长度的做法简直就是自我折磨。

 

  “很辛苦,但这种日子是会到头的,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出去了。”她微微笑着说道。

 

  “说得好!”一旁,北极狐兽人如是应和。

 

  身旁的棕熊兽人递来压缩饼干棒和水,这一次,兰和木听从了肚皮的召唤。

 

  “慢点吃吧,还有半小时才启程呢。”

 

  随之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只听得见雨落和压缩饼干的咔擦声。

 

  但一个猎豹兽人率先打破了寂静:“听说过么,塔组织有灵境生物编制。”

 

  兰竖起耳朵,吃的稍微慢了一些……

 

  “我们讨论过这件事了,”女德牧听起来有些不耐烦,“螺旋塔不可能有驯服灵境生物的技术,而且,只要是脑袋正常的,都不会想让队伍里有个灵境怪物那种玩意。”

 

  “但是我真的见过,我们要是不承认这点以后很可能要吃大亏,那一团模糊的怪物真的和黑衣栽种们一起行动,他们进攻广元庇护大厦的时候我亲眼看到过!”

 

  “不可能,你既然看到过那就应该明白,和那东西待在一块儿根本没人受得了,更别提是作为一个队伍行动……”

 

  “我们也看到了。”小狮子停下嘴里的活,突然说道。

 

  “看到了什么?”

 

  “模糊成一团的怪物,和螺旋塔的黑衣人在一起。”

 

  就好像是想要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女德牧看着兰廷,问:“真的吗?”

 

  而兰点点头。

 

  她没有再说话……猎豹和北极狐互相看了一眼,棕熊盯着地面。细雨、阴暗的幽灰色,伴随着沉默一齐压在上空。兰尽量用嘴巴和胃去忽略难受的沉默。木栖岚仿佛对氛围毫无感觉似的,毫不在乎地啃着压缩干粮。

 

  但这沉默很快就被打破了……队长朝着这边大吼着什么,但就像听觉被什么东西浆成一团,他们根本听不清他在喊些什么……尖利的呼啸声陡然间划破了空气,刚刚还坐在他们面前的棕熊和德牧就像挨了一记重拳一样,身体失去平衡,重重地扑在地上。

 

  兰的第一反应是接应部队到了,但把他们当成了敌人……直到一发注射器弹头将他手里的压缩饼干打得四散崩开,象征性地扎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

 

  是螺旋塔!

 

  兰跳起身来,一把拽起木栖岚,又一发弹头擦着他胸口飞进灌木丛里,打出一大片飞飞扬扬的枝叶。他挣扎地想要看清敌人位置,但龙兽人的视力突然之间变得非常不好使——螺旋塔用了某种场削弱了兽人的感知,他们被埋伏了!

 

  最先开始反击的是狼人队长,他举起枪来,心灵演绎伴随着子弹如滚雷碾过天际般轰向一处低洼地,爆炸将泥土扬上树梢,也打碎了螺旋塔士兵们的光影迷彩。但这也是最后的反击……随着整个空间的光线一沉,兰看见周身被模糊所覆盖的怪物在队长身边乍现,随着一声惊异的惨叫,狼人的形体消融在那团模糊中。

 

  他完了,他们完了——这是兰廷最后的想法。

 

  但绝对不能就这么输了——这也是兰的想法。

 

  他闪电般构筑起绿色隐形演绎,小狮子见状也如法炮制。这会儿,子弹针管里的药物已经发挥了作用,德牧和棕熊已经死死地昏睡了过去,猎豹吓蒙了,北极狐跳身而起,高高地举起双手,就像是在进行兽生中最后一次心灵演绎一般……

 

  砰噗的一声,演绎发动,浓烟瞬间将这一大片山林笼盖一半。

 

  失去了视野的螺旋塔开始变得疯狂,针管弹头暴雨般从四面八方窜了进来,猎豹被扎成了刺猬,北极狐用防盾演绎死撑着,但背上已经中了好几针,而兰和木由于位置的原因,侥幸地躲过一劫。

 

  兰拉起小狮子,往下坡冲出去。浓烟遮掉了螺旋塔的视野,他们亦一样。兰不知道这段下坡要下多少,有多陡,有没有断崖,但他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只能去相信自己就是一个速降大师,不管这么做会不会让脊柱折成无数截。

 

  “跳!”兰如是大喊道

 

  兰迈开第一步,仿佛要将全身重量向前压去,小狮子紧随其后。而就在前脚还未落地的一刹那,兰的陡然身后吹起紊乱的风,一股尖锐的恐惧钻透脊梁,钻进心窝……就算不回头看也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那个怪物来了!

 

  那玩意是会瞬移吗?!

 

  这一刹那,兰用尽自己所有的腿部肌力,凭借着地心引力和那怪物伸出的手臂竞速。他隔着一层鳞皮感觉到冰冷的手指在他后颈处擦了一下,抓了个空……

 

  他纵身一跃,踩着坡地,抓着重力的尾巴往下直冲而去。

 

  这时,一颗针管弹深深地扎进后背,冲击力几乎要将兰整条龙轰飞下山坡。兰翻了个跟头,屁股在坡道上留下长长的一道尾迹。他用尾巴支撑起自己,找到了平衡,在这篇浓烟中,亡命赌徒般向下滑去。

 

  但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小段时间,药物开始在神经发挥作用……就好像精神被无名的风托起离开身体。草叶、灌木、树木,此刻正和强风一样飞速窜向身后。他快极了,感觉自己轻得像一支箭,乘着轻风划破雾布;又感觉自己沉得恍若一块裂痕密布的水晶石块,下一秒迎面而来的树干就能将他撞得粉碎。

 

  在速降的坡道上,他知道,如果他就这么睡过去,那么这幅身体必将摔得支离破碎。

 

  他不知道,用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神秘学技艺能不能和已经在血管中发挥作用的药物相抗衡。在早已远去的人类生活里,依靠超自然力量去治愈身体异常,就像相信依靠香薰和按摩能治好恶性癌症一样愚蠢……温暖而柔软的睡意从四面八方拥来,将他团团抱住,他感觉自己正一点点失去身体的控制。

 

  在意识即将掉进深渊的最后一瞬间,他做出了选择,将那些身为人类的常理抛诸身后。循着往日的轨道,仗仰兽人的相性,运用来自十九世纪的神秘学智慧重新点燃内在之火焰,将精神锚回几近失控的身体……

 

  刹那间,心跳、呼吸,以及身旁呼啸而过的风,随着视线的逐渐清晰都再度真切起来。背后的针孔一跳一跳地疼着,药物依旧在身体里奔涌着,不能将精神拖进黑暗的它们转而将感知蒙上了一层薄膜,就像一夜未睡之人看见初升之阳一样觉得稍显虚幻。但兰也不能再希求更多了。

 

  前方不远处,小狮子半滑半跑着,并没有注意到兰的异样。这样也好。如果他真的在这里倒下了,那木栖岚至少不会停下来救他……

 

  倏尔,浓烟的幕布豁然洞开,他们冲出了烟雾,而坡道也将到尽头。他们在缓坡上刹住了车,选择林木最茂密的地方,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往远处奔逃。身后的烟幕让螺旋塔不可能看见到他们,而超乎想象的怪物也没有跟上来。小雨与石板一般的天空依旧压在头顶上,那股令人作呕的恐惧感已经被远远抛在身后。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凭借着耐力增强演绎不知道跑了有多远。在川北的崇山峻岭与氤氲光线之间,当他们停下脚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彻底迷失了方向。兰的下一步计划是靠近人类聚居地好搞清楚自己到底在什么位置,但希望落空的巨大落差感让他几乎迈不动双腿。

 

  木栖岚还在眼巴巴地看着他,毕竟他向小狮子许诺过,他们绝对能够走出这几近无垠的狩猎之地……

 

  “歇会儿吧。”兰感觉有些异样的疲惫。应该不是演绎的原因吧,耐力增强演绎他之前使用过,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毒副作用。

 

  他自顾自地坐了下来,就在沾地的一瞬间,身体失去平衡,沉沉地躺倒在地上。他想要一骨碌翻起来,但身体使不上劲了,霎时,仿佛血液与神经上的定时炸弹终于计时完毕,将他的意识炸进深渊中去。他像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翻倒在地上,眼前的世界和木栖岚的呼喊声一道,渐行渐远,变得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变得仿佛与他彻底无关。

 

  八月三日下午五时许,兰和木的旅途中断,而在四川背部的某处山林,螺旋塔某小队将新鲜的猎物打包完毕,赶往下一个狩猎地……

 


Comment

@光辉圣龙(19-10-06 14:38)

读的让我紧张的不得了

@深天(19-10-06 15:39)

回复 @光辉圣龙 :那看来还是写到位了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82
  • Publish Time:2019-10-05 1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