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雪苍兰》第一奏·螺旋塔之海;第四章·雷霆于烈焰之中【Pt.Final】

Author

深天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50
  • Publish Time:2019-11-01 15:28

《雪苍兰》第一奏·螺旋塔之海;第四章·雷霆于烈焰之中【Pt.Final】

Author

深天


  兰先是就这么呆呆地站着,远处渐渐平息的火光,陆陆续续走过来的兽人们,和寒风中摇曳的树林,一切都让他显得局促。

 

  小狮子扑通一下坐到地上,盘起腿来,把步枪放在腿上,搭上保险,就这么盯着枪发呆。和木同龄的小孩子,差不多都在抽泣。看着木栖岚那张略显麻木的脸,兰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该担心。

 

  夜风的气氛渐渐平静了下来,兰渐渐适应了环境。他故作轻松地伸了个懒腰,就近问了个制服兽人:“哪儿领衣服?”

 

  “一会儿回营地会通知。”制服兽人还真的给了他一个答复。

 

  兰点点头,坐到木栖岚身边。不远处,两个和木差不多大的小孩正凑到一块儿,讨论着他们还是人类时玩过的手机游戏。反观抱着步枪的木栖岚,两者的差别不是一般的大……

 

  “看不出来你还会用枪呢。”兰廷道。

 

  “以前有过了解吧,”木答道,“还好结构差不多。”

 

  “对枪感兴趣?”

 

  小狮子似是非是地点了下头。

 

  “这是个好兴趣,”兰廷说,“不过也快用不上了,我们终于找到大部队了,你刚才看到了吗?他们切那怪物就像切西瓜一样。”

 

  但木栖岚还是郁容难展。

 

  兰看向四周:“都结束了。”

 

  “原来我妈妈是很反感我搞这些东西的,”木栖岚突然说道,“这些枪。家里的仿真枪都是由爸爸帮我藏起来,如果被妈发现,就会拿去丢掉。”

 

  “我想回家。”小狮子道,毛茸茸的脸依旧凝固着。

 

  “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就回家。”

 

  小狮子却摇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不知道爸妈还是不是还活着。”

 

  兰一愣。

 

  “螺旋塔来捉我的时候是直接闯进来的,”木栖岚语气平静地说,“爸想把他们给挡在门外,但手却被……削了下来。他们把我爸妈摁住,然后即把我架上车。半道上他们接到了另一项任务,碰到了我原来的那个队伍……”

 

  而后,是仿佛持续了几个世纪的沉默。

 

  “……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但就这样吧。”小狮子草草收了个尾。

 

  但挂在木栖岚脸上的,可不像是“就这样吧”该有的表情。

 

  “他们会没事的。”兰廷只是这样说道。

 

  “希望是……”

 

  “他们会没事的,”兰拍拍小狮子的肩膀,“等到这些事情一结束,我们就回家吧。”

  

   兰想到自己的家……落地窗开了那么大一个洞,这会儿应该已经被偷干净了吧。

 

  “喂!”

 

  忽然,兰听到熟悉的声音,他循声望去,正看见一只犬兽人向他跑过来。这家伙一半是青柠色,一半是白色,夹杂着条状黑纹,让兽联想到柠檬汽水。他就是在教兰廷传心术的犬兽人,因为当时他和兰的位置刁钻,到现在兰才看清他的样貌。

 

  “你真的成功啦?!”他一见面就惊诧地问道,“还敢和那怪物正面硬碰,你不会真的是新生兽人吧?!”

 

  兰廷回想到他和怪物交手的刹那,心里涌起一股恶寒,但还是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当然是,不然我也不会差点把命搭进去了。”

 

  “是啊,那玩意,”犬兽人说,兰看到他的脸抽动了一下,“呃,好在这一回,螺旋塔算是吃了次大败仗。不过,你真的是新生兽人?”

 

  “只是还是人类的时候,对神秘学稍稍有点了解。”兰答道。

 

  “哇嗷,”柠檬汽水看起来有些吃惊,“用人类躯体驱动相式演绎挺难的吧。神秘学家,确实,这个时候这种技能越多越好。”

 

  兰下意识瞅了瞅还抱着自动步枪的小狮子……

 

  这会儿,雪苍兰的战士们开始组织兽人们聚拢,向营地前进。木栖岚的肚子叫了起来,兰廷的肚子也跟着应和。柠檬汽水凭借自己勘士的阶位领了柄奇怪的长杖——战士们似乎管这叫相动杖,但他其他所有被救出来的兽人一样,想要领到衣服,还要过一阵子才行。

 

  在长蛇行伍往营地挪动时,兰接通了广播,通过给周围的兽“转播”广播内容消遣。当广播报时零点时,他们才总算是抵达了兽人们的营地。这是一片小山丘上的草地,很多帐篷,很多奇奇怪怪的兰从没见过的玩意。一座圆环形的装置放置在营地中央,环内发着幽幽的光,一个又一个大纸箱从里面飞出来。

 

  那是传送门?兰廷想到。

 

  那个圆环的确是传送装置,而飞出来的纸箱子里装着的,就是他们的衣服。

 

  而且大多很不合身。

 

  小狮子的衣服大得像袍子,裤子屁股上为尾巴开的小口,在他身上看起来活像开裆裤底洞;兰的则太小了,肚子露了出来,这让他的肚脐眼被小狮子戳了好几次。不过兰的裤子是合适的,至少不像他前面几位,尾巴活生生地把裤子给崩成了一块大号抹布。

 

  更重要的是……兰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个兽太的身影在环状装置旁边忙活着。兽太,兽太……这让兰的眼睛稍稍有些直。

 

  不错,这个年头,人人都有会有点奇奇怪怪的属性,他也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那号兽。

 

  用干粮垫了垫肚子,分到了帐篷,兰就搂着小狮子睡觉去了。

 

  这一晚,是兰自兽化以来,睡的最香的一次觉。

 

  也是他睡的最久的一次。

 

  次日近中午的时候,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帐篷的白布,感觉到身下的垫子,过了有一会儿,他才慢慢意识到自己,以及木栖岚,已经不用再终日孑然面对晦暗的现实了。外面的兽声,就好像这顶帐篷一样撑开了狂风骤雨,隔开了那些扭动在山林之间的恐怖身影。兰廷不用再独自面对恐惧的黑潮,而木栖岚也不用再面对无垠的寂寥与绝望。

 

  这一次,他们大概得救了吧。

 

  这一次,他们大概真的得救了吧!

 

  兰松开怀里的木栖岚,翻了个身。小狮子鬃毛里的热量烤得兰脸上的鳞片滚烫。小狮子也渐渐地醒了,翻了个身,把一条腿和胳膊搭在兰身上。几个聊得兴高采烈的家伙在帐篷门口走过,让兰差不多消尽了睡意。

 

  他坐了起来,接通广播。小狮子伸了个好大好大的懒腰。过不久,广播里便报了时:上午十点整。兰上一次睡到这个点的时候,他还躺在那张在家里的床上。

 

  这是个好兆头。

 

  小狮子也坐了起来。这个时候,帐篷里其他床位已经空了一半。有一个还在睡的;有两个已经醒了的,仰卧着,面无表情地盯着帐篷顶角。

 

  “走,我们去帐篷外面看看吧。”兰招呼木栖岚道。

 

  今天是晴天,大晴天,几块云懒洋洋地爬在天空上。兰得知早餐时间早就过了,而午餐时间还没通知。于是,他牵着肚子咕咕叫的木栖岚绕着营地转了一圈。营地不大,算上像他们一样的新生兽人,人数至多不超过五百。但武器装备齐全——至少都是些兰不认识的。长杖形的武器兰能理解,大概某种是用来增强演绎的仪器;但是,雪苍兰似乎对冷兵器有独特的偏好,兰看见不少战士根本就是只装备了一柄造型奇特的双手剑。

 

  木栖岚凭借一大团松软的鬃毛要到了三个面包,据说是猫科动物们最喜欢的香油肉鲜口味。是的,不是“香油鲜肉”,是“香油肉鲜”,好像是因为猫科种属的兽人们对鲜味都特别执着才这么叫的。小狮子执意要兰廷吃掉两个,但奈何不同种属之间的口味实在差异巨大。兰只咬了一小口,整个消化系统就拧成了麻花。所以在小狮子啃吃啃吃消灭了自己那一份后,兰用手上两份面包回应了小狮子可怜巴巴的眼神。

 

  希望以后雪苍兰城市里,龙族食品店能稍稍多一点吧……

 

  他们不知不觉走到营地中央,看到了昨晚那座圆环结构,以及最重要的,那个在圆环周围忙活的正太。

 

  没错,是正太,是兽太,而且是机兽正太。兰盯着那家伙看的出神,精神闪回到他还在pixiv上扒图的时光。P站相比其他画廊网站,简直就是兽太大本营。

 

  而他大概就是受那些画师的熏陶才染上了偏好正太的不治之症……

 

  不错,虽然兰认为他是个直男,但是他喜欢兽太,而且也喜欢可爱的男孩子,而且他不认为这三者有什么矛盾,虽然说这三者不论怎么看都矛盾重重。

 

  小狮子扯了扯白龙的衣角,兰这才回过神。

 

  “那是……传送门吗?”木栖岚以难以置信的口吻问道。

 

  “我不知道,”兰廷道,“但上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他们走上前去,就只是稍稍距离圆环结构不那么远了,那只机兽正太就忽然大叫道:“等一下,等一下,马上来!什么都别碰,什么都别碰!”

 

  那家伙的声音,不出所料,也是正太一般奶声奶气。

 

  机兽忙活完,转身看见兰和木,一愣,说:“你们想知道这圆环结构是干什么的对吧?”

 

  听起来他们不是第一个对这问题抱有兴趣的兽。

 

  “好吧,你们的第一直觉就是答案。看好了!这!”机兽说着,大爪子把圆环一拍,肉垫发出噗嗤一声,“就是一面传送门!”

 

  “传送门?那就是说我们可以直接通过这个过去咯?”小狮子兴致盎然。

 

  “哈哈,当然,不行,”机兽正太双臂一抱,说到,“传输没有灵魂的玩意,true;传输有灵魂的玩意,false,不好意思。这个扇门只是用来传输物资的,整个队伍全指望着它来搞定后勤。”

 

  “等下,”机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我刚才是不是又把底层代码给念出来了?”

 

  “底层代码是什么东西?”小狮子一脸迷茫。兰只是对着机兽点了点头。

 

  “嗷,我一直都有这臭毛病,老是改不掉,”机兽嘟囔道,而后说,“算啦。总而言之,这台机器没法传输带灵魂的东西。带有灵魂传输功能的门倒也不是没有,只是,一般都特别大,毛茸茸们管这种门叫‘星辰之门’,等到你们以后有机会去雪苍兰首都的时候,就有机会见到啦。”

 

  “那,你能用这门过去么?”木栖岚问。

 

  “我?当然,过不去,”机兽道“嘿,别看我这样,我好歹也是有灵魂的好嘛?”

 

  “雪苍兰制造的你吗?”小狮子接着问。

 

  “雪苍兰?不,当然不。那群只懂得相灵学的毛绒绒可没法制造出像我这么精密的杰作,”机兽说着,骄傲地挺起胸来,将一只手搭在胸上,这姿势,让兰看的有些眼睛发直,“而且,这个圆环结构,还有‘星辰之门’,全都不是雪苍兰制造的喔。”

 

  “诶?”小狮子不解。

 

  “是玉兔哒!”机兽骄傲地嚎了出来。

 

  “不懂。”木栖岚摇摇头

 

  “好吧,”机兽无奈地叉着腰,“玉兔,玉兔主机,所有的机兽都是产自玉兔主机的喔。以后你们到雪苍兰都城就知道啦。而且……”

 

  机兽正太狡黠的看着兰廷:“能别这么盯着我看了么?”

 

  兰如梦初醒:“喔,喔,抱歉。”

 

  木栖岚看着兰廷,若有所思。

 

  “对了,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机兽正太道,“有二十多个礼典刚刚加入了我们。你知道礼典对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意味着?”小狮子不懂。

 

  “意味着要是这种队伍都走不出去,那这个世界可真是乱套了。知道大兴安岭战役么,五十个礼典就荡平了整个螺旋塔基地,所以,”正太笑道,“你们现在就可以想一想加入雪苍兰之后要干些什么事情了喔!”

 

  这时,圆环传送门忽地发出嗡嗡声,环中间的光涤荡了起来。机兽跑到传送门的控制台前,娴熟地操纵着,一个接一个的箱子从光里飞了出来。

 

  看样子,机兽正太一时半会儿是空不出来了。

 

  兰接通传心广播,这会儿时间刚刚过十一时。依旧不知道何时才会开饭。木和兰于是继续在营地里闲逛。待到他们距离机兽正太稍微远一些后,木栖岚冷不丁地问道:

 

  “你是正太控吗?”

 

  白龙瞅瞅这头小狮子:“你问这个干吗。”

 

  但下一秒兰就知道答案。木嘴巴微张,仿佛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吃了个大亏。是的,这家伙一定是认为兰这一路上抱着他睡觉时另有所图!

 

  “笨猫,你高几?”

 

  “我初三。”

 

  “这就对了,”兰眨眨眼,“你不一样。”

 

  小狮子看起来,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

 

  


Comment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50
  • Publish Time:2019-11-01 1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