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雪苍兰》第一奏·螺旋塔之海;第五章·诳怪旅途【Pt.1】

Author

深天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61
  • Publish Time:2019-11-06 18:47

《雪苍兰》第一奏·螺旋塔之海;第五章·诳怪旅途【Pt.1】

Author

深天


 兰和木在正午一点和其他兽一道填饱了肚子。

 

  下午四时,又有五位礼典与撤退部队汇合。

 

  傍晚七时,礼典数量已经达到四十之巨。

 

  晚餐时分,几乎每一个兽都在讨论这事,几乎每一个兽都信心满满。兰虽然不知道礼典这个词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想到那只被一刀劈成两半的怪物,兰和木对他们的实力充满信心。晚饭后,总指挥给大家简单说了下计划,他们拟定在后天出发,一路撤出敌占区。在停留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会作为接应点接纳任何在这期间加入他们的兽人小队。他们将会派出二十名礼典负责周边巡逻与接应一事。

 

  这一整天,兰廷基本都将时间花在了学习相灵知识上面,而小狮子则泡在一大堆枪炮中间。一个兽人士兵把他盯得死死的,确保这家伙的弹夹一直是空的。不过没关系,木栖岚把能接触到的所有枪支都拆了拼,拼了拆,看起来相当尽兴。

 

  稍晚时分,广播中播报了撤离接应地点的方位,其中就有他们的营地。在快要睡觉的时候,兰看到营地周围架起了一座又一座自律机炮,让这里俨然一座全副武装的坚固据点。他看着那些在月光下银光泛泛的炮管,想到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接应地点”……

 

  这一晚,兰又梦到了视效魔法中的静潭、烈焰,与闪动在星空之后的庬然大物,从烈焰之中走出的形体依旧模糊,它的声音也听辨不清。待到兰再度睁开眼时,已经到了次日凌晨。想到他们明天才会动身,兰翻个身,打算在睡一会儿,但却发现几乎整个帐篷的兽都在收拾东西……

 

  这是怎么了?

 

  兰茫然地爬坐起来,然后就有兽人士兵探进帐篷拍了几个响掌,吵醒了最后几个还在睡的家伙:“起床了起床了,把自己的睡袋收拾好背上然后到营地中央去领取装备,听明白了吗?没听明白的互相转告一下。”然后就走向了下一顶帐篷……

 

  小狮子哼哼地伸了个懒腰,口齿不清地问道:“怎么了?”兰摇摇头,疑惑地看向同帐篷的兽人们,但他们也是一脸疑惑。

 

  “把东西收拾好背上,应该是出事了。”

 

  兰和小狮子和兽流一起凑到营地中央。在这里早已派出了数列长队。士兵们不耐烦地维持着秩序,黎明时分的光线让他们根本看不清哪里是地面哪里是脚。无人机在上空嗡嗡地窜着。木栖岚紧紧握着兰的手。兰向旁边的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是要他们领取装备了。

 

  “领取装备?怎么回事??”兰不解。

 

  “我不确定,听他们说是因为派出去的那二十个礼典被什么东西击溃了,”一片深蓝色中,兰看不清说话的兽的脸,“我们应该是要提前出发了。”

 

  兰感到胃里有些不舒服……

 

  尽管队排的很长,但装备分发的非常迅速。兰被塞了一柄相灵杖,而小狮子因为未成年的缘故什么也没领到。不久,他们就和其他平民兽人一样排成仅仅比乱站一气好一点点的方阵,雪苍兰士兵们以班为单位依次领走五个平民。当兰尝试从班长口中套出点情报的时候,班长只是很不耐烦地摆摆手:

 

  “我们要出发了,其他的不许多问!”

  

  兰感到木栖岚握得更紧了。

 

  一架无人机送来一盒香水瓶一样的东西。班长给每兽都发了一支:“战士应该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平民记得一定要把这个揣好。这是花精,心灵急救用的,如果有感到很恐惧很害怕就喷一点在鼻子上,它也能在短时间内显著提升身体机能,战斗前也要使用,使用方法就是喷一点在鼻子上,可以喷多一点,明白了吗?还有谁没明白的?”

 

  没等他们有所反应,班长就转过身去,发出传心讯息:“E07班准备就绪。”

 

  “队伍排成两路,战士在前平民在后!”在班长喊出这条指令之后,撤离部队总指挥便发出出发指令。无人机们披上光影迷彩,嗖地四下里飞远了。圆环传送机构启动喷气轮胎,浮在地面上,跟在机兽正太身后。自律炮塔们自己收了起来,伸出四条腿,跟在队伍的尾巴上。这会儿,一些兽人就已经开始往鼻子上喷花精了。

 

  整个撤离队伍排成长蛇,在重山密林间挪动着。无人机不断传回方圆三公里内的情报,并用自带的认知相式驱动器驱离任何此范围内的人类。机兽正太整理着这些情报,每隔一段时间报给总指挥,指挥官则在传心频道里给队中精锐下令,其中包括仅存的二十名礼典。

 

  不过,这些就不关兰和木什么事了。他们的班组在队伍的后半截,几乎看不到头。一名战士负责在给他们讲解如何校准传心频道,因为雪苍兰的战时交流基本都是通过传心术来完成的。兰学的很快,但他有些难以集中精力去启动它。在恍惚中,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兽人小队满心期待地赶到他们营地,结果希望却全部落空的情形。他知道那是多么难受的感觉,毕竟,他和木栖岚可是结结实实体验过一次。

 

  天空从泼墨蓝渐渐化白,曙光越过天际山脊照进树林里,被枝叶剪碎了,淋在撤离部队兽人们的身上。兰看着一道道有些炫目的阳光,有了一种他们是在郊游的错觉。

 

  他打心底里希望这是一个好兆头。

 

  小狮子一直握着他的手也终于松开。无人机在头顶上方忙前忙后,分送着早餐和水。兰本以为早餐会是像压缩饼干那种难吃的玩意,但却是一大袋什锦果干。如此精致的早餐着实给了他们不少信心。想到队伍中有传送门这种黑科技产物,也许螺旋塔在他们面前压根就没有胜算。

 

  明亮的天际,曙光与果干早餐,让凌晨时分延续下来的紧张感冲淡了些,希望渐渐在队伍中蔓延。

 

  一些士兵开始给大家说起雪苍兰的都城,说起兽人们的生活,以及分种属地讨论各种品牌的食品和日用品的优劣。比如早餐的果干是“山道旁”品牌的,“山道旁”是“山原逐跃”集团旗下的品牌。山原逐跃不是一个普通的集团,它的成员全部由素食性兽人所构成,在过去,几乎所有的素食性兽人都会加入山原逐跃,在未来,山原逐跃也是素食性兽人们的唯一选择。

 

  不像人类一样拥有相近的身体结构,兽人们的身体千差万别。在雪苍兰建立之初,如何满足不同种属的兽人的生活需求就一直困扰着雪苍兰的领导兽们。创立者们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让相似种属的兽人建立集团,自给自足。在漫长的岁月里,雪苍兰的种属集团变得越来越强大,每一个兽人都有着自己的集团。龙族们的“红莲业火”,猫科动物们的“平原追猎”,犬科们的“山林穿影”,海洋动物们的“波涛巡礼”,素食性兽的“山原逐跃”,以及那些难以归类的,带着稀奇古怪特征的兽人们的家“原阳”。

 

  “对,对,没错,这些集团虽然解决了许多生活难题,但是很容易造成割据攻伐,”兽人战士说道,“但雪苍兰做的还不赖,至少在大至尊和宰相面前他们还是很老实的。你知道吗,雪苍兰的公民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的都有,能把他们团结成一个统一的国度本身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吗?”

 

  雪苍兰的都城名为“星辰阶梯城”,这是一座一半在海岛上,一半在天空中,建立在亚空间之中的纯兽人都市。那是一座和人类都市截然不同的世界。“哪里非常惊兽,真的非常惊兽,”战士说,“就好像突然穿越到几百年之后的世界一样。相灵技术能做到很多人类科学难以想象的事情,那种感觉就像是科幻。等到我们走出敌占区之后,你们就明白了。”

 

  “那,既然星辰阶梯城是建在亚空间里的,”小狮子赶忙问,“我们要怎么才能进去呀?”

 

  “通过一个特别的装置,”士兵答道,“我们管它叫‘星辰之门’。它能为兽人开启一扇门,也能为客车开启一扇门,能为列车开启一扇门,能为飞机开启一扇门,甚至能为穹窿战舰开启一扇门。兽人的进出城、物流,都要仗仰星辰之门。星辰之门也是雪苍兰‘三大极限级系统’之一。”

 

  “三大极限级系统?”兰廷看到小狮子眼睛里仿佛闪动着金光,“剩下的两大极限级系统是什么?”

 

  “这个嘛,等你到了星辰阶梯城你就知道啦。”战士买了个关子。这可把木的兴头给挑足了。

 

  “那那那,”小狮子机枪一样地说道,“穹窿战舰是什么呀?”

 

  “想象一艘超级巨无霸的战舰,”战士回答道,“只不过这艘战舰不是开在海上,而是飞在空中的。明白了吗?”

 

  小狮子眼睛有些发直,似乎沉进想象中了。战士话锋一转,聊到了雪苍兰在人类社会中的布置。相比星辰之门和穹窿战舰,这是比较接地气的话题。

 

  “照惯例,雪苍兰会在每一座市级居住地设立一座大厦,这种大厦叫‘城级大厦’,即管理一个城市内的兽人的大厦,”战士道,“但说是‘大厦’,实际上也可以不是大厦。有些比较小的地方甚至就只需要一辆卡车搭成的据点就行了。但我们还是管它叫‘城级大厦’,这是制度。”

 

  在颗星球上,唯一一座纯兽人都市就是首都星辰阶梯城。除此之外,兽人们广泛地居住在人类聚居地里,延续着身为人类的生活习惯。城级大厦就是为了给这些兽人提供生活服务与保护所设立。除此之外,城级大厦还会应对各种各样可能导致兽人世界暴露的事件,并且负责新生兽人的救援接纳工作。没了城级大厦,那些流连旧生活的兽人们会很难受的。

 

  往上一级,城级大厦受“区级大厦”管理。区级大厦就是高级版的城级大厦,它既行使自己的城级大厦的职能,也负责统一管理城级大厦的重要事务。一般而言,区级大厦管理的区域面积是五十万平方公里左右,相当于一个省,视区域人口密度面积有所波动。

 

  “区级大厦就一定会有一座大厦的,”战士说道,“区级大厦一般都设立在省会。而且面积很大,能停飞机,能停坦克,能装大炮,能藏导弹,除了不能停穹窿战舰以外,基本就是一座军事要塞。用光影迷彩一遮,用认知屏蔽一挡,成了,人类压根就察觉不到异样。”

 

  再往上,就是统管区级大厦的“域级大厦”。类似区级大厦,域级大厦也行使本地城级大厦的职能,只不过同时负责区级大厦的重要事项管理。一座域级大厦的管理面积是五百万平方公里,通俗点来说,就是半个中国。

 

  “域级大厦,龟龟,那可就有的说了,”兰隐隐看到战士的眼睛里闪动着光彩,“如果区级大厦是要塞,那域级大厦就是超级要塞!因为占地面积很大,域级大厦一般建立在城郊。域级大厦是能停靠穹窿战舰的。啧啧,它可是能供给一座能在天上飞的超级航母呢!穹窿战舰,啧啧,有机会你们可一定要亲眼看看那些巨无霸。”

 

  再往上一级,就是“大厦”行政机构的终点——“洲级大厦”。顾名思义,洲级大厦就是管理一个洲内的域级大厦事务,也履行本地城级大厦的事务。洲级大厦就是雪苍兰地区管理的终点了。它的行政长官叫做“大枢机”,例如“亚洲大枢机”“欧洲大枢机”。

 

  “咱们的亚洲大枢机是一条雌龙。亚洲大枢机卡丹莎·业火,龙族集团红莲业火的业火家族次女。红莲业火集团在雪苍兰政界可谓如日中天。她的家庭背景非常雄厚,自身能力也强得没话说。只可惜前任亚洲枢机给她留下了一大堆烂摊子,现在还爆出螺旋塔这码事。啧啧啧,真实兽算不如天算。”

 

  “其实螺旋塔早就被剿灭过一次,”战士接着说,“这事可是当时的头条。包括螺旋塔头目在内,一共两万多人,全都被歼灭在大兴安岭中。雪苍兰灭杀他们就像碾死小虫子一样轻松。但不知道为什么,螺旋塔回来了,而且还能和雪苍兰抗衡到这种地步。想必反攻部队也遭受了很大阻力吧,这两天广播里都绝口不提反攻进展,想也想得到大概是出事了。”

 

  “螺旋塔为什么要抓我们呢?”小狮子问。

 

  “有很多人眼馋兽人的相灵操控力,明白吗?”战士答道,“好看的就高价卖给上流社会,一般的就充当试验样本。有了相灵技术,别说是钱,就算是在幕后操纵人类世界也是可能的。总而言之,螺旋塔这种组织,对任何不是他们成员的人都具有威胁,绝对算不上可以同情的对象。”

 

  一时间,他们陷入了缄默……

 

  “算了,说点轻松的吧,想知道兽人的沐浴露洗发素之类的和人类有什么不同吗?不同可大着呢……”战士话题一转,开始说起兽人香波之类的东西来。

 

  旅途剩下的时间里,他们也保持着相似的话题。但很快大家就没了兴趣。随着太阳从东边爬到正空,再从正空滑向西方,交谈声渐渐从队伍里散去,几乎所有兽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双脚上。希望和新奇感渐渐被时间褪去。周围的景色仿佛一直都没变过,除了草就是树。晚饭结束后,一股乏劲渐渐爬上脊梁。木栖岚走得歪歪扭扭。要是换做平常,他们两兽早就扎营了。

 

  兰做好了今夜熬夜行进的心理准备。

 

  不过这没有发生。在广播刚报完二十三点的时候,他们便在一片大湖的湖畔边扎营。湖畔草地上残留着一些人类垃圾,沙地上的炭火还冒着火星。看样子礼典们才刚刚驱离这里野营的人类。

 

  在相灵技术的帮助下,他们很快就扎好营地,平民和所属战斗班在一个帐篷下,实行军事化管理,立即就寝。老实说,其实根本用不着他们说,次日一大早肯定又要起来继续行进,只有傻子才不会抓紧时间睡觉。

 

  然而,这也没有发生。

 

  

 

  

 

  

 

  


Comment

@光辉圣龙(19-11-06 23:26)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61
  • Publish Time:2019-11-06 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