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 App

《渊之兽域》第一卷·第八章·在灯火间(P.1)

Author

深天


3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5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06-05 16:11

《渊之兽域》第一卷·第八章·在灯火间(P.1)

Author

深天


第一卷

苍白天堂

第八章

在霓虹下

 

 

  在战斗平息后,安木将防护的相式进一步撑开,包裹整个云轮,然后将相式的供能渠道转接到云轮电池上,免得相式把他吸干。

 

  毕竟,这个相式应该还要坚持约莫两个小时。

 

  极夜抓着只剩下一半的机炮炮座,看着眼前空无一物的天空,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极昼则要冷漠得多,就好像被拙劣的恶作剧捉弄了似的。

 

  “阿庇连。”极昼说。

 

  “什么?”“什么?”极夜和安木的声音先后响起。

 

  “那个亿兆之柱,是阿庇连·红莲”极昼说着,放松地半躺下,“记得它刚才发出的传心信号吗,‘我的宝贝’?”

 

  “所以那个,指的是你们?”安木问。

 

  “这个云轮上还有比我们更值钱的东西吗?”极昼反问。

 

  “这倒也是……对啊,妈的,救宗和我说他之所以把我们的位置交代出来,就是因为阿庇连和他做了什么交易,”安木想到了,“什么把自己样貌的决定权在一段时间内交给救宗。见鬼了,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

 

  “其实想到了也没什么用,”极昼说,“除非时间耗尽,或者我们把它打下来,它也不会善罢甘休。”

 

  “就因为我们是他‘订购’的吗?”极夜问,“就因为他除了钱,就宁可把自己变成那个样子,也要把我们抢回去吗?”

 

  极昼牵着弟弟的手,说:“还记得之前袭击我们的那个兽人吗?”

 

  “就是在小巷那个,被一无所有打飞的那个吗?”极夜问。一无听到自己的名字,哄哄地叫了起来。

 

  “是的,就是他。知道为什么他会袭击我们吗?”极昼又问。

 

  “因为……我们长得太好看了?”小黑龙也不确定自己说的对不对。

 

  可极昼点点头。

 

  “极欲之子,光从这个名字就能听出大概了。极欲之子‘极’的欲是爱欲,或者坦诚一点,是性欲。对人而言,最直接,最了当,也是最高效的激发爱欲的因素,就是美——或者叫外貌。人对天然的美都能犯浑,更别提我们这种,通过外理技术诞生的我们了。”

 

  “很……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安木道,“但也是实话。人是美的动物,没有美的指引,人类可能连山洞都走不出,但在另外一些时候,美也是人性的弱点。而极欲之子,我这么说吧,简直就是针对这种弱点设计出来的武器。”

 

  “可我不是武器!”极夜看上去有些生气,也有些沮丧,“也不是商品!”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打个比方,”安木说,“但是……但是在抵达目的地前我还是得说。极昼,真理之歌告诉过你‘极欲因子’的事情吗?”

 

  “听过,”极昼回答说,“但是知道的很有限,那是一种‘场’对吗?”

 

  “是的,是相场的一种——‘因子场’,这是一种非常深的相场,深到就算动用最先进的相灵技术也难以改写,只有外理相关的东西才能影响它们。”安木解释道,“而极欲因子场,能扭曲人的审美,令不论何人,只要靠近极欲之子,就会产生十分……显著的爱慕。”

 

  “以及除了爱慕之外其他的那些,说不出口的念头。”极昼补充说。

 

  “是的。”安木道。

 

  “那……那安木会这样吗?”极夜问。

 

  “我吗?会……当然会。这么说吧,其实在第一天见到你们的那会儿开始,我就一直再用认知的相式保护自己,”安木说,“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说的。在进入文明世界之后,尽可能不要以真面目示人。即便必须要露脸,也要记得提醒对方保护好自己的意识。”

 

  “要戴面具吗?”极夜接着问。

 

  “是的,不止,可以的话就连皮肤也不要露出来,”安木说 ,“人可不仅仅是对脸浮想联翩。极昼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嗯。”极昼应道。真理之歌面前一切知识一视同仁,除非被救宗屏蔽。

 

  "所以我们一辈子就只能过遮遮掩掩的生活了吗?"极夜问。

 

  “在找到抑制因子场的办法之前,恐怕只能这样,”安木说,“为安全着想。”

 

  小黑龙面容暗沉:“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把我们做成这样……我们哪里做错了吗?还有好多极欲之子都没能逃出来……或者说逃出来了,都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还有极欲之子逃出来了?”安木颇吃惊。

 

  “就是一无所有,这团活体血肉,”极昼答道,“在成百上千的尸骸中诞生的,也许……也许尸骸主人的意识,也像这样纠缠到一起了……”

 

  “噢……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

 

  “没关系,”极昼说着,转而拉起小黑龙的手,说,“我们什么都没做错,做错事的是他们,明白吗?”

 

  “是集团联盟的人吗?”极夜颤颤巍巍地说,“可是我害怕。”

 

  极昼微微一笑:“可你在极欲工程那时表现的很英勇呀?”

 

  “这……不一样,当时闹哄哄的,大家都在往前挤,那么多人,还有真理之歌,”极夜说,“我真的害怕。”

 

  “我知道,我知道,”极昼说,“不用害怕,不必害怕,我会保护你,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噢。”极夜说着,冲进哥哥的怀里。

 

  极昼也搂着他,直到极夜渐渐抱的没有那么紧了才松开。“好些了吗?”极昼问。

 

  “嗯!”极夜应道。

 

  “那……你有头绪吗?”安木的声音传来,“怎么打击集团联盟?”

 

  “总会有办法的。”极昼只能这样回答道。

 

  “如果我能说通奇树会那边,”安木道,“你愿意加入吗?”

 

  “当然,”极昼答道,“只要不限制我们的自由。”

 

  忽然电话里响起会长的声音:“安木,用光影迷彩罩住零号双子,别让其他人看出来,接应你的部队就要到了。”

 

  “接应我的?”安木一面说着,向双子演绎迷彩相式,“谁接应我,是保密部队吗?”

 

  “是亚洲庇护的保密部队,亚洲枢机派来的。”

 

  “藏好双子也是她的意思?”

 

  “她没有明说,藏好了吗?”

 

  “藏好了。”话音刚落,光影迷彩场便包裹了双子。安木演绎的相式是他所知道的最复杂的光影迷彩,这种复杂程度的光影折射场足以骗过任何人的眼睛,甚至包括施术者。

 

  毕竟,安木可不想在旅途最后的一段掉了链子。

 

  “我们亚洲大厦见。”会长道。

 

  “亚洲大厦见。”

 

  未几,两艘雪苍兰战机就出现在他们视野里,靠近,和他们并驾齐驱。这不是军用云轮这种小运载机,而是正儿八经的空中优势战机。极夜看得出神,极昼虽然承认它们很吸睛,但他不打算对敌友未明的一方表露过多关注。

 

  空优机的探头对着它们,从探头中释放出持续的相式,它通过干涉高位力量创生物质,并改造物质结构,看起来就像云轮自己“长好了伤口”。这是一种高等相式。在雪苍兰,相式按照演绎的技术共性(也可以理解为相式的强弱)被分为三个等级:普通的“薄幕轻纱”相式,强大的“面纱揭示”相式和最强的“跨越深渊”相式。而这种创生物质愈合创口的相式,属于第三种,要么通过精密复杂的仪器发动,要么让旨尊以上的兽人发动。但不管采用何种手段,发动都绝非易事。

 

  对普通兽人而言,这种相式他们基本接触不到。但极昼却觉得这种相式以后他只会越见越多……

 

  很快,他们就飞入亚洲陆地的上空,渐渐降低高度。

 

  雪苍兰的洲级大厦都建在普通人类不多,相灵活跃的区域。这样一方面可以减少保密压力,另一方面,灵脉发电机组能解决大部分能源需求。亚洲大厦也不例外。它建立在四川盆地的最南端,屹立在攀西大裂谷的峭壁之间。四川与云南两地的相灵潮涌在这里纠缠对冲,形成了罕见的地表灵脉。这意味着充沛的能源,也意味着在这里发动相式也务必细心,过分充沛的相灵环境常常让不走心的相式发生意外。

 

  他们降下云层,山峦虬曲的盆地山脉在眼前渐渐铺开。在山脉之间,一片高大宏壮的建筑群反射着阳光,格外惹眼。那就是亚洲大厦。在兽人世界,“大厦”往往指的不是一栋高楼,而是一片基地。亚洲大厦,顾名思义,便是统管整个亚洲庇护区的基地。因为管理的人口最多,面积最广,它也是规模最大的雪苍兰基地,占地面积足足有四百余平方公里,堪比一座小型城市。

 

  要让这么一大片建筑群不被人类发现,亚洲大厦下了不少功夫。它建立在仿佛用巨斧劈开的陡峭峡谷之中,这里地势险峻,别说是人类,就是动物也鲜有光顾。一座座高塔像卫兵一样包围着大厦,撑起拱入云端的认知遮断场,架着机枪、重炮与尖顶一样的相灵发生器,能轻易净空方圆五百公里内的敌对单位。

 

  极昼看到,在那依托山坞建造的空港中,停靠着一头空前绝后的钢铁巨兽。那是穹窿战舰,兽人们最引以为傲的,超规模的“空中要塞”。和人类海军类似,雪苍兰把穹窿战舰划分为护卫舰、驱逐舰、巡洋舰与战列舰四个类型,越靠后规模越大。而他所看到的巨兽正是穹窿战列舰“亚洲号”。这是一台中枢炮母舰,全长九百米,携五十架战机与近百架无人机,装备二十四座各型自卫武器站,以及一头贯穿全舰三分之二长度的中枢轴炮“净天光矛”。

 

  这类冠以“洲”字的穹窿战列舰屈指可数,全世界仅有四艘:亚洲号、美洲号、欧洲号、非洲号。它们是雪苍兰国防根基之一。如果有朝一日兽人和人类不得不刀兵相向,这些“洲”字头穹窿舰就是雪苍兰打赢战争的底牌之一。

 

  航速逐渐减缓,他们飞入从崖壁上伸出来的多层机场。安木说:“等会我去哪儿你们就去哪儿。”这番话是给双子说的。在说这番话时,他的嘴唇几乎没动,为的就是骗过部队的人。

 

  他们下了云轮,几个士兵就迎了上来。肯定要问话,安木心想。出乎意料的,那些士兵只是对他进行了简短的医学检查,就放行了。

 

  亚洲大枢机还真的做了不少工作……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到了吗?”是会长打来的,“我们在A7等候区,快来 。”

 

  安木领着双子和肉团前往目的地。

 

  亚洲大厦大的离谱,即便民用空港就挨着军用空港,要去民港的等候区甚至也要承坐地铁。亚洲大厦的空港作为全亚洲兽人的空中交通枢纽,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极昼和极夜紧紧跟在安木身后,生怕被看不到他们的兽人撞翻在地。

 

  巨大的建筑,繁忙冷漠的人群,此时就像两座巨石一样压在双子心头。极夜紧紧抓着哥哥的手,似乎稍一松手就会被人流冲走。极昼戒备地打量着每一个和他们擦肩而过的路人。双子的身体是十二岁的龙族小男孩,身形娇小,看上去羸弱不堪,似乎随便什么人都能轻易伤害他们,而且毫无法律顾虑。恐惧让极昼心中冒出戾气。恐惧和戾气都让他厌恶,但他无可奈何。

 

  与之相比,一无所有则要坦然自若得多,不知道是因为它知道自己随时能让这儿血流成河,还是因为它压根就不当自己还活着。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到了A7等候区。安木老远就看到了奇树共进会会长——汪洪宪。他是一只暹罗猫兽人,时年五十有余,在安木的印象里他精神矍铄,干劲充沛,身形瘦弱但依旧能把衣服撑的笔挺有力。会长身边还围着的十多号人。

 

  极昼看着那些人,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即便知道他们和安木是在同一边的,极昼依旧心存戒备……

 

  “双子呢?”汪洪宪一见面,就跳过嘘寒问暖,直入主题。眼睑下的黑痕,暗示他最近没怎么睡过觉。

 

  “跟着的,”安木回答,“在光影迷彩里面。”

 

  “在什么地方,”汪会长说,“你只是让他们跟着你吗?”

 

  “当然了,他们一直跟着我的。”安木答道。

 

  “跟着的?”会长用一种责怪的眼神看着安木,“能让双子坐下吗?我们借一步说话。”

 

  “接一步说话?为什么?”他不解,但很快他就明白了。会长也没有回答他,只是把他远远领到一旁。

 

  极昼看着安木被会长领走,用手压了压座椅,装出坐上去的样子,然后也跟了上去,牵着弟弟小心翼翼地穿过这些西装人。西装人只是守在发出声响的座椅左右,根本没发现他们的真实企图。一无所有只是好奇地看着这些家伙,不发出一丝声响。

 

  “你违反了行动守则。”走的足够远后,汪洪宪直截了当地说道,“让极欲之子自由行动,你是怎么想的?你不知道他们有重要,有多危险吗?”

 

  “我知道,我知道,但行动守则需要做出改变。”安木回应说。

 

  “改变?为什么?”

 

  “因为情况有变,”安木直截了当地说,“我认为我们需要修改行动章程,我一共有三个理由。”

 

  “你讲。”会长说。

 

  “首先是第一个理由,极欲之子,或者准确来说,零号双子,能够演绎相式,”安木说,“在极欲之子合法化运动那段时间,集团联盟的行为的确非常可疑,但是因为我们一直缺乏一个有力的证据,所以始终无法做出有利回击,遏制极欲工程。而如今,只要零号双子在,局势就站在我们这边了。”

 

  “我明白你意思,通过他们有灵魂把真相捅出去,就能逼迫集团联盟交出剩下的极欲之子,”会长说,“但这也不是修改守则的理由呀。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确保他们不会落入集团联盟手里,这才是最重要的。即便是铐住他们,限制他们的自由,你明白吗?”

 

  “然后呢,利用完就安乐死吗?”安木说,“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拥有自我意识和健全人格,理应享有人权,应受法律保护。安乐死难道不是从法理和人伦角度都说不通的吗?”

 

  “安木,就让我这么说吧,即便最后极欲之子证明了自己应享有法律保护,法律也保护不了他们,”汪会长不紧不慢地说,“他们是交出了极欲之子,终止了极欲工程,但只要没有证据能够否定大噬像,集团联盟就会用尽一切手段把极欲之子‘拐’回去。只要他们愿意,极欲之子们甚至会自愿回去,程序还能完全合法。极欲之子甚至还会给集团联盟摇旗呐喊,重启极欲工程,你信吗?因为你给了他们‘权利’。你我也看到过,集团联盟对极欲之子的‘驯化’有多么成功。届时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付诸东流,大噬像竣工,大至尊退位,战争彻底爆发,到时候死的可就远不止极欲之子那么简单了!你要么能证明极欲之子和大噬像的关系,要么能证明极欲之子的命比别人更高贵。否则,安木,我们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就改守则。”

 

  “极欲工程那里其实发生了意外,”安木话锋一转,“有一件外理遗珍在真理之歌中诞生了。”

 

  “这是第二个原因吗?”会长问,“是什么外理遗珍?”

 

  “一个会主动保护零号双子的外理遗珍,从外观上看,是一团时刻变化,纠缠不清的血肉,”安木说,“他们能从真理之歌的终章幸存,多半也是因为它。”

 

  “这么说它至少也和真理之歌同级?”会长问道。

 

  “肯定比真理之歌要高出一级,”李安木说,“我见过它战斗的方式,如果和它硬碰硬,代价会相当高昂。”

 

  “安木,不要忘了,奇树会和遗珍打交道的时间这么长,就算是最高等的遗珍,我们也拿得下,也必须拿下,”会长说,“就算不在这里拿下,待到回到总部,他们也必须要置于奇树会的控制下。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那个遗珍,”安木说,“其实就是由许多极欲之子凝结成的。”

 

  “什么?”会长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个遗珍,是极欲之子们。”安木说。

 

  会长难以置信地眨眨眼,理了理思路说:“也就是说,逃出来地极欲之子远远不止两个?”

 

  安木点头称是。

 

  “但是……不。这就是你的第三个理由吗?”会长说,“你的情报的确很让人惊讶,但是这可不是修改行动守则的理由。遗珍是由极欲之子构成的,逃出来的玩偶数量的确超出了我们和集团联盟的预期,但这些根本无伤大雅。让我这么说吧,只要不根除大噬像,我们就有充足的理由继续实施现存的行动守则。”

 

  “安木·胡尼朵,”这个猫兽人此刻正用萤火烁烁的双眼盯着安木的深处,“我们的目的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保住大至尊,铲除集团联盟。集团联盟只要还在这个世上,不管你救多少玩偶,相同的悲剧依然会重演。我虽然不知道你现在的状态——不要高估自己的承受力,人会对猫猫狗狗都动情,更别提极欲之子这种级别的东西。调整你自己,安木,我想你当初加入我们,并不是因为极欲之子那张脸吧?”

 

  安木抿着嘴,没有再说下去。他的确不是为给极欲之子打抱不平才加入,他更不是因为极欲之子的肉体才给他们说话。他还想辩解,但汪洪宪决断地一挥手,表示这件事再无讨论的可能,把安木到了嘴边的话又压了下去。

 

  会长走在前,安木跟在后,他们回到了大部队。极昼又压了压椅子,装出站起来的样子。

 

  "我们走吧,"会长说,“去最近的,先把双子安顿下来。”他完全没察觉到双子。

 

  而从安木木然的表情上来看,他也没好到哪里去。

 

  极昼漠然看着安木和会长,心里有了一个计划……

 

  


Comment

@Zhang_TTL(21-06-05 20:28)

哈哈,第一。
前排催更加支持!

@JFK315(21-06-05 21:20)

话说如果那种干涉高位世界法则让物质再生的相式如果可以一直发动那不就可以了做到某种意义上的不死不灭了吗

@深天(21-06-05 22:02)

回复 @JFK315 :3D打印并不能让人永生

@JFK315(21-06-05 22:19)

回复 @深天 :好像确实有道理(思考.ing)不过阿庇连以龙兽人的形态被惯性带着以数马赫速度飞行,他还活着了吗?

@深天(21-06-05 23:30)

回复 @JFK315 :这个就要看后文咯

@溟浩(21-06-14 14:50)

前来催更
3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5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06-05 1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