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 App

《渊之兽域》第一卷·第十章·断决【P.1】

Author

深天


3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0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07-15 16:12

《渊之兽域》第一卷·第十章·断决【P.1】

Author

深天


第一卷

苍白天堂

第十章

断决

 

 

  极欲之子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们的因子场藏无可藏,而且每个极欲之子的因子场也不尽相同。只要通过特别的探测手段,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他们。唯一的问题是,极欲之子因子场的资料大部分都被真理之歌吞噬了,想要重新获得因子场的特征资料,就需要对极欲之子长时间待过的地方加以分析,并进行一点逆向工程。

 

  好在这种工作没什么技术难度,就是成绩大厦里的保密机械师都知道该怎么做。所以集团联盟从亚洲枢机眼皮子底下偷运出那架差点被亿兆之柱击毁的云轮,送到附近的城级大厦,花点小钱,让那些早已依附于集团的修车工如蒙大恩,认真细致地给集团完成这一单“委托”。

 

  在周赫随梦境离开现实世界的这段时间,保密修的人昼夜加班,因为种属集团给他们下了最后通牒,必须要赶在明早之前完成所有分析,否则这一单的钱一份也别想拿。保密修自然舍不得这笔巨款,还是依着集团的意思办了。

 

  所以在凌晨四点时,云轮上分析下来的因子场数据就传到了红莲业火集团之手,而后经过情报部门分析,又移送至集团本地的私募军手上。清晨六点,附近的工程卫队在接到私募军长官的请求后开拨攀枝花。同时当地保密部队受集团之邀,预计于早上七点派出灵侦车辆调查全城因子场情况。

 

  七点半,周赫侥幸在公交上占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就看到有顶着大雷达的灵侦车队呼啸而过,令他颇为惊奇。在这个小地方,灵侦车队可真是不多见的东西,但就像消防车和急救车一样,一旦出现了,那准保是哪发生了什么大事。

 

  通常来说,大事落不到周赫头上。但这次是例外……

 

  那队灵侦车驶过周赫居住的接道时探测到了因子场。侦测人员背着检测仪器下了车,开始地毯式搜寻。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周赫家门口。侦测人员把这一处可疑地址发给种属集团,集团查询公民信息很快就找到“周赫”这两个名字。如是,周赫成为了种属集团即行将盘问的对象之一,列在了名单上。

 

  如果周赫的家是整个城市唯一一处检测出因子场的地方的话,集团会破门而入,翻个底朝天,甚至在战斗中把他家砸个细碎——这是种属集团在处理特别事务时的一贯作风。屋主在的话,他们会补偿损失顺道给点封口费;屋主若不在的话,一片狼藉的家以及随之而来的高血压就是集团给屋主的礼物。

 

  好在周赫的家不是唯一一处检测出因子场的地方。

 

  整个攀枝花竟有十处因子场,就好像极昼和极夜被分别劈成五瓣,塞在十处不同的位置。行动负责人没料到会有这一出,只能逐一排查。红莲业火的二当家——阿庇连,火烧火燎地赶到这座小城,亲自坐镇此次行动。他觉得这次事件和那个炸了整个极欲工程地组织脱不开关系。他猜对了。

 

  在极昼极夜跑掉的这段时间,奇树共进会对零号双子的因子场也做了逆向,而后在城市九个地方放置了因子场复现设备。他们料到集团联盟定会从因子场下手搜寻,期望用这种手段迟滞对手行动。唯一问题是奇树会专注守而忽略攻:复现设备刚架设完,集团联盟就开始了搜查。

 

  自然,这一切周赫无从知悉。

 

  他来到维修车间,一如既往,在照的人发慌的灯光下,睡意朦胧地等待主任打开卷帘门开工。

 

  这一次,卷帘门不是第一个被主任临幸的,周赫反倒成了主任的焦点。周赫感觉自己被捅了捅,睁开眼就看到主任说:“跟我来,集团的代表要见你。”

 

  一石激起千层浪。

 

  默默无闻的周赫霎时成了整个车间的中心,哇的惊叹声此起彼伏,仿佛周赫不是让代表叫去谈话,而是高升做了集团一把手。南清远挂着一副“没看出来”的眼神,拍了拍周的背。就好像在说“有机会一定要提拔我啊”。

 

  在众人的目送下,周赫由主任领着走进城级大厦主楼里,疑虑无措。集团怎么找到了他?是因为极昼极夜吗?这是最有可能的事情……他应该怎么应对,装作不知道吗?对,装作不知道,他们难道还在他家里装了摄像头不成?但是,万一他们开价很高很高,甚至够他搬进星辰阶梯城呢?而且再说也不一定是为了极欲之子而来,万一只是让他接点单,令他也能像保密修的人一样接外快了呢?

 

  主任忽然在一扇装饰尤为华美的门前停下,令周赫的胡思乱想戛然而止。主任敲门三下,打开门站在一边。“进去吧,他们只想见你。”

 

  周赫还从没被眼前这个男人如此谦恭的对待过。我要交好运了?周赫想,走进屋内。

 

  集团的办事处和政府的办事处一直都是不大一样的,不同的集团也有不同的风格,但他们在一种地方保持着默契,那就是更敢花钱。你能在山川嚎鸣的办事处看到夸张的孤狼嚎月雕像,能在平原追猎的办事处看到非洲风格的木雕和不知道从哪搞来的猎豹皮挂毯,而至于红莲业火的办事处,那就是一座由宝石和黄金构成的宝库了。当然,宝库的财宝大多是假的,但也足够唬住对奢侈品没什么概念的屁民了。

 

  譬如周赫。

 

  而红莲业火集团的代表,那条半躺在“财宝”后的灰龙,看到周赫一进屋就赶忙直起身子,手对着一张华丽的沙发一伸,不无恭敬地说:“坐。”

 

  “噢,好。”周一落座就陷进了沙发里。

 

  代表理理手上的档案,看了起来,做出人事部看简历似的样子。周赫双臂紧绷,手搭在膝盖上,局促地被沙发捏着,他飞快地搜索自己的脑海,想要记起自己什么时候给红莲业火集团投过简历。他记得大学毕业时给去集团应聘过,莫非那时他把本该投给山川嚎鸣的简历投给了红莲业火?这倒也解释了为啥那次应聘连声响都没听到……

 

  “所以,”代表翻动手上那叠纸,“你毕业于首都理工大学,在城级大厦的机修后勤部工作了有七年了,周赫先生?”

 

  “额,对,是九年,工作了有九年了,从一零年就在这儿工作了。”周赫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

 

  “那就是十年。”代表说。周赫赶忙附和道:“对,十年,对,我算错了。”

 

  他终于放下了那叠纸,平静地看着周赫,问:“买房了吗?”

 

  周赫不解:“买房?没……没有,现在还是租房子住。”

 

  “雪苍兰和人类社会的房产都不曾置办?”灰龙的声音不紧不慢。

 

  “对啊,波涛阶梯城那边供不起嘛,然后兑换率一直在下跌,就这样了啊。”

 

  "嗯,"代表又把自己的眼光挪到纸上,眉头微蹙,作思考状,倏尔舒展,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看着周赫说:“是这样,红莲业火集团现在急需一批高级机械师去总部报道,底薪一万五,以及一套星辰城三环的房产,有兴趣吗?”

 

  周赫眨巴眨巴眼,确定没听错。“是在雪苍兰首都,星辰阶梯城的那个……总部吗?”他本想说房产,但临了还是改口。

 

  代表点点头。

 

  “当然,当然,有兴趣有兴趣,需要别的什么证件吗?”

 

  代表摇摇头,又是不紧不慢地说:“不需要,所有档案文件集团会帮你办妥。但我也只是通知你,下周一下午三点你去主楼六楼一号会议室参加线上应聘。”

 

  “下一周一下午三点,主楼六楼一号会议室。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周赫急切地问。

 

  代表又摇摇头:“不需要,只是问答而已。但是竞争的人比较多,十个人抢一个岗位。”

 

  十个人抢一个?那就是他必须得拿第一,换成读高中那会儿,一千人的年级他必须进前百才行。他从来没进过前百,也从来没进过前五百,那些名次是两位数的人,在他眼里都是头上冒金光的。

 

  “那其他的竞争者都是……”

 

  “和你差不多的人,”灰龙知道周赫要问什么,“你想问怎么才能确保你胜出?没诀窍,我也不知道,除非你此前对集团做出过重大贡献,集团才会考虑破格录用你。”

 

  周赫眼里闪过失望。

 

  灰龙往后半躺在椅子上,抿了抿嘴,像是在纠结什么,而后说:“算了,你要是录用了我也有好处。我会帮你留意一下这类消息,如果知道了会立马告诉你。好准备准备,把书本拿起来,看点最新的机械方面的资讯。就是这样。”

 

  周站起身来,给尊敬的集团代表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等下,”周赫刚握着门把手,就听到灰龙忽然说,“你知道零号双子的事情吗?”

 

  周赫心里一震,但转念一想应该没事。他说:“知道,出什么事了吗?”

 

  “零号双子在这座城市里走丢了,红莲业火的二当家,阿庇连,现在急得焦头烂额。如果你能把他们找回来的话,这份工作就稳了。”

 

  周赫一阵苦笑:“我怎么找的回来啊,我只是……”

 

  “留意一下,找回来了赏格是五百万兰花币,”代表说,“好好考虑一下。”

 

  周赫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离开了。一出门主任就蹦到他面前,急切地问:“怎么样,他给你说什么了?”

 

  “嗨,没什么,”周赫尽量避开对方炽热的目光,“有份工作,他们说也许会适合我。”

 

  “你果然是高升了啊,”主任笑道,“耶,分享分享你是怎么让集团那帮人注意到你的?告诉我们,以后普修的兄弟们也能接点外快。”

 

  周赫没说,他压根什么都不知道,自然没东西好“传授”的。主任自然不信,一路穷追猛打誓要问个究竟。同事们也不信,一逮着空就问,令他不胜其烦。

 

  反正也没几天,周赫暗自思忖,等到他去首都远走高飞,就再也不用面对那一张张趋炎附势的脸,以及那个像巨型棺椁似的维修车间了。

 

  只是十选一,他真的能选上吗?还是说,他需要出卖双子?

 

  不,他想,绝对不行,昨晚他就已经立下决心,绝对不会做这种事。他绝不会去考虑这种做法的可行性,哪怕这会让他丢了底薪一万多的新工作,以及首都的一套房产。他,周赫,毕业于雪苍兰首都大学,是一名堂堂正正的人,即便此前在双子面前丑态尽出,即便龟缩在出租房里,干着一份可怜的工作,他绝不会断决自己的美德与尊严。

 

  在同事不那么烦人的间隙,他还是会想象自己搬进首都,做着一份体面工作的情形。他反复咀嚼着代表的那些话,想要从中分析出获胜的诀窍。然而,他没能找到取胜的妙招,反倒越来越觉得代表的说的有些话很反常。譬如最后,在他让自己留心极欲之子的时候,为什么要说“考虑一下?”他是私家侦探吗,还是说那些人……

 

  已经怀疑到了他头上?!

 

  这些人是怎么找过来的,难不成还真的在用APP监听他?

 

  想到这里,周赫的心情瞬间跌至谷底。他应该告诉双子,每晚一秒钟双子就多一分被抓回去的可能。周赫在犹豫,他又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双子。极昼和极夜来到他家的这段短暂到近乎猝然的时间里,是十年来他那个小屋子最像一个家的时间。想想他如果告诉他们会发生什么,极昼和极夜一定会立即动身离开,他下班回家又只能面对一个空荡荡的,居住的机器。他想至少等一晚上,至少等第二天,他再告诉他们。这样至少他们还能过一晚上,至少还能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时间。

 

  他颇难过,失落的表情难以掩盖。南清远问他怎么了,升迁了还这么伤心。周赫没理他。不论南怎么“会来事”,周赫都待他如石像。

 

  下班了,他们出了大厦,坐车回家。同事们在回味周赫“灰姑娘式”的遭遇;周赫在想明早该怎样告诉双子他们应该走了;南清远则发挥了他“会来事”的精神,骑着小电驴,跟在周赫坐上的那辆公交车后面。

 

  南是一个追求优秀的人,他也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优秀的人,尤其是他优秀的“会来事”品格。所以当他的“优秀品格”被埋没时——不论是被集团埋没还是被周赫“埋没”,他都难以忍受。于是,他气鼓鼓地骑上他的小电驴,开始了一段“来事之旅”。


Comment

@沧溟风痕(21-07-15 16:58)

(默默观察事情会怎么发展……)

@JFK315(21-07-15 20:56)

可以的,我觉得下一章就是精彩的一章了

@Zhang_TTL(21-07-16 09:55)

好棒,新的一章!
日常催更。
3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0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07-15 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