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 App

《渊之兽域》第一卷·第12章·天堂坠亡【P.F】

Author

深天


4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9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09-14 16:09

《渊之兽域》第一卷·第12章·天堂坠亡【P.F】

Author

深天


     一个机兽向他们致意,要他们随他过去。至此,队伍又分成了两拨,一拨由大枢机带队料理后事;一拨由小兽太带队,带双子、安木以及肉团子坐进一辆装甲车里。

 

     装甲车是雪苍兰的战地移动医院,但在里面忙碌的只有玉兔机兽。

 

     安木从没听说过机兽会在保密部队里帮忙。事实上,整个雪苍兰社会就几乎没有机兽的身影。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这么多机兽。

 

     对极昼和极夜而言,这也是头一次。

 

     机兽把他们领到诊断台前,用不认识的仪器对嘴巴里、耳朵里、鼻孔里照来照去。一些精微环出现在仪器上,然后在一瞬之间,耳朵就像被忽然打通,听觉恢复了。嘈杂的世界和细微耳鸣一齐挤进了极昼的脑袋里,挤进了极夜的脑袋里,挤进了安木的脑袋里。

 

     感觉眼睛都跟着明亮了许多。

 

     极夜发出惊叹声,安木用喘气来确认听觉是否真的恢复了,而极昼则劈头盖脸地问安木:“我们下一步去哪?”

 

     “去……”安木还在适应听觉,“去寒原世界,对,你也听到大枢机这么说了。”

 

     “大枢机和我们站在一边吗?”极昼继续问道。

 

     “啊?是,当然,可以这么理解,”安木答道,而后看向小白龙,略有嗔怪,好奇这小龙怎么问起问题来一串一串的,就好像刚才啥都没发生一样。

 

     “你一点都没受到震动吗?”

 

    “受到了,”极昼淡然说,“但和第四咏叹调比起来,这还不算什么。”

 

     “是啊,是啊,”白狐话语之中不无叹息,“至少你们可以去寒原世界好好歇歇了。”

 

     “寒原世界?”小黑龙忽然说,“就是那个机兽的世界吗?”

 

     “是的,”安木回答说,“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国度,那里不会有人在乎你们的身份。至少也比在这里要好得多。”

 

     “真的吗?”极夜迫切地看着他。

 

     “真的,”安木回应了小黑龙的目光,“真的。”

 

     “所以我们就要在那里一直待到这边的世界忘掉我们吗?”极夜既在问安木,也在问哥哥。

 

     白狐耸耸肩:“我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极昼则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车门外,看着极欲会所在燃烧,看着岩浆坑在变黑凝固,看着远处烟墙高升,看着机兽和远处的云轮在忙碌。云洞漏下阳光,把这里映照成万里以内唯一一处光线明媚的地方。

 

     也就是在这时,极昼嗡地一下意识到:结束了。

 

     从极欲工程到极欲会所;从维多利亚大沙漠到四川之南;从第四咏叹调到灰海宝石;从逃亡到反击;从玩偶到弑主者。所有的焦虑、所有的不安、所有的痛苦、所有的蜷缩的夜晚、所有的混乱的梦境、所有的迷茫,在这一刻都结束了。

 

     ……都在须臾阳光中烟消云散了。

 

     酸劲猛地一下窜上极昼的面庞。他忙把脸埋进双手间,生怕旁人看到自己抽泣的丑态。

 

     机兽将毛毯搭在极昼和极夜身上。直到这时安木才发现,自从极欲会所出来后,双子一直赤裸着全身,唯一敝体的只有一根项圈,这是阿庇连让爪牙给他们戴上的。

 

      安木狠狠地解开了极夜的项圈,同样狠狠地解开了极昼的项圈,然后发动相式,奋力一抛,将其远远丢进岩浆坑去。

 

     阿庇连的最后一点遗产,就这样被火焰吞噬了。

 

     一无所有贴在极昼脚边,用漂浮不定的眼珠看着小白龙。极夜坐到哥哥身旁,将手搭在哥哥腿上,同样关切地看着他。

 

     安木则看着艳阳下,于烈焰中崩塌的极欲会所,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才叫真正有意义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极昼停止了抽泣,淤积的悲痛已然释放完毕;极夜一直在捏哥哥的手;一无所有则睡着了,大大小小的嘴巴一边浮动一边打鼾。安木看到一个艳红色的身影一路走来,走到车门口,叉着腰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喜是悲。

 

     “所以阿庇连真的死了?”她说。

 

     “为他感到惋惜吗?”安木问。

 

     “惋惜?当然不会,那家伙也算有一个很合适的死法了,”亚洲大枢机道,“愿他永不得安息。”

 

     奇树会的传奇干事点点头,又问:“所以你打算让他们去寒原世界吗?去修养几天?”

 

     “是的,修养几天,”亚洲大枢机说,“倒不是我说通了玉兔主机,而是你发给他们的‘证据’。至少在形式再度明朗之前,双子可以好好休息个把月了。对了,那坨肉是怎么回事,那是某种外理存在吗,奇树会的?”

 

     龙女指了指一无所有。

 

     “不是,它是极欲之子,”安木回答她,“那些没能保持人形逃出第四赞歌的极欲之子。”

 

     “嗯,”卡丹莎若有所思,“玉兔主机应该能有办法。”

 

     “办法?”安木不解,“什么办法?”

 

     “帮他们恢复人形,”大枢机说,“玉兔主机不可能置之不理。

 

     “因为救宗吗?”

 

     “因为救宗。”

 

     一无所有醒了,盯着安木和大枢机看。

 

     “对了,”卡丹莎又说道,“刚刚奇树会给我通了电话,他们要我转告你:这边外理遗珍的事情需要你来负责。”

 

     “真会使唤人啊,”安木长叹口气,“我还打算去寒原世界度度假呢。”

 

     “总会有时间的,”卡丹莎说,“算起来,我也有好几年没假期了呢。”

 

     安木点点头,算是认栽。

 

     “等会儿你开我的车,把双子送到我的宅邸,就是峡谷附近的那座,你找得到吧?”卡丹莎说着,把一串钥匙递给安木,“我让管家腾了间房,你可以在这段时间住在那。孩子们的话,城市突击计划的人会过来接他们去异世界。”

 

     “城市突击计划?”安木说,“玉兔的新‘计划’吗?”

 

     “是的,等去了那边,机兽公主会把他们安顿好的。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会看在你把救宗揪出来的面子上。我在这边暂时走不开,因为你们闹出来的动静,城级大厦都启动了一级认知混淆,好让附近的人类不会注意到这边。”

 

     “听起来就忙得要死。”

 

     “没错,忙的要死,”大枢机伸展了下身子,“所以恢复过劲了就尽快过去吧,我也不知道城市突击计划的人怎么样,好不好说话。“

 

     “行,我带他们过去,“安木说着站起身来,”至少不用天天冒死,也算是休息。“

 

     大枢机点点头,就出了车,走进那片转瞬即逝的阳光下……

 

     双子的衣服是机兽提供的。他们上了大枢机的豪华轿车,驶出云洞的光线,驶进阴冷层云的世界中去。

 

     豪华轿车的内部和安木的小云轮是大不一样的。那座位的材质叫人一沾上便想沉沉睡去。但双子是睡不大着的: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不必在流亡的惊恐下目视窗外风景,也是因为昂贵豪华的东西,对他们而言已完全失去了意义。

 

     大至尊的宅邸距离会所颇有一段距离。安木来开车,极昼和极夜在后排。一切都像极了逃亡时那样。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再也不用担心敌人,不用担心封锁,不用担心飞来横祸。

 

     这令他们所有人——甚至包括一无所有,都惬意极了。

 

     极昼看着窗外景象。江河如巨斧劈开山峦,翠绿群山屹立其上起伏跌宕。他们沿着栈道似的公路,迎着湿冷但清新的空气,驶向寒原世界的“倒影”。

 

     极夜有向哥哥请教相灵学的事情,但极昼说,等到了寒原世界再说吧。

 

     相灵学在此时此刻,对极昼而言已太过沉重。在不知不觉中,他用相式杀了多少人,做了多少恶,就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他希望下一次拾起相灵学时,不会再度带来腥风血雨。

 

     当然了,只是希望……具体怎样,他心里也没底……

 

     极昼甩甩头,像是在努力把这种念头甩出脑袋。他对弟弟说:“有什么好玩的吗?”

 

     “好玩的?”极夜一愣,而后眼睛好似在闪光一样,“当然了!”

 

     关于“玩”的事情,极夜打开话匣,大都是他在周赫家里玩头显的经历。安木也在听,偶尔也能插上几句。白狐有时也会在任务的闲暇里玩上一会儿,所以知道极夜在说什么。

 

     安木·胡尼朵其实对这些来自集团联盟的文娱消费品一直很有意见,但此时此刻,它们倒也没以前那么讨厌了。

 

     他们就这么讲了一路。

 

     前半段是极夜的主场,而后半段则主要是安木在说。内容从兽人的电子游戏聊到普通人类的游戏,又聊到机兽们的娱乐。他说到机兽玩游戏可要比血肉之躯方便多了,因为他们的游戏软件全在脑子里。

 

     这确实让极夜羡慕不已。

 

     极昼倒是没什么兴趣——不如说是没什么概念。尽管弟弟一直说等到了寒原世界,一定要让哥哥好好体验一下游戏的乐趣,但极昼还是把一段路睡过去了。

 

     等到视野里出现大枢机的宅邸时,天色已经变得幽蓝幽蓝,仿佛整个世界都沉入深海,庭院的路灯和宅邸的灯光点缀其间。他们刚驶过岗亭,一队侍者便迎上来,为其引路,指挥倒车,以及打开车门。

 

     于是,他们踏入沉沦的世界。

 

     安木不喜欢这种封建风格的待遇,双子也不大喜欢。这些人招待得太周到,以至于他们总得把笑容挂在脸上才觉得对得起这一番好意。

 

     “安木先生吗?”侍者的领队说,“您的房间在三楼一号室,房间已经按照您的习惯布置好了。和以前一样。”

 

     当一无所有跳出车的时候,所有侍者都吓了一大跳。大枢机叮嘱过有一个外理存在会一起过来,但事先的心理准备对一无所有这种级别的东西而言,没什么作用。

 

     “收收汁。”极夜对肉团子说道,“不要滴得到处都是了喔。”

 

     一瞬间,一无所有表面长出一层干燥表皮,裹住了总是在分泌汁液的嫩肉。

 

     在管家带领下,他们走入会客厅。安木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所以香槟在什么地方,茶叶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可以搞到小零食,他一清二楚。不过一会儿,他就搬来了一座小山似的小零食,其中还包括卡丹莎费尽心思搞到的稀奇玩意。

 

     要是这些玩意少了,大枢机肯定怀疑到自己头上。不过没关系,他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安木打算一直陪他们到城市突击计划的人过来再回房间去。他问侍者机兽什么时候过来,结果说曹操曹操到。

 

     会客厅大门被推开,引路侍者背后,就是他们在等的人——城市突击计划的机兽们。有两只,一只是红色的小狼,一只是灰色的小狗。安木知道小红狼是谁,于是站起身来,伸出手去。

 

      小狼和一个成年兽人握手满费劲的,毕竟他看起来就像刚刚上初中的小男孩一样,和双子大差不多。

 

     “你们好,我是玉兔主机派来接应你们的人,叫我艾兰就好,”小红狼自我介绍道,“两位就是零号双子吗?”

 

     “是的,”安木替双子回答说,而后又替小红狼介绍说,“这位是玉兔主机城市突击计划的总指挥,艾兰。”

 

     极昼向艾兰点头致意。

 

     “我会带小先生们前往寒原世界,妥办玉兔主机的暂住相关事项,”艾兰说,“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就随我即刻起程吧。”

 

     双子站起身来,准备随艾兰前往世界之门后的异世界。

 

     安木有点可惜双子没尝到大枢机私藏的那些好东西,于是往极昼和极夜的衣兜里塞了把。

 

     临行前,极夜问安木:“我们还会见面吗?”

 

     “当然了。不过如果可以,我希望下次见面不要是因为集团联盟的那些破事,”安木说,“抱歉,说了有些扫兴的事情。去那边后不要顾虑那么多,好好玩,这是你们应得的。”

 

     双子向安木点点头。

 

     “再见。”极昼说

 

     “再见。”安木说。

 

     语毕,他们随机兽们登上飞机。在最后一次挥别安木后,于2021年1月4日晚7时47分,飞入幽蓝云海,飞入余晖的最后一点光华。以三马赫的巡航速度飞向波涛阶梯城,飞向于彼端屹立的异世界之门,飞向机兽们的家园,后启示录的冰雪世界,以及集团触角尚未触及的“净土”,飞向对双子而言,那超然于世外的“应允之地”。

 

     玉兔主机的寒原世界。

 

 

————————

至此,第一卷毕】


Comment

@白日昭只(21-09-14 17:34)

第一卷完结力,可喜可贺

@沧溟风痕(21-09-14 21:08)

好耶,第一卷完结!

@TJSD—GCX(21-09-14 23:58)

结局了,但是,没有完全结局
看完一遍再看一遍~

@TJSD—GCX(21-09-15 00:16)

发现艺术特色:称呼反复横跳,文章更有意思;一吨细节描写,不但丰富文章还能充字数;多个角度写一个事物(倒数第二段典型),又是一个充字美文的好办法(再次膜拜大佬)(学到了)

@深天(21-09-15 12:16)

回复 @白日昭只 :可喜可贺。

@深天(21-09-15 12:17)

回复 @TJSD—GCX :个人文风罢了,学不学都一样。

@JFK315(21-09-18 22:43)

卡丹莎在反对集团联盟上表现上看一点后悔也没有,她过去是有什么经历啊,让她这么坚决站在自己家族和原本阶级的对立面

@Zhang_TTL(21-09-19 19:44)

恭喜!
(不过催更可是不会停的)

@深天(21-09-19 19:49)

回复 @Zhang_TTL :草
4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9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09-14 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