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 App

《渊之兽域》第二卷·第二章·去绿洲【P.2】

Author

深天


4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0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11-22 00:03

《渊之兽域》第二卷·第二章·去绿洲【P.2】

Author

深天


他们在宫殿外停车场下了载具,由艾兰领着,走向宫殿那足足四层楼高的大门。把持在大门两侧的是两座巨像也似的机兽。他们持握三层楼高的仪仗大斧,背着绝对不可能是礼仪用途的巨炮,目光从宫殿门口一直放射到山谷的极远方。巨门是敞开的,他们走进宫殿内。仅有负责勤务的机兽和机器人在走动来往。禁军模样的机兽侍立在道路两侧。极昼本以为宫殿内部会像超级计算机的机房一样,但至少从目前看来,这儿和古典皇宫没什么两样。

 

一个小狮子模样的机兽冲他们眨了眨眼,艾兰也对他笑了笑,看起来两人彼此很熟悉。但小红狼没有介绍那家伙,毕竟公主的觐见室就在眼前。艾兰领他们去了三层的觐见休息室。整个皇宫高17层,五层以上便是玉兔公主的私人皇居,即便是内务大臣也对五层以上的情况鲜有了解。

 

“因为公主殿下喜欢自己打理自己的房间,不喜欢其他人插手,”在进入觐见休息室后,艾兰说,“她心理压力越来越大,又变得越来越封闭自己。而且汽水……我说老实话,我对制作气泡水这个爱好不报太多希望。“

 

他们在觐见室里站定。双子看着艾兰,艾兰看着极昼,一无所有则在一旁撒欢。

 

“但我其实对你们抱有希望,你们和她都经历过一段特殊的时期,面对过极其黑暗的时刻,而且都拥有特殊的身份。未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玉兔公主和你们的关系不要停留在合作关系上。”艾兰眨眨眼,耸耸肩,可能是一时间把太多事情说出来,结果自己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我希望……你们能成为朋友。这件事我都失败了,我和她共事了20多年,但始终是君与臣而已。但是你们有希望。因为……就像我之前说的,你们其实很特别,不论是对玉兔国度来说,还是对玉兔公主来说。”

 

“哇哦,”小白龙不禁感叹,“这可真是……有些突然。”

 

“就像你说的,极昼,如果玉兔国度对你们有什么期望,应该第一时间让你知道,”艾兰说,“更重要的是,她是国家元首,一国之君,大主机的灵魂。关心她,在很多意义上来说也是在关心我们自己。就把这个……当成一个额外目标好了。如果你感觉不适应的话,拒绝我也可以。”

 

极昼肩一耸:“我无所谓咯。”但又正色说:“我能理解,而且也是我主动要求你给我任务。虽然这件事基本算不上什么任务——哪有人会把交朋友当作任务的啊。但我,还有极夜,我们会尽全力去试试看,这样可以吗?”

 

小红狼饱含感激地点点头。

 

“什么什么,和公主交朋友吗?”极夜忽然兴奋起来,“公主殿下玩游戏吗?”

 

极昼于是狠狠地搓揉弟弟的头。

 

“我不知道呀,”艾兰回答道,倏尔正色道,“但一码归一码,虽然玉兔没有严格的礼仪要求,而且我们也不会要求你们这么做。但是你们要始终记住,进了那扇门后,你们面对的是国家元首,一国之君,而你们是非国家元首等级的外宾,所以在请你们一定要遵守基本的规矩。”

 

“但是遵守规矩了又怎么交朋友啊?”极夜叫道。

 

“交朋友放在非正式场合嘛,“艾兰解释道,“而且如果我理解的没错的话,公主本人也有了解你们的欲望。所以这一次,请你们要端正自己。”

 

极昼明白艾兰的意思,点了点头。极夜也点了点头,但多半是因为哥哥在点头。

 

“如果你们准备好了的话,就推开那扇门吧,”艾兰道,“我是不能进去了,因为受邀请的只有你们而已。”

 

“什么,艾兰哥哥不来的吗?!”小黑龙忽然慌了。

 

“算了,走啦。”这回换极昼拽着极夜了。

 

极夜完全没做好面对国家元首的准备,极昼也差不多。但小白龙觉得不管给自己多少时间也准备不好,还不如硬着头皮上——昨天锤爆阿庇连和救宗的时候也没见做了多充足的准备。他推开的了觐见室的大门,结果完全没料到里面的情况……

 

和这座宫殿此前给他们的印象截然不同,在这里,任何古典的、人文的痕迹都消失了,就像冲进了一台超级计算机内部。巨大的运算机器环立四周,而玉兔主机的核心就站在正中央,与粗细各异的线路相连。她的背后是一大片弧形落地窗,能看见绿洲之城的全景。

 

极昼拽着弟弟的手松了,注意力完全被机器与管线吸引。不过极夜没在意,因为他也被吸引了过去。在由嘀嘀作响的仪器的迷宫里,他们目光最终交汇在了迷宫的终点身上——玉兔机兽的统治者,后启示录国家的大元首,一个看起来十二岁上下的小女孩,给人感觉甚至比艾兰还要年轻。她用宁静祥和的微笑迎接来客。正是这个微笑令极昼明白:她绝非看起来那样“涉世未深”。

 

“欢迎,”她向来客致意,声音十分轻柔,“在玉兔世界过的开心吗?”

 

极昼向玉兔元首行礼。极夜似乎是因为太过慌乱,反而直接叫道:“开心,十分……开心……”

 

最后一个“开心”听起来格外心虚……

 

公主只是一笑却之。其实这样反而让小黑龙更慌了。

 

相比之下,极昼的内心还比较平静。他的双手垂在小腹前,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玉兔的最高领袖。洁白——这是他觉得最能描述公主殿下的词语,洁白如梦幻般的笑意。但在那洁白之下,极昼注意到了一丝灰黑色若隐若现,就像被雨帘遮去的山岩。那是机械的内脏,藏在半透明的白色蒙皮和外壳下。这些机械内脏用一根根粗细各异的黑色管线与周围的空间相连,穿破少女的肌肤,令她宛若一具被线路囚困得木偶,或是一尊供奉在超级计算机庙宇里的神像……

 

忽然,一无所有撞开了门,哄哄地冲进觐见室。艾兰没有阻拦,毕竟肉团子也是嘉宾之一。极夜赶紧冲过去抱起血肉,跑回原位。一无所有似乎也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出奇乖巧。

 

“这位就是一无所有吗?”公主依旧面带微笑,“你好啊。”

 

肉团子哄哄以应。

 

她的目光转而如微风般扫过在场三人,说:“我已经从玉兔国度的朋友,奇树共进会成员安木·胡尼朵那里听说了各位的事迹。请允许向你们致敬。”

 

“谢谢。”双子不约而同说道。

 

“但我同样从安木处知悉,温室世界的雪苍兰国度仍旧不承认你们的人格与权力。我作为玉兔国度的最高领导人,代表玉兔主机与全体玉兔国民的意志,在此向你们提供玉兔主机庇护移民名额若干,请问你们是否接受?”

 

“接受,接受。”双子一起说道,不同的是相比镇定的哥哥,弟弟点头如捣蒜。

 

公主莞尔一笑,但倏尔正色。极昼把她的表情变化看在心里,明白接下来说的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而事诚如小白龙所料。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不需要诸位立即回复,但希望诸位能在一个月内给出答复。“她的面容如晴日静湖,” 玉兔国度愿意以分离纠葛在一无所有内的灵魂,并赋予每一个灵魂以机兽躯壳与玉兔公民权作为回报,换取你们——极昼与极夜,的协助,帮助我们处理救宗的事宜。具体合约稍后会拟出并送至你们家中。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聆听你们对此的看法。“

 

“什么,“极昼眨眨眼睛,似乎在整理思绪,”就是雪麒说的那个吗?“

 

“雪麒会主导灵魂分离的事宜,但不知道你口中的是否是我说的这件事。“

 

“是的,是的,我们愿意。“极夜再度捣蒜也似地点头,又因为没听到哥哥的回复,转头看向极昼说:”答应吧,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极昼向弟弟点点头,看着公主:“一无所有对我们有恩,最初如果不是它保护我们,我们很可能葬身在第四咏叹调中。玉兔主机也待我们不薄。而救宗,既然我们杀过救宗,那想必第四之结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和玉兔的敌人其实是一致的。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你。但具体的我还需要看到合约才知道。”

 

“当然了,事情就应该这样。”公主的双颊再显笑颜,“顺便一提,在玉兔同样在进行外理研究的还有一位,是来自温室世界的鲨鱼兽人。你们应该互相结识,未来许多事情应该都需要你们相互合作。”

 

“当然了,极夜说,”我们还打算和他合作把伙食搞得丰富一些呢!“

 

公主带着笑意:“寒原世界的居民多是机械生命,伙食这方面只有让你们开动脑筋了。或者你们可以挣取主机的智能配额用于食品的开发。”

 

“那,那……配额怎么挣呢?”极夜很关心。

 

“具体的就请教艾兰吧,”公主微笑着说,“小先生们还有别的事情吗?”

 

双子都摇摇头。

 

“那这次会面便到此为止吧,“公主面带笑意,”你们可以离开了。”

 

极昼向公主点头致谢,领着弟弟往出口走去。不想一无所有忽然挣脱小黑龙的臂弯,炮弹也似地飞了出去,撞开大门,冲进休息室里。极夜只好跑起来追在肉球身后,令门后的小红狼大吃一惊,还以为他们在觐见室里闯下了大逆不道的大祸。

 

“怎么了?怎么了?”待到极昼快步走出觐见室了,艾兰迫不及待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看得出来,他对一无所有的自律性可没什么信心……

 

“什么事都没出。”极昼说,“只是到最后的时候一无所有太想跑出来了。”

 

“哦,嗨。”艾兰如释重负,“另外公主殿下的话……怎么样?“

 

“不怎么样,都说的是公事,让我们庇护移民,想让我们帮忙,承诺恢复一无所有的原本面目,“极昼说得很简短,”你也看到了,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而且,我没看出来她有意愿了解我们。“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极昼顿了下,因为他看到弟弟又抱住了一无所有,“公主殿下全程都相当,‘公事公办’呢。”

 

“当然了,公主殿下的公私事分得可是很清的。不过你相信我啦。“艾兰说,”呐,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送你们回家吗,还是说想在城里逛一逛呢?“

 

“唔?怎么了怎么了?“极夜抱着肉团子凑了过来。

 

“我想,“极昼的目光聚焦在一无所有身上,表情倏尔凝重,”如果玉兔真的能将纠葛在一无所有体内的灵魂分开的话,我更愿意去见见假死,我想让他立刻着手一无所有的事情——如果可能的话。“

 

“假死,就是那个兽人吗?“极夜说,”他名字真的好奇怪喔。“

 

“的确,第一次听见他自报姓名的时候我也吃了一惊。请稍等,我联系下他。“艾兰至此稍作停顿,又接着说下去,”那我们下一站便去假死的工作室吧在,正好,你们还可以和他吃顿午饭。“

 

“开斋咯!“极夜吧呼噜呼噜的一无所有举过头顶。

 

极昼耸耸肩,表示不在乎,反正自己也不懂好吃和不好吃的概念。

 

如是,他们出了宫殿的下一站便是外理工作者的工作室——或者应该说是假死的家里。

 

——————————————————————————————————————

接下一部分:https://www.wilddream.net/journal/view/451


Comment

@Zhang_TTL(21-11-26 19:54)

新的一章,万岁,催更!
4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70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1-11-22 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