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 App

晚风情歌(《煦风新笺》同人,浦昼&苍夜)

Author

赵庆雪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47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2-05-11 13:04

晚风情歌(《煦风新笺》同人,浦昼&苍夜)

Author

赵庆雪


……醒了。

这一晚,我被泉玡拉到学校里胡闹,结果闹得太晚被凌老师安排住进宿舍了。我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而且离起床时间还早,其他同学似乎都还沉沉地睡着。

我又躺回了床上,但是好像一时半会儿又睡不着。于是,我便轻手轻脚地爬梯子下去,走出了宿舍,往楼下去了。

夜还很深,月亮仍在银河中慢慢漂游,星辰如河上光斑,涟涟闪烁。楼道里虽灯火通明,但不知为何这灯反而为夜晚的校园平添了一份清冷。

我慢慢地走出宿舍楼,缓缓地步行在校园的道路,细细地品味这个我第一次接触的夜晚的校园。我随意地沿校园道路缓缓步行,初秋的晚风轻轻地拍在身上,令人心旷神怡。

即使只是轻哼着那熟悉的名字,刹那间也山崩土裂无风起狂澜——”

晚风中夹杂着歌声,这么晚了会是谁在唱歌?我竖起耳朵仔细地倾听。

 “还在掺杂着叹息的潮风中飞翔——那副已折坏了的风筝,不觉得眼熟吗?

这声音悦耳甜美,歌曲豪迈大气,尽管歌唱着似乎略有含羞,但歌曲中的情绪却已经被强烈地表达出来了。我沉醉在这动人的歌声,缓缓闭上双眼。双脚好像也被这歌声吸引住了,不自觉地顺着歌声的方向走去。

双脚终于停住了,我睁开双眼,看到一只青狼——正是苍夜,他孤身一人,一只手作爪状仿佛亮示爪牙,一只脚踏在石阶上歌唱着。我愣住了,双眼紧紧盯住苍夜,欣赏着此刻帅气但又不失可爱的小青狼。我感到脸颊有些许发热,可眼前的小青狼已经将我的目光与注意力尽数夺去。

 “……是浦昼同学?

直到苍夜叫我,我才回过神来,从那动听的歌声与美妙的背景中被拽回来。

苍夜,晚上好啊,没想到你也醒着呢。

……是的,因为很难得和大家一起睡嘛。

……那个……因为太兴奋了,反而睡不着嘛。

……

我和苍夜交谈了一会儿,也知道了他的过去的一些经历,这让我反而觉得他更可爱了呢!

 “苍夜,你刚刚真是帅气又可爱呢!可以教我刚刚你唱的那首歌吗?

 “诶,刚才?我唱的?浦昼你都听到了?

 “嗯,是的,我就是被你的歌声吸引过来的。

  “诶诶诶,不……不可以,这个……”苍夜迟疑了一小会儿。

  “真的不可以吗?这真的是首动听的歌曲呢,难道苍夜是讨厌我吗?

 “怎么会啦!我有注意到此时的苍夜的脸颊有些微微泛红。

 “好吧,我尽力试试,请浦昼同学不要笑话我哦。

 “当然不会,我会侧耳倾听的,苍夜就唱唱看吧!

 “……好的,那么,我开始了。

苍夜让我坐到刚刚那块石头上。他侧对着我,左手放在胸前,右手作刚才的爪状。然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张开嘴唇,唱起了一首极有感染力的歌曲。

刚开始,苍夜的声音有一点点不稳定,但随着歌曲渐渐地推进,小青狼逐渐找到了状态,甜美的音色让人的整个灵魂都得到了洗礼,而豪迈的歌曲又是那样的振奋心灵。

我坐在石头上,看着情绪完全投入后的苍夜,他是那样自信潇洒。他的歌声,时而低至山谷,时而高如山峰,时而温柔似细流,时而热烈似火焰,伴随着歌声,苍夜双手的动作和面部表情也会变化——他已经融入进了歌曲之中。我看着此刻与平日里不同的苍夜,脸颊微微发热,心跳不知不觉地快了些许。我闭上双眼,又一次沉醉在他那美妙的歌声中。听着听着,我也开始小声跟唱起来,并且越唱越投入。越唱,越与苍夜的歌声相和谐。最后,小青狼的独唱转变成了小老虎和小青狼的和声,在月下和鸣。

一曲终了,苍夜从歌声中回到了现实中。他缓缓睁开双眼。

我坐在石头上,也从歌曲中回到了现实中,也缓缓地睁开自己的双眼。我们四目相对,不由得相视一笑。

我示意让苍夜坐到我旁边,他坐下后很贴近我,我的心跳不知怎的却加速起来。我慢慢平复,还好苍夜此时闭上了双眼,他许是今晚唱歌累了眯一会儿。

月色越来越暗,我估摸着时候也不早了,而且我也困意四起了。于是,我左手搭着苍夜双腿,右手搭着苍夜的上半身,然后使了力气,便抱起了此刻正闭着眼的小青狼。我抱着苍夜,走在此刻无人的校道上,两旁的灯光照在我们彼此的脸上。

……”

苍夜的脸埋入了我的胸膛,还发出了类似小孩子撒娇时的那种稚气的嗯嗯声。

好可爱……”

我的心突然小鹿乱撞般地跳动起来。

 “……”苍夜又嗯嗯起来,许是路灯太亮了。我加快了脚步,回到了宿舍,又轻轻地将怀中的苍夜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宿舍里开了空调,夜又深了,可别着凉了。

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但我有点睡不着——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尽是今晚苍夜唱歌的模样。我翻了个身子,又开始回味起与苍夜合唱的时光。我此刻一定是幸福地笑着。我又翻了个身子,脑海里开始萦绕着苍夜的歌声,它是那样的震撼人心、那样的美妙绝伦。我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回味着,陶醉着,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

 “喂,醒醒……”

 “……”

 “醒醒,浦昼!

是光满前辈的声音,语气依旧是那样的温柔,让人有依赖感。

我揉了揉眼睛,艰难地爬起来,打了一个大哈欠,我好像好久都没有这样睡得安稳舒服了。

……是光满前辈啊。

 “看来小老虎昨晚睡得很舒服哟。但是现在要快点起床洗漱吃饭了哟,今天大家约好了要到海边玩哦。

 “……什么,海边?

我有点吃惊,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带去海边的东西呀。

哈哈,小老虎不用这么吃惊,凌老师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

噗呲,看来有的时候凌老师还是蛮靠谱的嘛。

听了光满前辈这番话,我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是因为我平常没看到过凌老师可靠的一面吗?不过,话说我也很久没有去过海边了,都快有点忘了大海的景色了。既然大家都约定好了,凌老师也做好准备了,去一次也无妨。

光满前辈,我现在就去洗漱。

好,快点哟!早饭还在楼下等着你哦。

我下了床,很快地换好衣服,洗完漱,跑到了楼下,大家已经都在了。

抱歉,我来迟了。昨晚睡得太沉了。我满怀歉意地说。

喂,迟到了让大家都等你一个,是不是该有些惩罚呀?不如……就罚你一口气喝完这整盒牛奶吧!泉玡一脸坏笑着用挑逗的语气说。

……这样不好吧,待会儿还要去海边,如果肚子撑着对身体会有很大的伤害的。苍夜用温柔的语气说,他的眉毛皱了起来,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担忧。

苍夜对我真好。

好了,都快别闹了,如果想早点去到海边,那就快点吃完早餐、换好衣服,去海边的车可不等人哟。雷炎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摸着泉玡和苍夜的头。

喂!你这只蠢狮子!别碰本大爷的头!小心我咬死你!泉玡对着雷炎恶狠狠地说。

……请不要随便摸我的头!我不是小孩子!苍夜脸红着,但语气依然礼貌而温柔。

苍夜生起气来也是有几分可爱呢,明明不是小孩子,但声音却稚嫩纯真,每次听着他说话,都能联想到在春天的草坪上小朋友们正欢声笑语地嬉戏打闹。

好了,既然班长已经说了,就都快开动吧!时间可是不等人的!

凌老师说罢,拿起一个面包、一盒牛奶开始享用起来。其他人也纷纷拿起早餐享用起来。不过十几分钟,大家便都吃完到凌老师指定的地方拿了自己的衣物到宿舍里更换。然后,又到校门口的公交站旁等到了去海边的车。

车上只有我们师生几个,所以大家就都大胆地放开了自我,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待会儿到海边要玩什么、吃什么,还有就是自己身上凌老师为大家准备的衣服。

我和他们说了一会儿话,然后瞄了一眼苍夜——他睡着了,估计他昨晚并没有睡好。趁着大家都还在热烈讨论着,我走去苍夜的座位上,轻轻地坐到了他旁边。苍夜的双手正抱着自己背的包包,他的头靠在座椅上,发出均匀而微小的呼噜声。凌老师为苍夜准备的衣服一件深蓝色的衬衫,上面用金色画出了几星座、一条卡其色的短裤、一条水手领巾和一顶水手帽。这样的搭配,更凸显了苍夜的,我敢保证,即使是平日看起来凶狠的泉玡也会为这样的苍夜倾倒。我看着座位上的苍夜,心里产生了一个羞耻的想法——我想触碰苍夜的身体,当然也包括那里。但内心的道德阀制止了我,才没有让我做出出格的事,不然我会一辈子都对不起苍夜的。

……”

我坐在苍夜的旁边,过了一会儿,苍夜似乎是累了要换一个姿势。我正准备去帮苍夜,苍夜的脑袋已经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不知怎的心跳加速起来,呆坐在座椅上不知所措,后来我也就保持着不动——我想苍夜还是再多睡会儿吧,可能他昨晚没睡好呢?

车子向海边行驶着,一路上的风景也都在变化着——城市房屋建筑在一点点的减少,越往海边的方向走便越有的花田映入眼帘,直到来到一条靠近海边的路。那条路的右边是沙滩和海。游船的汽笛、海鸥的鸣叫和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组成了一曲美妙和谐的乐章,为旅行增添了一丝生动。路的左边是一些小村庄。农民正忙着农活,小朋友们在田间追着蝴蝶,俨然一副活泼生动的农村生活图。小村庄里有许多我不认识的植物,它们有的已经开花,有的只有绿叶——鲜花与绿叶又为这幅农村生活图平添了几分闲情逸致,叫人好不向往。

嘿!伙计们!我们就要到了!收拾了一下,准备下车了!泉玡大声提醒道。

苍夜,苍夜,醒醒!我们就要到海边了!苍夜,醒醒!我轻声叫醒苍夜,就像光满前辈早上叫醒我那样。

……”苍夜慢慢清醒过来。

诶?诶!浦昼同学?我怎么……”苍夜完全清醒过来后,看到我坐在旁边,变得惊惶起来。他的脸颊也微微泛红起来,还有点语无伦次。

苍夜,没事吧?昨晚有睡好吗?我关心地问了苍夜一句。

过了一小会儿,苍夜平复了自己。

浦昼同学,我没事。那个…………我为什么会睡在你旁边呢?

……这个嘛……”

伙计们!准备好!要下车了!要好好享受这次海边旅行吧!泉玡的声音打断了我。

约莫过了一分钟,车停了,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下车去了,我还在想怎么和苍夜说他睡在我旁边的原因,但苍夜却打断了我。

浦昼同学,我们也带好东西下车吧。

嗯,好。

我和苍夜一同带着自己的东西,下了车,肩并肩地向海滩走去。

灿烂的阳光照耀在金黄色的沙滩上,温柔的海风迎面拂来,顺便也把原来安静的树林也搅得喧哗起来。

嘿!大伙!来打排球!泉玡已经在不远处的排球场上挥着手大喊着,示意一起来玩。

来了!喂,我说,符会长,你可别像在社团里那样让着我们了哟。雷炎回应了泉玡,然后又转向挑衅符冰。

哼,这次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看来符冰是接受了雷炎的挑衅了。

哎哟,符妈可别输了就赖皮哟。墨霄还是和从前一样,懒洋洋的,连语气中都夹杂着几分慵懒。

喂,我说赶紧分好队!时间很宝贵!泉玡催促着。浦昼苍夜也一起来吧!

额额......好!苍夜也一起吧!

......好吧!我也尝试一下吧!难得和大家一起出来玩。

分队。

手心手背......手心手背......”

我、苍夜、泉玡、符冰一组,泉玡是队长;雷炎、墨霄、光满前辈一组,雷炎是队长。

......这样的分组,我们能打得过对面吗?我不禁疑惑问道。

没事,有本大爷在呢!待会儿别眨眼,看本大爷精彩的表演吧!

泉玡很自信,当然,我也很相信他。

没事的,浦昼同学,我们一起加油!苍夜一边牵起我的手,一边微笑着对我说。

微笑着的苍夜格外可爱动人,而他身上的服装又让这种气质更加突出了。望着苍夜,仿佛一切烦恼都能被抛到九霄云外。

小心,球来了!雷炎大声喊道。

第一球有雷炎他们队伍先发球。球过来了,泉玡又打了回去。球传到墨霄处,被墨霄打了回来。接着又是几个这样的来回。

哈啊......沙滩排球就是这么玩的吗?好像有点无聊。

哦,是吗?那就来点刺激的吧!

符冰好像受到挑衅一般。很用力地把球打到墨霄那里。

诶诶诶,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符妈你别当真呀。

嘿,很好,热身结束了,下面可就是真正的比赛了哟!雷炎接住了符冰打过来的球,并大声说道。

来吧!本大爷可等不及了!泉玡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兴奋地大声说道。

准备好!三、二、一,接球!

雷炎发球。和之前不同,这次雷炎明显用力了。接着,球又传回到我们这里。

哎呀!苍夜大叫了一声。

苍夜,你怎么了?

我匆忙去扶苍夜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沙子,看了看他的脸,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苍夜,没事吧。

其他人也连忙停上,跑了过来看苍夜的情况。

……我没事……就是第一次玩,有点紧张,所以没接到球。

没事的苍夜,第一次嘛。让我看看,嗯……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谢谢老师关心。

苍夜你先到一旁休息一下吧,让浦昼陪着你吧。

可是,我不能嗯……”

我捂住了苍夜的嘴。

好了,苍夜,先休息吧。如果你想大家玩得都尽兴的话。

……好吧。

苍夜似乎有点失望。

来吧,苍夜,我们先到旁边休息一会儿。

我背起苍夜,走到了排球场不远处的沙滩上,然后把苍夜放了下来,陪他一起坐着、看着他们激烈焦灼地比赛着。

比赛越来越激烈,太阳也越来越毒辣了。海风吹来,带着海洋的气息,中间夹杂着些许汗液的味道。

好了,打了这么久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光满前辈首先提出,我估计这应该能抵得上他以前的运动量了吧。想到了这儿,我不禁笑了一下,幸亏这时苍夜在专注地看着排球比赛,不然光满前辈的小秘密(应该算吧)可就要被问出来了。

哟,我说大个子,这么快就坚持不了吗?大爷我玩得正尽兴呢。泉玡微弯着腰,小口小口喘着气说。

我们的确需要休息,可不是每个人都是你这样精力旺盛的。旁边的墨霄对泉玡说。

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每天24小时18个小时都在睡懒觉。

墨霄无话可说,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哇,天哪……”苍夜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头转向了一边。

泉玡和雷炎脱掉了自己的上衣,赤裸着自己的上半身。他俩的肌肉线条分明,排列得错落有致,可与古希腊的雕塑艺术品媲美。他们的肌肉附着着汗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两个光点,格外诱人。

苍夜,苍夜?

苍夜终于放开了自己的双手,睁开了眼睛。

苍夜,刚刚怎么了?

……没什么。

看着苍夜似乎不好意思的样子,我也就不再多问了。

……

晚上。

夜晚的海风凉爽了许多,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也温柔了许多,月亮倒映在海面上,像是一只银盘静静地放在铺着黑布的桌子上。

我们围坐在篝火旁,吃着从隔壁小村庄里买来的西瓜,喝着新鲜采摘的椰子,玩着游戏、欢笑着。

下午的比赛可真是激烈有精彩啊!我说。

是的呀!可惜天黑得太快了,本大爷还没玩儿够呢。泉玡说。

是吗?那我们明天继续吧!雷炎说。

泉玡和雷炎还光着身子,下午的排球赛使他们大汗淋漓,衣服还在边儿上晾着。苍夜坐在他们对面,他的眼睛一直低着。

今晚这么难得,不如来唱歌吧!凌老师提议道。现在气氛刚刚好,就差歌声来衬托了。

好!众人大喊。

但是我观察到苍夜似乎表现得并不太积极。

(众人轮流唱歌)

……

月亮逐渐西沉,歌声也慢慢消寂,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宁静,耳畔的水声伴着其他人的鼾声爬进我的耳朵。

我和苍夜同一顶帐篷,此时我在帐篷里睡着,但似乎没有完全入眠。

即使只是轻哼着那熟悉的名字,刹那间也山崩土裂无风起狂澜——”

是苍夜的歌声,它在梦乡里又响了起来,那样的动听,那样的美妙。

等等,好像不是梦里的声音!苍夜呢?

我的手碰了一下苍夜的位置,苍夜并不在。我穿上衣服,轻手轻脚地爬出帐篷,顺着歌声去找苍夜。

找到了——离露营地不远处有块礁石,旁边是苍夜的包,上面坐着的正是苍夜。

好可爱,好帅气。我驻足在沙滩上,听着歌声,望着唱着歌的苍夜,入了迷。接着,我也开始跟着唱了起来,渐渐地入了神。

浦昼同学怎么还没睡?

苍夜叫醒了我,我才从刚才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应该是我要问苍夜怎么还没睡吧?我调侃道。

那个,我告诉了浦昼同学,浦昼同学可不许笑我。苍夜说。

这反而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走上前去,坐在了苍夜的旁边,有看了看四周,这才向苍夜小声地说:说吧,苍夜,这周围没人。

…………心里思念着一个人,他离我不远,可……可我却没有勇气和他说出我一直想说的那句话。

苍夜还是支支吾吾的,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啜泣了起来。

怎么了苍夜?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了呢?唔……”

苍夜忽然亲吻了我,我看着他双眸落下几滴珠泪。这一刹那,我感到手足无措,但后来也紧紧地抱住了苍夜,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浦昼同学,我…………”

我知道,我也是。

我和苍夜相视一笑,相拥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我们才舍得放开彼此。苍夜起身,面向着大海,如同在学校那晚般唱了起来:

晚风徐徐吹,请把我思念君的声音带到你的梦里……如今我与君心相印,天地为证,海月为妆,请许我身嫁于君。

苍夜唱罢,从沉醉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了。他转向面对着我,几滴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着,月光正好照在苍夜身上,稚嫩的小青狼更显得令人怜爱了。我再次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抹去苍夜的眼泪,把自己的双手搭在苍夜的肩膀上。

谢谢你!苍夜!

……浦昼同学,你喜欢就好。对了,请浦昼同学一定要看一样东西。

苍夜滑落下礁石,拿了自己的包上来,从里面翻出来了一个画本。

画本?我还不知道原来苍夜也会画画呀。

浦昼同学不要再笑我啦。来,你看看我画的这幅画怎么样?

我把画本拿了过来,看完却被惊讶到了——上面画着我和苍夜,我们正在海滩上拥吻。

小青狼脸红了,他的双手搂住了我的腰,而我的双手顺势也把苍夜抱在了我的怀里。借着月色和浪声,我们拥吻在一起,就像是大自然为我们准备的婚礼。

……

回账篷的路上。

我和苍夜十指相扣着,一边听着夜晚海浪的歌声,一边悠闲地走着,享受着此刻的幸福。

不过,我还是有个小小的疑惑,于是,我便开口问了:苍夜啊,为什么白天的时候你看见泉玡和雷炎脱衣服要叫呀?

……这个……”苍夜停了下来,脸红着,另一只手的食指挠着自己的脸颊因为……之前班长和我说过你刚开学时的那件事,我本来觉得这样不好。但是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好像坠入了爱河,我……我不知怎的也产生了那样不好的想法……”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吗?我被苍夜绕晕了。

有的,班长和我提过浦昼你的体格不差,所以当他们脱上衣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带入了你,因为我当时太过害羞没有控制住我自己。

噗嗤……”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浦昼,你怎么可以嘲笑我!苍夜有点生气了。

都是男生,害羞什么呢?

我摸了摸苍夜的头。

不要……诶诶,浦昼你在做什么?

我在苍夜面前脱掉了自己的上衣,还揪住了他的手臂。

苍夜,如果不介意,我的身体请你尽情地欣赏。

苍夜终于望向了我,然后他吞咽了几下,红着脸上下看了一遍。接着又把头拧向了一边。

我把苍夜搂到怀里,他趴在我的胸口,喘着气,尾巴剧烈地摇晃着。而我抚摸着他的耳朵,轻拍着他的背。过了一会儿,苍夜才冷静下来。然后他的双手搂紧了我的脖子,碰了碰我的鼻子。

浦昼,在你的怀里,真的好有安全感啊。

苍夜,有你的陪伴,我也不会感觉到孤单了。

晚风徐徐吹,请把我思念君的声音带到你的梦里……如今我与君心相印,天地为证,海月为妆,请许我身嫁于君。

我们唱起了刚刚的那首歌,海浪与晚风为我们伴奏。我们一边唱,一边慢慢走,沙滩上留下两排爪印,海水似乎不忍心将它们冲刷走,所以一直没有碰到。

帐篷里。

帐篷有点小,我和苍夜勉强挤挤。

浦昼,亲爱的,晚安!

你刚刚叫我什么?

……亲爱的。

苍夜又害羞了,钻进了我的怀里,牵着我的手便不肯放下了。

嗯,晚安,亲爱的。

我抱住了苍夜,亲吻了他的额头,又与他十指相扣着。

不久,我和苍夜就都睡着了。

晚风徐徐吹,请把我思念君的声音带到你的梦里……如今我与君心相印,天地为证,海月为妆,请许我身嫁于君。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苍夜的这首歌在不断回响,我与苍夜走向婚礼的殿堂——就在那片沙滩上,雷炎和凌老师他们都来了,作为婚礼的嘉宾。我为苍夜带上我自己亲手做的花环,那一袭古希腊白衣,更凸显了苍夜的纯真,仿佛是下凡的天使。我们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完成简洁的婚礼,拥吻在了一起。

那会儿在帐篷里的我一定是幸福地笑着的。

第二天。

好了!大家都起来吧!我们要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

凌老师的声音并没有叫醒我们,估计我们是深深沉浸在幸福之中了。

……怎么不见浦昼和苍夜?雷炎问。

那顶帐篷好像是他们睡的。泉玡指向浦昼和苍夜的帐篷——那顶帐篷的拉链还没有拉开。

浦昼——苍夜——起床咯!雷炎一边叫,一边拉开拉链。

接下来的一幕震惊了在场的人——浦昼和苍夜紧紧相拥而眠。而突然闯进帐篷的光照也让两人相继清醒过来。

哇,你们俩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跟两夫妻似的。泉玡问。

先清醒的是我,接着我伸了个懒腰,打了哈欠,动作稍微有点大,惊醒了怀里的苍夜。苍夜清醒了过来,看到周围的人,立刻和浦昼分开了许多,用被子遮掩住自己。

……那个,大……大家都在呀。

哎呀呀……看来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墨霄还是用他那慵懒的语气说。

那个……那个……我们……”我也被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浦昼,你可以为我们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吗?

符冰会长发话了,我也不知如何是好,也只好把昨晚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给大家听了。

……

——”众人惊呼。

嗯,那看来我们要迟一点才能回去了。凌老师说道。

……为什么?

这片沙滩的确是一个作为婚礼殿堂的绝佳选择,相信我,你们俩会喜欢的。

……是吗?

当然是真的啦,老师什么时候骗过小苍夜吗。

说罢,凌老师又摸了苍夜的头。

凌老师,都说了我不是小孩子!

苍夜又生气了,但他生气的模样却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篝火燃得正旺盛。在那块礁石旁边,我梦中的那场简洁却庄重的婚礼正在举行。

新人入场!

雷炎的话语刚落下,穿着从隔壁村庄买来的古希腊白衣的我牵着同样穿着的苍夜的手一步步地走向礁石前凌老师处。我们三步一次对视,每次对视都能感受到对方爱的火花正猛烈燃起。三次对视后,我们来到了凌老师处。

苍夜,你是否愿意嫁给浦昼,无论前路有多么困难,都愿意作他的妻子?

我愿意!

浦昼,你是否愿意娶苍夜为妻,无论前路有多么困难,都愿意作他的丈夫?

我愿意!

请新郎新娘交换信物!

我拿出做了一天的花环,亲手带到了苍夜的头上。这一刻,花环为本就纯真稚嫩的苍夜平添了几分惹人怜爱——我敢保证,世界上没有谁比苍夜更适合花环了。

苍夜,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花环,希望你喜欢!

谢谢,浦昼,额,不对,是相公。苍夜害羞了,但却露出开心的笑容。

浦昼,快戴上,这是我为你做的贝壳项链。

我低下身子,让苍夜也亲手为我戴上满载着他爱意的项链,这一刻,我的幸福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了。

谢谢你,我的苍夜,我的爱妻!

我宣布,婚礼完成!浦昼和苍夜正式结为夫妻!

凌老师说完这句话,现场被掌声和欢呼声填满。

我紧紧拉着苍夜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苍夜此刻在哭,我正要去擦去他的眼泪,却被他制止了。他说这是幸福的眼泪,让它流着,便代表以后会幸福长流。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大家都在等着最受期待的场面——夫妻拥吻。当然,我们也不会令所有人失望。我抱紧苍夜,朝着他的嘴唇吻去。苍夜也搂紧了我,吻着我。

——”

过了好一会儿,我们才舍得松开彼此,当然我们的手依然牵着。我和苍夜望向大海,一轮明月正高挂空中,晚风温柔地吹拂着,海浪声犹如乐声般动听。

晚风徐徐吹……”

苍夜望着我,又望向了大海,我懂。

晚风徐徐吹,请把我思念君的声音带到你的梦里……如今我与君心相印,天地为证,海月为妆,请许我身嫁于君。

我们的歌声融入了今夜的海滩,共同为我们的婚礼奏响了一曲颂歌。

婚礼结束了,一切又都归于平静,大家坐上了回去的车,我和苍夜坐一块儿。苍夜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也把头靠近他。

亲爱的,今晚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我也一样,亲爱的。

我把车窗打开,晚风迎面拂来,点点星光交织成画,载着我们的车一路向着家的方向前行。


Comment

@赵庆雪(22-05-11 13:06)

大家好,这里是赵庆雪,一只白虎(有机会和大家介绍一下自己),这篇同人是前几天写的,还有一篇2019年写的我也打算发出来给大家阅读,敬请期待吧!(❁´◡`❁)

@墨染黑(22-05-12 20:42)

很甜

@赵庆雪(22-05-12 22:27)

回复 @墨染黑 :谢谢支持
1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47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2-05-11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