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 App

图书馆·邂逅(《煦风新笺》同人文,昼夜组,赵庆雪2019写)

Author

赵庆雪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35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2-05-14 00:33

图书馆·邂逅(《煦风新笺》同人文,昼夜组,赵庆雪2019写)

Author

赵庆雪


 好的,我现在来把之前答应的我2019年时的同人文发出来给各位阅读,有什么建议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留言。

 

 

        “唉!高三狗这是苦逼,晚睡早起不说,还有那么多的作业和考试!”放学铃声敲响后,浦昼独自一兽在教室里发牢骚。发完牢骚,浦昼从粘着一上午的已经滚烫的椅子上起身,用力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此时,已是响午时分,浦昼见肚子没有咕咕地叫,便慢慢地走向图书馆,想要看看书,放松放松。

        图书馆。

        要说学校里哪个地方最能让自己放松的,那图书馆绝对是不二之选。晌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照在了绿萝稚嫩的叶子上,显得格外澄澈。浦昼熟练地走向“文学”书架,又熟练地拿下那本被翻了很多次的书,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来。

        晌午的阳光渐渐被白云遮住,知了在大榕树上高歌。

        浦昼的肚子开始敲起了不满的鼓声。浦昼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抬头看了看图书馆里的时钟:“呀!十二点了,希望食堂里还有饭吃。”浦昼惊讶道,然后又满足地叹了一口气:“好吧!吸取教训,书中的世界很精彩,但千万不要在中午看。”把书放回去后,浦昼匆匆忙忙地跑去食堂。忽然,浦昼的虎尾巴上的毛炸了起来,身体往后倾斜,双脚一直在不停地刹住整个身体,但因为鞋子打滑,浦昼的整个身子还是在不断地向前滑。而浦昼的前面,是在过道上阅读得津津有味的小青狼——苍夜。最后,浦昼准确无误地撞上了苍夜,而前一秒浦昼还在心里祈祷着:“拜托,拜托,千万别撞上!”

         “额啊,疼……”苍夜一边用自己的小狼爪子摸着自己的头,一边叫道。

         当然,浦昼此刻的状态与苍夜是一模一样的。但浦昼很快就站了起来,扶起了坐在地上的苍夜。

         “苍夜,还疼吗?”浦昼温柔又满怀歉意地问道。

        “还……还好。诶!是浦昼同学呀!我……我没事了……”苍夜语气变得略微紧张,小脸蛋不自觉地微微泛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咦?那个……是糖吗?”浦昼注意到在苍夜刚刚坐着的地方有一个蓝色的长方体,上面印着“荷氏”两个大字。

         “嗯……那个,在图书馆里我不吃那些有很多碎屑的食物,这样既不影响别人,也不容易被别人发现,还能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学习。”苍夜挠着头说,额头不知何时多了几滴汗珠。

        “啥?这么拼的吗?苍夜,你光吃糖就能饱吗?”浦昼一脸惊讶相,然后又一脸坏相,显然是想到了一个捉弄苍夜的“好点子”:“苍夜,没想到你这样的模范好孩子也会违反规定,这样可不好哦。”说罢,浦昼的心里不由自主地坏笑起来。

        几秒后,阳光成功刺破了白云, 重新照进了图书馆,照在了浦昼红通通的脸上。

        苍夜那双小狼爪子抓着浦昼的袖子不放,小狼尾巴不停地左右摆动,靛蓝色的眼睛里不断散发着可怜又无助。浦昼红着脸,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正要伸手去摸苍夜头时却又像被开水烫到似的收了回来:“浦昼,你可要控制住你自己啊!可是,苍夜太可爱了啦!”浦昼的内心如同千军万马交战般混乱。

        “是谁在里面吵闹!”忽然,一个包租婆腔调的图书管理员吼道。

        浦昼和苍夜都不约而同地撒腿就跑,饶了一个大圈子,才跑出了图书馆。幸运的是,他们没有碰到那位凶巴巴的管理员大妈。浦昼和苍夜一路狂奔,等他们累了,就在展览厅过道上的椅子上瘫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等到他们都没这么累了,浦昼的虎尾巴才慢慢地摇起来,虎耳朵也时不时抖一抖;苍夜的狼尾巴也慢慢地要着,狼耳朵也和浦昼一样时不时抖一抖。他们四眼相望,都不由地笑了起来。

       在学校的图书馆里,上天给了一只老虎和一只小青狼安排了一场美丽的邂逅,让他们彼此间的友谊又增加了不少。一棵萌芽在他们的心田里发芽,渐渐地,它长成了一棵屹立不倒的大树。

         期中考试后。

        已经停开一个多月的煦风社又重新热闹起来。期中考试后,恰巧遇上了学校“人文周”活动,煦风社很荣幸地被选中拿出社员作品展示的社团之一。

         夜晚。

        凌泽老师便买了一些零食和低度数的鸡尾酒来庆祝,在这些东西里,有一瓶果汁——那是给苍夜留的。社员们“嘭”的一声打开了瓶盖,也开启了这场庆祝会的高潮。

         “干杯!” 大家一起欢呼。

          “这次的期中考试和‘人文周’活动祝愿大家取得一个好成绩啦!哈哈哈!”凌泽老师一如既往的豪爽。

         “谢谢老师!”社员们用最热烈的声音回应着。

        “苍夜,你喝果汁,大家都喝酒,这样好像有点不妥哦。” 符冰会长用他那冷冰冰的声音突然说道。

         “是哦,有点不妥哦。”黑猫墨霄附和道。

         “诶?我……我……”苍夜听了这番话,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行了,你跟个孩子计较个啥呀。”雷炎说。

      “没什么,我们就是跟小苍夜开个玩笑罢了。”符冰邪魅一笑,然后又像没事儿人一样的说。

        “我……我才不是小孩子呢!我喝,和大家一起喝!”苍夜听到雷炎说自己是个孩子,生气了。说罢,便拿过浦昼手里的酒瓶。但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喝下去了。

         “苍夜……”浦昼见此,立马去阻止他。但浦昼还是没有赶上。

        苍夜喝下酒以后,脸变得通红,他感到全身有种滚烫的感觉,世界在他眼中变得天旋地转,他的步履变得飘忽起来。苍夜踉踉跄跄地走到浦昼面前,刚举起酒瓶,只听到“砰”的一声,酒瓶摔在了地上,变成了碎片。而苍夜倒在了浦昼的怀里,他死死地抓住浦昼的衣服不放,像个小孩子般撒气:“你……你们看,我……我没醉。”

        “符冰会长,你……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明知道苍夜他喝不了酒!”浦昼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浦昼,你先把苍夜送回家吧,苍夜的家就在……”凌泽老师本来想告诉浦昼苍夜的家在哪里,好让浦昼快点送他回家休息。但还没等到凌泽老师说出苍夜家的地址,浦昼就已经背着苍夜狂奔出校门口。浦昼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拦到了一辆出租车。浦昼把苍夜抱上了车。

        “您好,请问您要去哪里?”出租车司机问道。

        当出租车司机问浦昼要去哪时,他才想起自己不知道苍夜家的地址。没办法,浦昼只好说自己租住的地方的地址。

        苍夜在浦昼的大腿上睡着了,像个婴儿般睡得香甜。苍夜的小狼耳朵时不时地抖动一下,小狼尾巴静静地躺在车上的座椅上。他似乎在做一个美梦,梦中有他,有他,还有放学路上的枫叶和枫树下的长椅……

        出租车穿过那繁华的街道,在霓虹灯与路灯中穿行,最后到了一个安静的居民楼下——那是浦昼租住的地方。浦昼连忙付了钱,二话不说地背着苍夜上楼。到了门口,浦昼又很快拿出钥匙开了门。门还没来得及关,他就直奔自己的卧室,小心翼翼地如同在保护一件奇珍异宝般地把苍夜放到床上,细心地轻柔地给苍夜盖好被子。这一路,浦昼的汗如瀑布般地流。

       “浦······浦昼同学,浦昼······”苍夜用微弱地声音叫着浦昼的名字。

       “怎么了,苍夜?哪里不舒服吗?”浦昼温柔又宠溺地摸着苍夜的头问道。

       “嗯啊!我没醉,我还能再喝······”

      “唉呀!我的傻苍夜啊!你怎么这么好胜呢?真是拿你没办法呀!”浦昼说罢,抚摸着苍夜脑袋的手移动到了苍夜的脸上,轻轻地揉捏着苍夜的脸,眼里透露出无尽的关爱和宠溺。

        浦昼的虎鼻子动了动,他闻到了自己身上一股汗臭味,便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又轻轻地把卧室的门关好,尽量不发出声音。然后他又去把大门关好,顺便去窗台那儿收回已经晾晒了一天的睡衣,轻手轻脚地走去洗澡了。

       浦昼租住的地方有个最大的缺点——空间太小,客厅无法放置沙发,只能随意地摆放几张小板凳和一张矮小的桌子了。卧室中,床就已经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剩余的空间仅供浦昼行走。浦昼从浴室里出来后,看到自己租住的地方太小甚至无法打地铺。没办法,浦昼只好睡回自己的床上。此时,醉酒的苍夜还在床上熟睡。浦昼轻手轻脚地来到自己的床边,小心翼翼地睡上床,自己的面前就是正在醉酒并且熟睡着的苍夜。过了一会儿,浦昼快要睡着了,这时苍夜忽然一个转身,扑进了浦昼的胸脯,刚要睡着的浦昼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到苍夜这样抱着自己,浦昼有点不知所措,脸渐渐泛红。

        “浦……浦昼同学,我……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苍夜抱着浦昼,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他微微睁开眼,迷离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浦昼。

        “我的傻苍夜,我也喜欢你。”浦昼用下巴轻轻地顶着苍夜的额头,手温柔地抚摸着苍夜的后背。

         时间渐渐流逝,浦昼就这样搂着苍夜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浦昼睁开眼睛,发现苍夜已经酒醒,脸不再通红,不过他还是像个婴儿般熟睡,手臂依然不愿意从自己身上拿开。

        “真能睡,像个宝宝似的。”浦昼又是无奈又是宠溺地说道。然后又摸了摸苍夜的额头。

        苍夜的眼皮终于动了,他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在浦昼的床上,而自己还抱着浦昼、趴在他的胸脯上。苍夜本来已经褪色的脸又变得通红起来。

        “头……头好痛,全身都没有力气。”

        “当然了,明明自己喝不了酒还喝,现在自讨苦吃了吧。”

         “我……我……对不起……”苍夜几乎要哭出来了,小狼耳朵弄出了飞机耳。

         “好了,好了,不怪你,不怪你……”浦昼又把苍夜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安慰着他。

         ……

          一周后,学校图书馆。

        浦昼又到图书馆中看书。他站在过道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书。

         “浦昼同学,要一起坐吗?”浦昼抬起头,苍夜正在座位上向自己挥手。

        “好啊!”浦昼坐了下来,继续沉浸在书中的世界。忽然,浦昼觉得自己的肩膀重了许多。浦昼看了看,是苍夜,他枕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苍夜,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像这样一直陪着你。”

         一直陪着你。

         浦昼的额头贴在了苍夜的额头上,温柔地说道:“我也一直这样陪着你。”

         阳光又从窗外照射进来,照射在了一只老虎和一只小青狼幸福的脸上。

 


Comment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35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2-05-14 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