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WildDream 创作站!

一个原创的、全年龄的中文兽、兽人、动物、奇幻生物主题创作与交流平台

登录注册

新浪微博 | Facebook

第八章 巡逻队与沙虫

作者

巴克拉


0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63
  • 发布时间:2018-11-08 12:59

第八章 巡逻队与沙虫

作者

巴克拉


  

  回到矿坑,胡狼们正用喷射器里的燃料烤肉。卢庆幸他们烤的不是那头熊。阿历克斯丢下弹药上去抢肉,不过吃的不多。尝尝味道吧。还真是个少爷啊,人家刚给揍个半死你也忍心。

  尼克蹲在熊人尸体边切他的肚子,卢看到他的内脏颜色很深,不像正常尸体。见他来了,尼克擦拭起刀,头也不回的对他说:“是紫渣,这个笨蛋,吸的太多烧坏了脑子。没听过?紫渣武器知道吧,会把肉体变得奶酪那样脆弱,粘上后摔上一跤就能骨折。某些科学家发现不同浓度下紫渣会起反效果,可以让你变得钢铁那样坚硬,体力无限强化。这家伙接受过这种手术,可惜没成功。”

  阿历克斯一脸恶心:“靠,我最不喜欢这种玩意儿了。兽不兽鬼不鬼的。”

  “好了,我去周围转转,这里有水,沙虫不会少的。”尼克接过子弹和燃烧弹,晃着尾巴走了。

  卢默默瞅了会儿,转身挖起坑来,阿历克斯跑进了矿坑,达克大呼小叫跟着。

  刨好坑,卢将熊人尸体拖进去,放上几块石头权当墓碑了。见过死去的兽太多,以至于他都没感觉了。在琼斯姑妈这儿过了阵安稳日子,让他意识到死兽不是多么平常的事。只当是为了夜里能安稳点吧。

  晚饭时候,面对一桌子变异犬肉卢有点没胃口。琼斯姑妈去了布林克林,许多物资不值得使用旅行通道,她得为了补给和招募劳工的事和那个镇长交涉。鲁道夫兴致同样不高,看着他干裂的嘴唇和擦伤的手也就明白了。

  阿历克斯胃口不错,他就是这样,新鲜事物总能引起他的兴趣。哪怕这肉难吃的很。唯独汤做的挺好。

  吃饱后拉尔夫给大家发钥匙,简易宿舍已然搭好,总算不用吹风沙了。阿历克斯拉起卢的手奔向房子。

  进了房门阿历克斯先占了右边的床。

  “这是我的,当然你要跟我一起睡我不介意。”黑猫甩掉靴子,扬起满屋子猫毛。

  卢解下枪:“我很介意。浴室什么的搭好了吗?”

  “没呢,鲁道夫说是要两天后,关键要把矿井里的水引出来。这些是他们的工作,我们负责消灭敌人。我得找拉尔夫给你要个护盾来。”

  对哦,看到那熊人的拳头被护盾挡住而救了拉尔夫一命后他就在想了。但是,护盾可比枪贵多了。

  “那我可没钱。”他诚实回答。

  “要五块溢元素吧,换成钞票十万的样子。你得在这儿工作七年左右。嘿嘿,那你得陪我七年了。”黑猫关注点完全不对。

  卢盘腿坐床上不以为然:“你真当我会老老实实干上七年?再说要是我挂了或者你喜欢上其他兽了,那买护盾的钱我可不会还。”

  黑猫跳到他床上,差点压断他腿。

  “我不会放你走的,你也不许死。”说这话时阿历克斯表情有点吓人,卢要推开他,却发现推不开。

  僵持片刻,卢闭上眼,表示你要做什么随便。

  柔软的唇贴上他的脸颊,同样柔软的还有黑猫的身体。温暖,让兽安心。味道也好闻,如果不是大腿实在疼这挺完美。

  “我说,你们家都卖什么啊,我觉得不止农作物吧。”卢从牙缝里挤出字来,阿历克斯贴的太紧。

  “谁知道,能赚钱的都卖,差不多吧。”

  亲了半天,卢晃起缺氧的脑袋,制止了黑猫试图脱衣服的举动。

  躺回床上,卢点上支烟,将少的可怜的行李塞进床底:“阿历克斯,你第一次杀兽是什么样?虽然那只熊人是敌人,总感觉,不对劲。”

  “没什么特别吧,刺上一刀,抽出来,活的就变成死的了。我们是士兵,做这个很正常。好啦,我是偶尔会梦到杀过的兽,醒过来忘了就好。我看你也累了,不吵你了。睡觉。”黑猫并未深谈。

  

  结果他们没睡上多久,拉尔夫吆喝着叫醒他们,一帮兽连夜赶工。豺狗们有的挖坑,有的扛起发电机去了矿坑。尼克静静蹲在远处山头上监视着。拉尔夫也和他们一起大包小包的扛东西。简易卫生间从旅行通道里送出,放的到处都是。最主要的功能是攒肥料。六足自行仓库充作临时军火库,卢便蹲在里面给武器拆包,组装。当然,搬运的工作也是他的。

  只不知道这些箱子一个有将近五十公斤重啊,累死狐狸了。

  撬开箱子,里面多是最常见的步枪,没啥特别,就是便宜。卢依次组装起来,做些简单保养,装填子弹。备用的零件集中放好。手雷数了数,大概三百个,散弹枪二十把。

  拉尔夫婉转的表示他的射击水平有待提高,早上开工前可以和他或是尼克练习。切,要我当飞行员不更好吗。拉尔夫则表示他们没订购那个,毕竟开荒时要省钱。

  比枪械值钱的是药品,这可全靠进口。卢仔细收好,不知不觉已是深夜。算了算要添置的装备,他悲哀的发现靠薪水得在琼斯家工作一辈子了。所以,外出是顺便找机会赚点钱是必要的。

  背起机枪,他来到豺狗们搭起的瞭望塔上,拿起望远镜观察番。少数的灯光给荒漠里带来少许生气,少见的看着阿历克斯在驾驶挖掘机。他们在地面上清理掉沙土,挨个打孔。

  固定好机枪,回到宿舍,卢很快睡着了。

  仿佛是下一秒,重金属摇滚乐惊醒了他。卢差点蹦到房顶上。他杀气腾腾寻找声音来源,是阿历克斯通讯器里传来的。看来这是他的闹钟铃声。

  卢捂住头,无奈的披上外套出门,不等他准备去洗漱,便见到一只胡狼奔跑在工地上。是达克,后面杰斯与阿历克斯追赶,汤姆对他投以抱歉的眼神。

  “嗨,狐狸,早安,啊,我在给他治病。”

  “你要治病没必要拿枪吧。再说为什么达克只穿了一条内裤!!”卢没忍住咆哮,这也太怪诞了。

  汤姆喘着气停在门前:“那个,阿历克斯说要给达克打针,可达克害怕打针。所以少爷想趁早上达克没睡醒的时候治疗。一针下去就成这样了。您接着休息,很快就好了。”

  不远处那头胡狼被按在地上,然后堪比惊雷的嚎叫声叫醒了所有兽。一只放哨的豺狗开了火,在事态恶化前拉尔夫跑了出来,揪着达克和阿历克斯的尾巴回了屋。

  抢个卫生间草草刷了牙,翻包混合口味面包当早餐,卢给豺狗们发放步枪。然后开着挖掘机去刨坑。豺狗们速度很快,输送地下水的管道铺设的差不多了,他要挖个足够深的蓄水池。

  慢慢学吧,人手不够啊。一声声爆破声回荡,工人们全速修建地下温室。不然风沙一来就全白干了。

  挖掘中不时有沙虫钻出来,小腿粗细,分不出哪儿是头哪儿是尾。嚣张的竖起半截身子示威,卢直接拿铲子铲碎,绿色的腐蚀液体喷的到处是。胡狼们不得不经常为挖掘机更换铲斗。

  温室有好几个,需要在地下连通,加上其他建筑,感觉很复杂。豺狗们看来是专业的,该做什么有条不紊。

 

  这样连续工作了两天,阿历克斯失去了最初劲头,一到饭点趴桌子上哼哼。达克因为他的治疗躺了两天,大家工作时更加小心了,避免被送到他那里。

  琼斯姑妈传回讯息说是食物收集的差不多了,招徕了一些工匠,妥当后会回来的。拉尔夫除了帮忙搭建设备就是在计算成本开支。而尼克,稍微指点了卢的枪法,只是这家伙僵硬的语调让他不大舒服。

  这天卢和尼克一起寻找沙虫时望见谷地外扬起的烟尘。

  尼克打了发信号弹,迎了上去。

  是辆改装过的越野车,架有机枪,上头有三只兽。这时他们的通讯器同时响起。

  “这里是警长的手下桑切斯,我们奉命来追捕逃犯,需要检查你们的营地。”

  哦,镇长来找茬了。呼,还好不是那头老虎。

当车开到一百米外,他们看清了,上头是两只狼和一头花豹。穿的相对整齐点。

尼克手指放在枪套上,卢则是回头看眼,哨塔上有兽在观察。

车辆停在他们十米远的地方,那头花豹并不紧张,脱下帽子行个礼。好像是找老朋友品尝好酒那样自然。

“我叫桑切斯,布林克林的副警长。我们镇上发生了失踪案。有兽说某个可疑人物进了沙漠。为了确保他不会躲藏在这里,我们需要进去瞧瞧。”神态是客气,要求却不客气。

“这里没有陌生人,我们不可能窝藏谁?”尼克的眼神没有变化。

“嘿,外乡兽,这种回答对你们没帮助。你也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这回失踪的是镇上的常住居民,不是做完生意拍屁股走人的那种。”桑切斯身边一头深棕色的狼显得不耐烦。

这是尼克的通讯器传来拉尔夫的声音:“桑切斯先生吗,有何贵干?”

“我说了,快点交出那个逃犯,蠢猫。”那只狼对他们大喊。

  当卢回想拔枪要领时拉尔夫制止了他。

“稍安勿躁,我相信桑切斯先生不会乱说的。这样吧,你可以一个兽进来,王尔德,你陪他。至于另外两位需要等一会儿了。可以吗?”拉尔夫的声音十分冷静,甚至有股子威严的压迫。

他们三个耳语了几句,同意了。

这位副警长同卢走进营地,一直到拉尔夫的办公室。

两杯咖啡刚煮好,两兽面对面坐好,桑切斯打量房间里的装潢,感到惊讶。这可一般匪帮的房子不同,如果不看窗外景色会以为是在别的星球。

“啊,你可真是通情达理的猫。以往要进入镇子以外的房间我可得费上不少子弹。”

“哈哈,对待礼貌的兽我会保持礼貌。好吧,既然我们要在布林克林镇做生意,镇上的事我们不能不管。请说下案情吧,看我们能帮上忙。”

桑切斯稍微想想:“我相信你不会贩卖人口,没谁在偷运人口的时候还来种菜的。这是通缉令,据说那个逃犯开的和你们类似的气垫船,是头美洲狮。失踪的是镇上马夫。平时为酒吧运送酒和面包。”

从他递出的纸张上可以看到失踪的蜥蜴人。额头上异色的鳞片很显眼。另一张上照片模糊,可以看出拍照的兽距离对方遥远。看不出什么特征。

拉尔夫沉吟会儿,从电脑里拷贝出文件。

“我们刚开始施工,这是最近的监控录像。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几乎没有可以藏兽的地方。至于矿井,相必你比我熟悉。要去看看吗。”

桑切斯收下拷贝,轻轻摇头。

“不了,我在这里没看到那艘气垫船。兽可以躲,船躲不了。哦,镇上有悬赏,要找兽处理附近的沙虫女皇,有兴趣可以来报名。当然干掉以后来领赏也可以。再见。”

桑切斯拒绝了卢送他离开的举动,爽快走人了。

拉尔夫看了眼没动过的咖啡:“不是个坏兽呢,警长的手下就他好说话了。王尔德,那个料理沙虫的活儿你接了吧。”

卢端起咖啡喝着,苦的咧嘴:“没关系吗,万一下次他们来的兽更多呢。”

“不是所有兽都讨厌我们。镇上不少失业的兽希望到这里找工作呢。毕竟我们不会乱杀人。嗯,赏金的话你可以留两成。生气也没用,除了我没兽会先不收钱就给你装备,护盾你总要有吧,气垫船你总要开一辆过去吧。”

卢这个火啊,你个奸商,这活儿一听就不好干,你一张嘴我只剩零头了。他好歹没翻白眼,明白阿历克斯不喜欢他的理由了。

也许是出于报复的心理,他告诉了黑猫这件事。不出所料阿历克斯缠着要去,并认为他们应该单独狩猎。跑去军火库挑些装备,他要了把步枪,一袋子燃烧型手雷,阿历克斯拿的散弹枪。护盾是阿历克斯从拉尔夫那拿的,装到腰带上调成被动模式,周围空气晃动片刻,立场稳定下来。

俩兽浩浩荡荡开着船前往小镇,远远见到风车下聚集不少兽。那头老虎靠在发布悬赏的显示屏边,冷眼旁观。

他俩的到来无兽在意,因为悬赏金额相当诱人。整整十五块溢元素啊,阿历克斯十分兴奋,卢十分郁闷,这意味着他最多能拿到三块而已。再看人群数量,根本不够分的。所幸如果你不要元素的话可以拿钱。

老虎先生今天似乎不那么凶狠,咬起雪茄晒太阳,枪都没带。难道是错觉,卢感觉靠近他没危险似的。

黑猫推开前面的兽,详细查看悬赏内容。先是吧啦吧啦为镇上的领导者吹上几句,细数那只沙虫的危害,然后简单提了要求。必须彻底杀死,要有明确证据说明是自己杀的。比如重要的肢体残骸或是现场录像什么的。兽数不限,方法不限,先杀先得。

卢发现围观者众多,带好装备要下手的不多,从卡斯偶尔投过的轻视眼光可以看出。

“喂,大块头,把女王的脑袋给你就能拿赏金是吧。”黑猫嚣张的挤到卡斯面前问他。卢一拍脑袋,这个缺根筋的家伙。

“赏金,去找镇长。我手里没钱。”

卡斯低沉嗓音里满满血的味道,引得众兽一阵安静。阿历克斯不大满意,牢骚着回到卢身边,将复制下来的地图给他看。这时卢才注意到卡斯身旁不少兽是他手下,清一色的恶狼。阿历克斯研究着地图,给琼斯姑妈发条信息。

三分钟后,他俩签了份简单合约,二话不说出发了。

  

  

  

  

  

  

 

  

  

  

 

 

 

 

 

 

 

 

 

 

 

 

 

 

 


评论

0 只兽收藏了此作品
  • 浏览量:63
  • 发布时间:2018-11-08 12:59